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8.06.01 06:43

【生意經】18歲K麥之王 

友恆國際總經理蘇友謙

文|呂明潔    攝影|王均峰    影音|何懿原 梁莉苓
18歲的蘇友謙連國中都沒念完,但憑著K歌麥克風音響,已年收破億元,儘管提早進入大人的世界,他直爽又愛美的個性,仍停留在稚嫩的青春期。
18歲的蘇友謙連國中都沒念完,但憑著K歌麥克風音響,已年收破億元,儘管提早進入大人的世界,他直爽又愛美的個性,仍停留在稚嫩的青春期。

一手捧紅K歌麥克風音響的蘇友謙,今年剛滿18歲,年收已破億元。2016年一則欠稅新聞,意外曝光未成年的他其實是中輟生創業,網友封他「經營之神」,事業更一飛衝天。

事業進度超前,蘇友謙卻有恐慌症,害怕受傷害,他曾霸凌同學,恨爸爸,也打過媽媽,割腕自殘、吸毒、飆車,落魄時朋友翻臉,他才清醒,講義氣不如自己努力。事業有成後,他買豪宅、名車照顧親人,叛逆少年懂了,家人的溫暖一直都在,唯有拔除傷人的刺,才能擁抱彼此。

蘇友謙(左2)與代言人高宇蓁(左1)討論粉刺機影片拍攝細節,他隨時以手機打字記錄不足處,也避免自己辭不達意造成溝通誤會。
蘇友謙(左2)與代言人高宇蓁(左1)討論粉刺機影片拍攝細節,他隨時以手機打字記錄不足處,也避免自己辭不達意造成溝通誤會。

粉刺去除機代言影片拍攝現場,藝人高宇蓁正在錄製產品使用方式,18歲的友恆國際老闆蘇友謙一身KENZO潮服在場外側拍,同時用手機飛速打下五、六百字提示重點,趁空檔拿給藝人過目惡補,「打字可以先思考、檢查,才不會讓人誤會。」擔心說話辭不達意會得罪人,眼前少年的煩惱,不是分數和初戀。

蘇友謙熟練地主導拍攝,和一群成人工作,絲毫看不出年齡差別。直到高宇蓁端出生日蛋糕為他慶祝18歲,蘇友謙一陣驚呼,羞喊感動,才顯露些許稚氣,但許願時又恢復商人模式,「希望麥克風再創佳績。」

 

欠稅爆紅 被封經營之神

創立友恆國際,蘇友謙只賣K歌麥克風音響和粉刺去除機二項商品,2017年營收破億元。但早在2015年,15歲的他在網路販售第一代有線K歌麥克風、手機充電殼、女裝以及泰國聖物咬錢虎等商品,不到一年營收已達1,200萬元,當時年紀小不懂繳稅,隔年被國稅局追稅的新聞刊出,外界才知年收千萬的老闆居然是未成年的中輟生,還把稅金加罰款共75萬元一次繳清,網路討論一時沸沸揚揚。

原本他擔心謾罵會鋪天蓋地,影響商譽,沒想到臉書訊息瞬間被塞爆,幾乎是鼓勵與訂單,甚至有求職信,「不誇張,24小時都回不完訊息,訂單還成長3倍。」K歌麥克風少年一夕爆紅,被網友封為「經營之神」,他坦言稱號有點沉重,「會被拿放大鏡檢視,不過這樣也好,讓我做任何事,都想做到最好。」成熟的心態,襯著他超齡打扮,毫無違和感。

蘇友謙和大陸廠商途訊合作研發無線K歌麥克風聽籟,還申請到麥克風與音響一體成形的專利。(2,588元/組)
蘇友謙和大陸廠商途訊合作研發無線K歌麥克風聽籟,還申請到麥克風與音響一體成形的專利。(2,588元/組)
蘇友謙15歲以有線K歌麥克風K098一炮而紅,隔年因遭國稅局追稅上了新聞。(蘇友謙提供)
蘇友謙15歲以有線K歌麥克風K098一炮而紅,隔年因遭國稅局追稅上了新聞。(蘇友謙提供)
第三代無線K歌麥克風今年4月上市,單日就能賣出近百台,出貨單的列印沒停過。
第三代無線K歌麥克風今年4月上市,單日就能賣出近百台,出貨單的列印沒停過。

今年4月蘇友謙推出第3代K歌麥克風,「很多廠商找我合作,但產品沒獨特性的話,我不會賣,我要自己創造流行。為了與市面上的K歌麥克風做出區隔,我和大陸製造商途訊光討論研發就花了1年。」他滔滔不絕介紹,K歌麥克風只要連接藍牙就能播歌,而且能收納在音響裡,他特地為一體成形的構造申請專利,尤其在YouTube等網站或播歌軟體,按一鍵即可虛化原音人聲,進入伴唱模式,正當大家驚訝連連,他滿臉不可思議:「早就可以了,你們居然不知道!」

 

鎖定客群 找來網紅演員

請蘇友謙示範平常最愛唱的歌,他臉部扭曲倒抽口氣,說自己唱歌難聽,又立即播放翁立友的〈迷魂香〉,見大家不熟,改唱翁立友的〈送行〉,卻沒一個音準,還自信滿滿地說:「我是南部人,從小到大都是看鄉土劇長大,偶像都是本土掛的。」

但他請八點檔演員曾莞婷、高宇蓁代言K歌麥克風,非迷弟追星,蘇友謙收起笑臉正經解釋:「她們的粉絲族群比較廣,比起偶像劇也更貼近消費者生活,我的客群一開始就定在20歲到50歲的上班族。」不只精準投放廣告在目標客群,他還找網紅寫分享文,林進和小A辣更因撰寫體驗文獲熱烈迴響,直接變經銷商,小A辣直白回應:「他找我們是因為我們紅,接下case也是因為他付錢阿莎力,不會拖款。」

網紅林進(右起)和小A辣原本幫蘇友謙寫體驗文,引起熱烈迴響後,成了友恆國際的經銷商。
網紅林進(右起)和小A辣原本幫蘇友謙寫體驗文,引起熱烈迴響後,成了友恆國際的經銷商。
去年推出粉刺去除機,1個月熱銷1千多台,今年還請來藝人謝祖武代言。(2,088元/台)
去年推出粉刺去除機,1個月熱銷1千多台,今年還請來藝人謝祖武代言。(2,088元/台)

林進合體小A辣,在直播中拿著K歌麥克風又唱又跳,引起網友討論,第三代K歌麥克風要價二千多元,4月上市2週,單日能銷出近百台。

雖然蘇友謙已開發票報稅,說到數字還是膽顫心驚,「我有恐慌症,怕被綁架,還去看精神科耶!每天回家都先檢查衣櫥、衣櫃,看有沒有藏人。」18歲少年的擔憂,不是大學該念哪個科系。兒時開始,恐懼鑿洞築巢,為了保護自己,少年長出螫人的刺。

受訪時蘇友謙全程緊握媽媽的手,絲毫沒有青春期少年的尷尬和扭捏。
受訪時蘇友謙全程緊握媽媽的手,絲毫沒有青春期少年的尷尬和扭捏。

過往受訪,蘇友謙曾說自己單親,跟著媽媽生活。採訪這天,爸爸蘇建榮特地向水電行請假一天陪同,稍晚媽媽張以蕎拎著飲料出現,招呼大家喝茶水,她輕聲細語地說:「我們又結婚了啦,離婚3次,這是第4次結婚。」

蘇友謙的媽媽與奶奶存在嚴重婆媳問題,與先生幾度分合讓張以蕎罹患躁鬱症和恐慌症。離婚後,大兒子跟著先生,她帶小兒子蘇友謙在外生活,補償方式盡是寵溺,「我很對不起他,讓他身世那麼坎坷,跟著我,婆婆和先生都不喜歡他,所以我是有應廟,他要什麼我就給什麼。」

 

霸凌吸K 進出少年法庭

國一下學期開始,蘇友謙便不再踏入校園,他不後悔選擇創業,但對於不曾有過的單純青春,仍覺得惋惜。
國一下學期開始,蘇友謙便不再踏入校園,他不後悔選擇創業,但對於不曾有過的單純青春,仍覺得惋惜。

蘇友謙不愛上課,蹺課是家常便飯,被老師體罰後,他寄信到教育部告狀,還霸凌同學,「從小媽媽灌輸我,爸爸不愛我、不愛家,無形中我害怕被傷害,覺得唯有壯大自己才不會被欺負,反而變成我討厭的那種人。」緊握銳利尖刺,卻傷了別人,也刺痛自己。

曾經割腕自殘只為好玩,現在他回想覺得:「真的好偏激,那樣想根本是不太正常。」有時媽媽管教打他,他也還手,張以蕎苦笑:「當時我想,如果他再長大一點,我可能會被他殺死。」輕摟媽媽的肩,蘇友謙自嘲解圍,「我很幸運,在超叛逆之中成才,不然親戚朋友都覺得我長大可能是殺人犯。」

升上國一,蘇友謙不想念書,女性朋友邀他合作賣網拍女裝,「沒有成本,採預購制,買家付錢後,我們才進貨,一件能賺一百多元。」賺到錢也做出興趣,他觀察時下流行,2013年開始販售豐胸和瘦身產品,他找媽媽級網紅與網美如陳安真、紀卜心寫體驗文,在社群網站下廣告,全盛時期月入十幾萬元,不少朋友見他有錢又大方,帶他飆車、蹺家,甚至上夜店吸食K他命,被警察逮捕。

父母離婚3次,蘇友謙大多跟著媽媽生活,母子感情特別好。(蘇友謙提供)
父母離婚3次,蘇友謙大多跟著媽媽生活,母子感情特別好。(蘇友謙提供)

後來陪蘇友謙上少年法庭的是父親。他一踏出家門,父親擔心到整夜失眠,怕他再碰毒品,父親撂下狠話:「你吃多少,我就跟你吃多少!」父親曾一氣之下拿掃把打他,蘇友謙跑了,離家整整1年,輪流住到不同朋友家,學校也不去,蘇建榮感嘆:「我知道他很氣我,但是我寧願讓他怨恨…」

當時蘇友謙販售豐胸及瘦身產品,因宣稱療效,遭衛生局罰款,他收起網拍生意,經濟來源斷了,酒肉朋友漸漸離他而去。流浪這一年,蘇友謙看清人情冷暖,終於明白,只有家人恆溫,父親的打罵,藏著不擅言詞的在乎。

叛逆少年也發現,惟有工作,自信會增生,恐懼巢穴照進了光,軟化少年的刺。過去賣服飾時,好人緣的他認識不少部落客,網紅媽媽陳安真認他當弟弟;2015年他從高雄搬到台中與她合租房子,幫她經營部落格,回覆廠商邀稿,也重做網拍生意,販售服飾、手機充電殼等商品。

 

提案賣麥 隔海洽談裝老

直到遇上K歌麥克風,蘇友謙的業績開始大幅度增長。他觀察,喜歡在家唱歌的人,通常使用伴唱機或家庭式卡拉OK,但價格高昂,體積又大,那時大陸廠商途訊已生產有線K歌麥克風,插線連上手機,找到伴奏版即可歡唱,他以電子郵件找對方洽談代理。

蘇友謙表明自己有網拍經驗,向途訊提案,成為台灣區總代理,雙方以電話來往,途訊一直不知道合作對象是15歲少年,「年紀被新聞報出來前,我講話會裝得像大人,深怕他們知道我年齡,以為我開玩笑,不接我工作。」2015年4月商品上架,他找部落客寫體驗文,單日就賣出二百多台。

隔年追稅新聞被報,訂單爆增,搶貨搶到物流公司攔截退件,「客人沒取貨,商品退回到物流公司,他們打來說要直接買下來,也省了退換貨的成本。」為了提醒客戶取貨,出貨前他會傳簡訊通知,「罐頭簡訊一封才1元,可省下來回運輸100元的成本,拿來回饋給消費者,例如買過產品的會員回購有折扣。」

拍照空檔,蘇友謙(右)一直召喚員工幫他補妝抓頭髮,且千叮嚀萬囑咐請攝影記者把他拍瘦。
拍照空檔,蘇友謙(右)一直召喚員工幫他補妝抓頭髮,且千叮嚀萬囑咐請攝影記者把他拍瘦。

蘇友謙規定公司電話不能響超過3聲,訊息要每天回覆清空,且重視售後服務,商品寄出後,主動傳訊詢問使用狀況,「口碑行銷的渲染力很強大,不要小看這個。」昔日的恐慌少年,用能力壯大自己,眼裡閃爍無懼的光。

一開始以為兒子做網拍只是玩票性質,直到接到國稅局通知,爸爸蘇建榮才知道兒子的事業已經風生水起,「他真的蠻厲害,很會動腦筋。國小媽媽給他500元請他打掃房子,他叫同學來幫忙,只給人家50元。」語氣藏不住驕傲的蘇建榮忍不住大笑,又擔心兒子壓力過大,「我說你不要急,即使爛,也沒有關係,任何事都不會一直很好,但絕對不能再踏錯一步。」

 

暴賺買房 幫老爸換名車

2016年公司年營收破億元,蘇友謙主動買下2,000萬元的房子給家人住,也幫父親換了名車,蘇友謙自知花錢沒節制,把錢都交給父親管,「貸款付完沒我也不清楚,爸爸都說還在付,幫我存錢。」

賺錢後,蘇友謙主動買了BMW給父親換車,車牌數字特地以台語諧音挑過,代表「16歲有錢」之意。
賺錢後,蘇友謙主動買了BMW給父親換車,車牌數字特地以台語諧音挑過,代表「16歲有錢」之意。

擔心媽媽受訪緊張,蘇友謙全程與她十指緊扣,見她脫妝,保濕噴霧如殺蟲劑般狂噴,連站在下風處的攝影記者都補到水。媽媽欣慰稱讚:「他很孝順,有他真的很驕傲。如果他要搭高鐵上台北,都會說『媽媽來親一下』,每天說愛你,我算全世界最幸福的啦!」

蘇友謙溫柔地看了媽媽一眼,18歲少年沒有青春期的扭捏尷尬。他已懂得,大人相處有他們的苦衷與無奈,也和孩子一樣,需要被包容。

提早進入大人的世界,蘇友謙不後悔,卻感到可惜。少了無憂無慮的童真時光,他對人際的擔憂直接過熟,「長大後的社會就是各取所需吧,沒有利用價值,就沒人理你,所以要維持好的自己。」正感嘆他年紀輕輕,人生體悟如此老成,此時他召喚員工幫他補妝抓頭髮,撒嬌提醒攝影記者,「要把我拍瘦喔!」18歲的愛美天性,悄悄把早熟拉回青春這端。

 
 
創業資料

2013年2月

  • 租金:0元
  • 人事:0元
  • 進貨:0元(預購制)
  • 行銷、雜支:1萬元
  • 總計成本:1萬元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18.06.01 06: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