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8.06.22 09:00

【鏡大咖】就只是表演 段奕宏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何姵嬅 
對於所有恭維的話,段奕宏都會心生警惕,免得好話聽慣了就習以為常。
對於所有恭維的話,段奕宏都會心生警惕,免得好話聽慣了就習以為常。

表演是迷人的,有時候帶來的名氣,會讓置身其中的人看不清自己,但來自中國大陸的段奕宏從來不會這樣。雖然擁有影帝的頭銜,但他對所有的恭維都保持警覺心,對所有的名氣都保持距離。他雖因表演而聲名大噪,卻也比任何人都知道,這一切不過是表演。

演員舒適圈段奕宏

1973年5月16日生,1998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進入國家話劇院。2015年以《烈日灼心》獲得上海電影節最佳男演員,2017年以《暴雪將至》得到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

明星跟演員有什麼不同呢?在「兩岸電影節」的座談上,黃曉明被學生問到外型重不重要,他說:「一點都不重要!」但段奕宏卻說,「外型非常重要!」兩人答案天南地北,卻讓大家都笑翻天。在段奕宏的眼中,演員的外型之所以重要,就是「只能當演員」。意思就是說,假使跑去參加電視節目、真人秀,那就是「明星」。

 

不被侷限的冒險

段奕宏在對岸被觀眾稱為「3A影帝」,意思是拿過3個國際A級電影展的最佳男主角,這項紀錄至今依然無人能及。對照其他擁有許多名不見經傳獎項的明星們,他的演技從不需要那些多餘的裝飾,表演就是他最好的招牌。有一次,電影公司希望他用微博替電影宣傳,結果段奕宏完全不會操作,鬧出了笑話,成了網友心目中的「摩登原始人」。不過他自己也承認,之所以如此堅持,跟表演藝術的出身有關,「我之前是個話劇演員,1998年從大學畢業,在體制裡頭糾結掙扎很久,才跨到影視產業裡頭,在鏡頭前表演。那個時候其實內心有一股小清高,戲劇表演才是表演。」

段奕宏在《烈日灼心》扮演警察,與一起演出的鄧超、郭濤得到上海電影節最佳男演員。(東方IC)
段奕宏在《烈日灼心》扮演警察,與一起演出的鄧超、郭濤得到上海電影節最佳男演員。(東方IC)
段奕宏以《暴雪將至》,榮獲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東方IC)
段奕宏以《暴雪將至》,榮獲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東方IC)

即便是跨足到影視演出,段奕宏也婉拒所有外界對他的稱讚,即便拿到國際影展的演員獎項,他也不願意被定義成演技派,「不想把自己定義有成就的演員,這樣會侷限自己。『游刃有餘』『爐火純青』,對自己都是一種褒意詞,但要提防這種褒意詞,好話聽慣了之後就習以為常。」尤有甚者,他可以好幾年才拍一部片,乃至於願意跟名不見經傳的新導演合作,一直朝著突破性的方向前進,為什麼呢?「我拍第一部戲的時候,沒有經驗。演話劇有經驗,但拍電影、電視則沒有,什麼都不知道。」既然從一開始就沒按照規則出發,那不如就踏上冒險的旅程吧。

 

給予新人的動力

沒有拍片經驗的新導演,要怎麼才能打動他參與演出?「打動我的唯一地方,是劇本,是這個電影想說什麼。在我看來,一個電影想說什麼。我更看重的是,這個年輕導演的創作狀態,比如說他的劇本跟他的創作狀態,生活的掙扎感,對自己抱負的掙扎感。這種東西很稀奇。」更有趣的是,就像眾人對新導演總有各種質疑與不安,段奕宏說自己當然也有過,「但既然我選擇了這個導演,就要拋開這種顧慮。」

曾有一段時間,段奕宏認為只有舞台劇才能叫表演,對於戲劇演出有所排斥,但最後承認那只是內心的小清高,只是躲在舒適圈。
曾有一段時間,段奕宏認為只有舞台劇才能叫表演,對於戲劇演出有所排斥,但最後承認那只是內心的小清高,只是躲在舒適圈。

段奕宏把自己投入到新導演、新角色當中,是一次又一次無人能料到結局的冒險。為了演好《烈日灼心》的警察,他曾去派出所體驗16天。為了《暴雪將至》的工廠保全,他淋了一個多月的雨,最後頭皮都生病了。這種為了電影的犧牲時有所聞,但他非常抗拒電影公司用這些故事做宣傳,因為他覺得這些不過都是拍片時演員的本分。

 

貼上標籤的糾結

然而這些為戲著魔的故事,終究還是讓段奕宏被取了「戲痴」「戲精」等外號,加上連續兩部片《烈日灼心》《暴雪將至》都非常成功,大家覺得他太適合演出飽受壓抑的人物。「從專業角度來說,這是成功的。但非要延續到生活中的話,可不是這樣,沒必要去解釋。」他說十多年前曾演出電視劇《士兵突擊》的中隊長角色,大家都覺得「你太適合演剛毅、男子漢的角色。」然後就被貼了標籤,定型了。「我曾經糾結、掙扎過,我不喜歡別人給我貼標籤。其實那是我不成熟的一個認識,標籤是誰都可以貼。反過來說,你塑造了一個剛毅的角色,大家接受,你就順著吧,有能力就再去創造一個不同氣質角色。」

願意放下心中的不安,跟新導演合作,段奕宏接戲的原則是端看劇本與創作狀態,「一個電影想說什麼。」
願意放下心中的不安,跟新導演合作,段奕宏接戲的原則是端看劇本與創作狀態,「一個電影想說什麼。」

所以現在被公認最適合演「慘」「壓抑」的人物,他反而覺得沒那麼嚴重,「其實這是演員被外界不認識的人,所設的一種侷限。今天有人會說,『你太壓抑』『你太適合』。那好吧。」

不管觀眾稱呼他「戲痴」「戲精」,段奕宏說這都是標籤,有能力的演員就再去創造一個不同氣質的角色。
不管觀眾稱呼他「戲痴」「戲精」,段奕宏說這都是標籤,有能力的演員就再去創造一個不同氣質的角色。

拒絕了上電視節目、參加真人秀,段奕宏去年卻在上海參加了時裝發表會,還上台走秀。難道他變了?不再堅持低調的生活?「我不排斥,或者說我不厭惡。但是我發現,我是在逃避,我是在一個舒適圈裡頭找一個所謂的價值。當我發現我逃避的時候,我做事比較講究的,所以在跨領域的時候比較慎重。」

就如同演戲,每次要他扮演不同的角色,都需要花時間跟力氣,才能塑造角色,「如果今天我選擇這個題材,是關於時尚的話,那我該怎麼辦,我要去體驗一下。」

別人客串走秀,可能只是虛晃一招,可是段奕宏練習起來就挺認真的,還在腦袋上頂著蘋果學習走台步伐。「我跨領域去體驗後,感受他們的節奏,狀態,模特兒在前場後場、音樂,還有這種距離感,你不能只是走自己,你要顧前顧後。雖然你是個演員,但穿了品牌的服裝去走,你要去體驗人家的精神,如何把自己的氣質融入衣服。」他把這次體驗當作自己出道20年的自我突破,「那還是一個創作。」

 

以前接戲的標準,段奕宏注重的是「一個演員該如何如何」,現在他看重的是一個作品的力量。
以前接戲的標準,段奕宏注重的是「一個演員該如何如何」,現在他看重的是一個作品的力量。

打開作品的窗口

未來還會看到他跨領域嘗試嗎?現在段奕宏沒把話說死,至於會是什麼?他也不知道,「相信承認自己的侷限,當然不能把這些窗口都關上。」

中國影視產業的蓬勃發展,也刺激著創作者不斷尋找各種可能,身為演員,他卻沒有太在意題材的多樣性,「觀眾的口味,我覺得是各種各樣。在乎觀眾的口味怎麼變化,那是編劇的工作,演員就是幫助導演去呈現一個理想、表達一個故事。」段奕宏說現階段的自己,看重的是一個作品的力量,「題材對我來說不是限制,我看中的還是一部電影想要呈現的,想說什麼?演員的一生,這條路怎麼去走,怎麼去成全編劇筆下或導演意識底下的人物,那是演員要去修煉的功課。」

 

跟段奕宏的訪問,是在馬不停蹄的行程中,擠出來的短短10來分鐘完成的,連拍照也是如此。不過就像他演出的戲雖然不多,但只要看過,幾乎都能留給觀眾深刻印象。段奕宏就是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讓別人記住他。

更新時間|2018.06.18 05: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