2018.05.29 06:49

為什麼AI學者們都不約而同地抵制這個《Nature》子刊?

文|DeepTech深科技

最近,一本備受矚目的人工智慧雜誌受到了科學家們的強烈抵制。

電腦科學誕生於一種叛逆的駭客文化,現在,這種文化也盛行於人工智慧領域。目前,人工智慧領域的研究成果越來越多地在會議和網站上發表,而避開了學術期刊等傳統的出版管道。最近,一本備受矚目的人工智慧雜誌受到了科學家們的強烈抵制。截至5月15日,約有3,000人簽署了請願書,其中大多數是電腦科學家。請願書承諾不為《自然機器智慧》(Nature Machine Intelligence,NMI)提交論文、寫評論或編輯文章。NMI是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團將於2019年1月出版的一本新的學術期刊。

這份請願書由人工智慧領域的許多著名研究人員簽署。請願書不僅譴責付費的、訂閱性期刊(如NMI),還譴責了收費出版。簽字人呼籲,應該增加更多的「零成本」開放閱讀的期刊。俄勒岡州立大學的電腦科學家Thomas Dietterich說,抵制的目的是為缺乏資源的科學家「減少研究的障礙」。他說,對於傳統出版業來說,人工智慧領域發展得太快了,人工智慧有可能帶來巨大利益和巨大危害,「付費閱讀使我們的研究論文更難受到公眾監督」。康奈爾大學物理學家、論文預印網站arXiv的創始人Paul Ginspagg稱讚了這些人工智慧科學家的「原則立場」。但是,他補充說,「我個人對訂閱模式沒有敵意」。他認為請願書的簽字人可能對免費期刊抱有不切實際的希望。伺服器很便宜,但「系統的品質控制是勞動密集型,這需要資金支援」。

施普林格•自然集團在倫敦的發言人Susie Winter在一份聲明中說,該出版集團不會放棄NMI雜誌。「目前,我們認為最公平的方法是將相關成本分攤給眾多讀者,這樣才能製作出高品質的期刊,並確保期刊擁有長期可持續的讀者群。」Dietterich說,他沒有抵制施普林格•自然集團的旗艦雜誌《自然》,因為電腦科學家不會在這種綜合性科學期刊上發表文章。(谷歌的DeepMind公司將AlphaGo AI的論文發表在了著名的《自然》上是一個例外,儘管DeepMind的多名員工已經簽署了抵制協定。

Dietterich說,非營利組織的期刊,如AAAS(出版科學和科學機器人的期刊)、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電腦機械協會,也因為他們的使命和低廉的費用而獲得通過。在電腦科學中,大多數的出版都不在期刊上。通常,論文被公開在arXiv上,並免費提交給會議進行同行評審。Facebook在紐約市的首席人工智慧科學家Yann LeCun說,由於期刊的評審過程緩慢,電腦科學家們開始傾向於arXiv。

人工智慧領域的科學成果現在不僅是開放訪問,而且是開放審查。2013 年,麻塞諸塞大學的電腦科學家Andrew Mcallum推出了OpenReview,該網站允許作者提交會議論文,並邀請評審員公開發表他們的評論,其他人也可以評論。一些主要的人工智慧會議已經開始使用該網站。例如,在2013年人工智慧領域一篇關於資料分析的論文中,一位數學家在一份證明中指出了錯誤,並分享了修復錯誤的想法。「科學應該是這樣運作的,對吧?」Mcallum說。他補充說,他和Ginsparg已經討論過使用OpenReview為arXiv文章提供獨立的評論。Kaelbling說,人工智慧研究的激增正給現有的出版物帶來壓力,像OpenReview這樣的網站可以通過推廣評審工作和抑制低品質的提交來提供幫助。即將舉行的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NIPS)會議請Kaelling公司幫助尋找2,750名審稿人。「但我認為很難找到2,750名合格的NIPS評審,這太瘋狂了!」她說。

McCallum說,人工智慧出版物的洪流可能是不可持續的,但它是令人興奮的。他講了一個關於一個同事的故事,他把一篇關於電腦視覺的論文在arXiv上公開。幾個月之內,其他基於這篇論文的研究就被公開在了arXiv上。當其中一篇論文在會議上發表時,作者們不只是討論他們自己的論文,他們會討論一年的進展。「這更像是『這裡,讓我告訴你一個七代人的科學研究回顧』」McCallum說。「在一個封閉的出版業中,這種情況是永遠不會發生的。」

本文係由DeepTech深科技授權刊登。原文連結:为什么AI学者们都不约而同地抵制这个《Nature》子刊?

更新時間|2019.03.21 05: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