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6.04 22:58

最致命毒品正從中國進入美國! 全球毒品交易模式改變

文|謝樹寬
新的毒品運送與交易方式,正在改變美國毒品的生態。(東方IC)
新的毒品運送與交易方式,正在改變美國毒品的生態。(東方IC)

一講到毒梟,大部分人可能想到電影裡面戴墨鏡穿金戴銀的黑道老大,住在戒備森嚴的豪宅、身邊一堆槍不離身的打手、還有擺滿桌子現鈔。

不過如今新一代的毒品犯罪,形式有很大的改變。《彭博》新聞網站最近的報導,來自中國的毒販游走法律漏洞,走私新類型的毒品,加上新科技的運毒、新的轉帳方式,正在改變全球毒品交易的模式。

《彭博》的記者在去年底走訪了中國武漢,尋找住在「橡樹灣」公寓大樓的一對夫婦:顏小兵(音譯)是化學品的經銷商,他的妻子胡琪(音譯)則是英文家教班的負責人。這對夫妻的社群網站上,有不少他們與兩個小孩在日本和歐洲等著名觀光地標的留影。也有胡琪在教室教小學生念英文的照片。

顏小兵看起來就像正常的上班族,美國司法部對他「大毒梟」的形容,他的反應似乎是滿臉無辜。他說:「太可怕了。這調查一定是哪裡弄錯了。」

美國密西西比州的聯邦檢察官在去年九月,指控41歲的顏小兵是製造和銷售毒品的跨國新型態的大毒梟。他製造和運送與「芬太尼」(fentanyl)相關的毒品。

在警方起訴一個月之後,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也在華府召開了記者會,指控顏小兵和另一名39歲男子張建(音譯)用類似手法運毒。羅森斯坦形容這項起訴是「阻止致命的芬太尼進入美國」的「反毒戰爭重要里程碑」。

顏小兵是第一個被美國列入「加強優先組織目標」(consolidated priority organization target)名單的中國公民,美方認定他是全世界獲利最高的運毒和洗錢組織的主謀。

據美國檢方的說法,他的策略是利用美國和中國法律上的差異漏洞,提供類似芬太尼的化合物——它的分子結構有些微差異,但是可產生類似的效果——到美國。美國警方認為,顏小兵所開設的「9W科技公司」與全美國超過一百個交易商和其他至少二十個國家的毒品交易有關。

從中國武漢到美國的運毒路

不只顏小兵不像典型的毒梟,芬太尼也不是傳統的毒品。它改變了毒販的交易模式和警方偵查手法。《彭博》的記者形容他們從密西西比州一個停車場,一路追蹤到中國武漢,才發掘出新世代毒品運送這條「蜿蜒曲折的路」。

不像電影裡充滿槍械、汽車追逐的場面,這些致命毒品的運送過程和每天大量從中國輸入美國的其他商品沒太大不同。美國緝毒小組發現顏小兵運毒的過程實屬幸運巧合。

在五年前,一個名叫蘿絲琳查普曼的26歲女子,把車子停到她上班的AT&T客服中心的停車場。一名警員懷疑她的車窗太暗,接著發現她的駕照已停用。警察將她逮捕後,又從她車上找到了人工合成大麻和白粉。

接下來,警方搜查了查普曼的住家和倉庫,發現了更多的合成大麻、製造它的原料、郵局的收貨信箱、寄運標籤、帳單和收據。

美國海關警員查獲從快遞貨物挾帶的芬太尼毒品。(東方IC)
美國海關警員查獲從快遞貨物挾帶的芬太尼毒品。(東方IC)

美國反毒局(DEA)的情報分析員接著搜索查普曼的電話紀錄、臉書帳號和筆電。她顯然在康乃狄克州有個名叫拉希德穆罕默德的情人。他們曾在紐約和華府等地約會,他送了她鞋子和名牌巧克力,她則在胸口刺了他的名字。在一封電子郵件裡她寫道:「寶貝我完全挺你。」答應要幫他「建立一個帝國」。

夾帶容易 快遞可達的新毒品

他們所謂的「帝國」,是在網路上販毒的生意。他們提供專業的服務:第一次上門的顧客可免費運送試用品,可用信用卡和Paypal付費,隔日到貨服務,提供包裹追蹤編號,還有貨品不合可百分之百退費保證。

這些人工大麻哪裡來的?警方取得了拉希德穆罕默德的雅虎帳號的搜索票,找到了他的毒品來源:中國武漢的顏小兵。

美國警方發現其中信息包括拉希德問顏小兵「我可以加錢,讓這些貨快點到嗎?」他的貨指的是JWH210,一種合成大麻。

顏小兵用包裹編號確認運送過程,他用「周威廉」的化名回覆說「UPS是到美國最快方式,我們已經盡快送貨且不另外加價。」另一個類似化合物他說:「目前剛好缺貨,新貨今晚會好,所以明天會寄出。九月後需求大增,我們要增加人力和設備來擴大生產力。」

在2012年8月,顏小兵也曾寄給拉希德一份26種影響身心功能的化合物的價目表,每公斤從1400美元到3600美元不等。

蘿絲琳查普曼和拉希德穆罕默德被捕之後,分別被判17年和120年的有期徒刑。

芬太尼:最致命的管制藥物

拉希德提供的毒品不包括芬太尼。不過,警方從拉希德追蹤上了顏小兵。美國反毒局的探員取得法官的許可,對顏小兵使用的Gmail進行實時監看。他們發現顏小兵不只是賣假大麻給拉希德而已,他在全球各地都在推銷芬太尼的類似品。

美國警方一方面在紐奧良、巴爾的摩、樸茨茅斯、新罕普夏和其他數十個城市追蹤買家;另一方面,反毒情報單位也忙著通知俄羅斯、科威特、瑞典、巴西和其他十六個國家的對口單位。他們甚至假扮成毒販,要求顏小兵寄來好幾公斤的芬太尼和其他化學合成品。顏小兵把這些包裹註明為衣服、鈕扣、收音機、和清潔用品。當假冒的毒販通知他有一個包裹被海關沒收時,顏小兵又免費幫他們補寄了一份。

美國檢方起訴顏小兵的罪名指控他製造和出口22種在美國列為違禁藥物,其中包括四種芬太尼的類似品——不過這些化學物質,在顏小兵運到美國的這段時間,在中國都還沒有被列為非法。

在美國警方看來,這並非偶然。顏小兵利用的正是美國和中國立法的漏洞和時間差。

走法律漏洞 芬太尼的代用品們

芬太尼在1960年就曾從比利時實驗室製成,它是被許可用在人類醫療用途的類鴉片藥物中效力最強大的,用來舒緩疼痛和幫助手術病患入眠。

在處方用藥中,芬太尼是一百萬分之一克為單位。大約兩毫克(mg,千分之一克)就足以致命。製毒者稀釋的過程可能太過粗燥,讓非法用藥的人很難判定自己到底服用了多少。

過去多年來,芬太尼使用過量相關死亡案例都不超過幾千人。在2014年,因服用這個藥物致死的超過了5000人。到了2017年,9月之前死亡數已暴增到超過26000人。

猝死的美國搖滾巨星「王子」死後在體內被查出含芬太尼藥物成分。(東方IC)
猝死的美國搖滾巨星「王子」死後在體內被查出含芬太尼藥物成分。(東方IC)

這種藥物的興起,和暗黑網路(dark web)的發展正好是同時,它利用加密訊息做聯繫,用加密的虛擬貨幣(如比特幣)進行交易,提供了製毒和販毒者的匿名性。他們利用美國郵政局或快遞公司可以運送數以萬計的藥品,逃避傳統警方習慣追蹤毒品的管道。

芬太尼可賺取的暴利讓它快速流行。從中國購買一公斤售價為3800美元,在美國轉製藥片後大概可以賣出3000萬美元。曾任職美國國務院,目前擔任全球情報公司Stratfor副主席的史都華形容芬太尼體積小而且價值高,是「走私者的夢想」和「執法者的噩夢」。

如今,中國類鴉片藥物的使用遠不如美國這般氾濫。但是海外的需求已經帶動了合成藥物市場的興盛。根據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的報告,中國當局的藥物管制寬鬆,化學製藥工廠可以合法取得一些在其他地方嚴格管制的成分。

以芬太尼為例,雖然被中國列為管制藥品,但是他們對於它新型類似品的製造,法令的腳步太過緩慢。例如芬太尼最常見的兩個成分,一直到今年才被中國列入管制。而除了地下工廠之外,一些合法的實驗室往往同時也在製作被美國列為管制的類鴉片藥物。

以顏小兵為例,美國檢方形容他是「狡猾的罪犯」。不過他本人對每一項指控卻都有他自己的說法。沒錯,他運送了芬太尼的類似物到美國,但是在運送當時它們尚未列為非法。「我不知道他們買這些藥做什麼。也許會濫用,是有這種可能。」他說《彭博》新聞記者以電子郵件聯絡他之後,他才知道自己被起訴的罪名,在武漢,中國的警方也從沒跟他接觸。

顏小兵說,他在中國的實驗室購買化學藥品,透過網路行銷,以快遞公司運送、透過國際電匯收取款項。

在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史坦召開記者會七個月之後,中國至今仍沒有引渡顏小兵或是張建。中國國家禁毒局的官員于海斌在去年底接受Vice訪問時曾說,目前美國方面仍未說明這兩人如何違反了中國法律。他說:「我們還沒有到要起訴或逮捕他們的地步。美國單方面起訴兩名中國的公民,這對我們往後調查已帶來實際上的困難。」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Bloomberg

更新時間|2018.06.03 07: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