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柔瑜

台北市立大同高中羽球隊教練蕭博仁遭指控拿學生表現斂財,蕭博仁今(13)日發表聲明,表示相關情事已配合調查,將對指控內容保留法律追訴權,他也感慨在當今問政與網評環境之下,教師教練在教學現場已淪為「絕對弱勢。」

有讀者向本刊指控蕭博仁讓學生睡倉庫餵跳蚤,竟還能生出汽車旅館發票報帳,蕭博仁在聲明中表示,當時因選手家長考量選手住大通鋪,會影響睡眠品質,蕭博仁因此訂了旅館房間並支付全額費用,但當日比賽結束時間已晚,外地調度車輛接送不易,所以仍選擇就近住在陳姓家長家中。

至於後援會的回饋金,蕭博仁強調自己沒有經手後援會經費,相關帳目單據也交政風單位帶回,又因選手眾多,訓練用羽球消耗量也大,一年花費約80到90萬元,所以選手家長自組的後援會決定,學生收到全中運獎金後按部分比例捐贈後援會,用於比賽雜支補貼、購買訓練用羽球、外聘教練等費用。

至於交給學生報稅的扣繳憑單,蕭博仁表示自己沒有經手或轉交其他單位給選手的扣繳憑單,該憑單是優乃克公司提供選手出國比賽費用之單據,自己沒有經手該費用,而是由贊助公司直接支付給選手。

有關讓學生住幽靈宿舍16年一事,蕭博仁指出,所有帳目資料都交由政風室帶回,而選手住宿每天都會安排留宿管理人員,校方雖提供住宿,但不編列宿舍維修與添購器材費用,選手家長開會討論後,決議每月收費1,000元以支付留宿人員管理費、空調設備與清潔費等支出。

對於賣學籍開後門的指控,聲明中表示,2016學年下學期,球隊有一位雙打選手轉校,蕭博仁因而依招生程序公開招考,也按檢測標準錄取選手,招考過程全程公開,沒有所謂量身訂做、收取該生家長贊助款之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