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台灣
2018.06.20 06:00

從便當烘豆到咖啡渣襯衫 這位烘豆師寫下黑金傳奇

文|牟迎馨    攝影|牟迎馨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路易莎創辦人黃銘賢從烘豆師到推動咖啡渣再生,讓咖啡豆有了新生命。
路易莎創辦人黃銘賢從烘豆師到推動咖啡渣再生,讓咖啡豆有了新生命。

「這是我第一台烘豆機。」路易莎咖啡創辦人黃銘賢拿起燒得焦黑的便當盒,從埋頭鑽研烘豆的窮學生,到年營收17億的咖啡王國,他卻把話題聚焦在咖啡渣,眼睛笑瞇成一條線說:「我身上穿的襯衫是咖啡渣做的。」

路易莎是本土咖啡品牌的龍頭,門市即將邁入400家。
路易莎是本土咖啡品牌的龍頭,門市即將邁入400家。

從一個5坪大的小店起家,路易莎的連鎖加盟店即將突破400家,竄居為台灣本土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今年6月,路易莎邁入第12個年頭,黃銘賢坐在自家的咖啡館,聊的不是版圖拓張,而是咖啡渣。

這是黃銘賢的第一台「烘豆機」。
這是黃銘賢的第一台「烘豆機」。
打開蓋子,便當盒底部打出孔洞,以直火加熱。
打開蓋子,便當盒底部打出孔洞,以直火加熱。

「我是一個烘豆師。」黃銘賢這樣打開話匣子,滿腔熱情寫在臉上,他轉身拿出自己做的烘豆工具,便當盒用鐵絲纏住握把,鐵蓋是奶粉罐切割而成,「每次只能烘50到100克不等的生豆。」黃銘賢記憶猶新那一段甘苦滋味,那是他踏上烘豆之路的第一場實驗。

如今,路易莎每天賣出近萬杯咖啡,「每個月產生的咖啡渣就有45噸。」黃銘賢用另一種角度看待咖啡經濟。這數字只是冰山一角,台灣人愛喝咖啡,根據財政部統計,2015年台灣人喝掉28.5億杯咖啡,平均每個月製造900噸咖啡渣,咖啡喝下肚,那咖啡渣去了哪裡?

路易莎推動咖啡渣再生紙計畫,第一階段門市將採用咖啡渣製成的menu。
路易莎推動咖啡渣再生紙計畫,第一階段門市將採用咖啡渣製成的menu。

「很可惜,大部分丟掉了。」黃銘賢坦白說,路易莎免費提供索取咖啡渣,「有人拿來做園藝用堆肥,或是家庭除臭。」不過,咖啡渣的循環經濟並未被創造出來,「在北歐行之有年,設計師將咖啡渣做成內用杯,獲得咖啡館廣大迴響。」黃銘賢動腦筋展開另一場咖啡實驗。

成大資源工程系的實驗室以咖啡渣混合再生紙漿、澱粉等環保材質,製作紙類製品。
成大資源工程系的實驗室以咖啡渣混合再生紙漿、澱粉等環保材質,製作紙類製品。

今年初,路易莎台南門市的咖啡渣悄悄運送到成大資源工程系的實驗室,這是別開生面的產學研究計畫,一件件咖啡紙製品陸續問世,「咖啡渣再生紙做成紙杯、菜單、杯墊,最後又再回到咖啡廳。」黃銘賢賦予咖啡渣全新的靈魂,從生豆、咖啡,到咖啡渣,在這位烘豆師手下,每一階段的咖啡豆有了最精彩的生命。

咖啡渣的夢想計畫不只於此,黃銘賢也和環保機能紡織公司興采實業聯手,啟動跨界合作,「咖啡渣做成的涼感衣,可以除臭、降溫,我們將從員工制服開始,採購環保衣服,未來也可能開發為商品。」黃銘賢特別穿上咖啡渣襯衫,「穿起來很舒服!」

華歌爾的咖啡泡棉女性內衣。
華歌爾的咖啡泡棉女性內衣。
運動服飾也吹起咖啡風,推出機能材質外套。
運動服飾也吹起咖啡風,推出機能材質外套。

事實上,興采獨步全球開發環保咖啡紗、防水透氣的咖啡薄膜和咖啡油泡棉,吸引不少國際服飾品牌合作,華歌爾推出女性內衣,The North Face、Patagonia應用在運動機能服飾,小小咖啡豆的黑金實力,叫人刮目相看。

蘆葦女力基金以咖啡麻布袋設計外帶杯提帶。
蘆葦女力基金以咖啡麻布袋設計外帶杯提帶。
咖啡麻布袋作成時尚手提袋。
咖啡麻布袋作成時尚手提袋。

咖啡麻布袋也沒浪費,「路易莎每個月少說用掉700個布袋的生豆量。」黃銘賢嗅到布袋的創造力,他找上公益團體蘆葦女力基金設計各種文創產品,由社區婦女參與製作,咖啡杯提帶、手提包、筆記本,每一款有著溫潤手感,不只咖啡有溫度,廢棄的麻布袋也有著令人動容的故事。

近期內,路易莎門市將上架咖啡布袋文創商品,「未來還將推出蒐集熱杯套,兌換咖啡提帶活動。」黃銘賢沒停地構思夢想計畫,咖啡名符其實成為生活品味的代名詞,讓生活更美好。

路易莎咖啡注入生活概念,民權西路門市設有二手書店。
路易莎咖啡注入生活概念,民權西路門市設有二手書店。

更新時間|2018.06.23 06: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