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18.06.03 23:00

【詩】真相 阿官

文、聲音|阿官 繪圖|吳佳穎 

這特別寧靜的時刻

一個盲眼的人決定不誠實

他從地下道裡起身

阿官〈真相〉全文朗讀

mirror-voice-link
特別寧靜的時刻裡
我們不說話
踩住躁動的鐵軌
關於路旁
我們不能相看
雨傘在於無家可歸的人
是種尊嚴
但愛是不看那些眼睛
我們享樂
取彼此的火種
春天危如累卵
要我們安靜撿拾
 
這特別寧靜的時刻
一個盲眼的人決定不誠實
他從地下道裡起身
準確地避開一些軀體
一些聲音
在轉角之前
準確地摸了摸狗的下巴
說是一隻活在洞穴的哈士奇
不曾洗澡
下巴鬍鬚特別紮實
他感覺牠像是睡過去
那樣停著不動
不需要依靠自己的姿勢
 
一個盲眼的人決定不誠實
今天他要走出洞穴
攤擺在陽光之下
但他不知道應該
或不應該做些什麼
他只能決定
務必不要停著不動
決定將自己擺在陽光下跳舞
第一臺汽車的聲音
他到前頭跳舞
認為那是白色的舞步
第二臺似乎也是汽車的聲音
他到前頭跳舞他認為那是紅色
可惜在這特別的時刻
聲音巨大而寧靜
沒有人阻止他跳舞
 
太陽重回到冬日高處
像洗過的眼珠
重新被端在盤上
像蜈蚣與雷擊同時擺動
他們的頭顱
像閃電遇見的閃電
總是誠懇黑暗與沉默
在這平凡一天裡
一臺黑色的車
一臺紅色的車
一隻手推了推白色軀體
推開巨大的寧靜
他像是意外般睡著不動
不需要再依靠自己

半個台南人,七年級末,長期在中南部活動,目前為萬年研究森,城市的遊牧民族。容易沉溺於想像,興趣是在原地數大大小小的動物或非動物,偶爾摸遠方的海讓他們代自己去玩。

更新時間|2019.09.10 19:1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