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06.29 06:07

【馬欣專欄】未來已到!從金曲29,聽到新生代變革的力量

文|馬欣    攝影|林弘斌
「茄子蛋」樂團奪得金曲獎最佳新人與最佳台語專輯獎,團員們用來鼓勵自己的「積極樂觀,感恩惜福」也成了熱門關鍵字。
「茄子蛋」樂團奪得金曲獎最佳新人與最佳台語專輯獎,團員們用來鼓勵自己的「積極樂觀,感恩惜福」也成了熱門關鍵字。

台灣這幾年面臨最壞的唱片景氣,逼人不能待在舒適圈。想要讓音樂活下去的生命力,終於被激發出來了,第29屆新生代的百家爭鳴,90年後出生的後輩走勢強勁,正提醒我們一起跟上時代。

  • 本文作者為本屆金曲獎評審

評審過程可能很辛苦,但結果如何,都覺得看到新秀出來是值得的,想開路給他們,要獎勵典範給他們希望,讓他們追尋,或許是今日在這崗位上要做到的事情。

有些時候,我們以為華語歌壇好音樂變少了,或以為樂壇人才斷層,但不代表他們不存在。是同溫層不同,聽到的管道太過分散,沒有能引領潮流與娛樂感的音樂節目與媒體。其實好音樂這2年一直出現,更令人驚喜的是新人的音樂不斷有突破過去藩籬的趨勢,甚至逐漸突破台灣這個市場的思考範疇,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他們也各自衝出去了,尤其在樂風與品味上,開始與國際接軌。

最壞的唱片景氣,逼人不能待在舒適圈。想要讓音樂活下去的生命力,被激發出來了。

嘻哈團體頑童MJ116奮鬥14年,贏得最佳演唱組合獎。
嘻哈團體頑童MJ116奮鬥14年,贏得最佳演唱組合獎。

 

新人散發能量 市場高牆被攻破的時機來了

入圍名單出來後,很自然會聽到「這是誰啊?」但時代不同,分眾市場,這題早已是虛設的。重要的是,每年一度的金曲獎是否帶給人希望,讓不同階段的歌手都感覺這環境是流動的,有進步的前輩可以追隨,有來勢洶洶的後進帶來新活水。從上一屆「草東沒有派對」的勢如破竹,這一屆的新生代更是令人驚喜,金曲的某個存在意義不是就讓這火車頭可以推動嗎?這次的後進,讓人驚喜,使得即使報名件數破例的多,但只要聽到他們其中一組,快要耳鳴的耳朵也感到一切值得。

 

年輕人野生野長的生命力出現

最受矚目的自然是新人樂團「茄子蛋」,他們令人驚豔的〈浪子回頭〉,可以說是去年年輕人的國歌之一,那到味的唱腔口氣、詞曲與編排,故事味極濃,融合了台灣原生的野生野長。

得到最佳新人的「茄子蛋」擅長將小市民生活情境音編入,讓故事底蘊清楚浮現,配著他們獨特被際遇輾壓過的詞曲表達,已不是早先魯蛇那派,而是一種不怕命運來踩的壯烈,說是個內傷團並不為過。這張參賽專輯《卡通人物》的〈Outro〉裡大悲咒般誦念:「快唱歌你這骯髒的人。」他們的〈日常〉則唱的是無常,細膩的以自己的黑洞安慰了別人的黑洞,技術與感性都到位,而那頹敗美學更是台灣新生代直面未來的控訴。

異軍突起,入圍新人等3項大獎的鄭興清淡爽雅地以一個陸生唱著他心中的台北,曲調有著民歌時代的純樸氣,但文字充滿生活氣味,不造作,很久沒有這樣純粹像吟唱散文般的演繹,真是可磨的璞玉。

 

無論哪種樂風 不活出來是唱不出來的

入圍樂團的LEO37+SOSS令人驚喜,他們穿梭在嘻哈、放克、爵士與藍調之中,卻像特調一樣不著痕跡的自由,彷彿曲風只是一種思考或自然的呼吸方式,玩興盎然,生活題材俯拾即是,喜見國語歌壇再也不用迎合曲風而變大拼盤的四不像,而是真的將曲風融入生活態度中的爽感,這種直覺的律動與音感,讓他們不會受到市場框架影響,有更大的可能性。

入圍最佳演唱組合的夜貓組(Leo王+春艷),有去年大展才華的李英宏參與,也是透著年輕人在這茫然時代中,用節奏衝撞出這花花世界的滯悶與虛幻。「夜貓組」的詞有種黑色幽默,這組有著台灣特有出不去的霓虹感迷陣,不怕所處之地的俗豔,大力唱出台北腳踩幻影的迷幻,完成嘻哈裡最誠實的部分,詞曲吻合到可戲謔也可聽悲傷,顏社這幾年培植出了新的寫實力量,新的草根魅力。有興趣可以聽聽他們的〈2017太空漫遊〉

新人的多樣性,是這屆的特點,入圍新人的李權哲,也曾為夜貓組編曲,這20歲的男生,也是藉著復古的元素,以著特別的唱腔,微醺地融入那爵士氣味中,是台灣樂壇可以開發的另一個「例外」。

 

身體的節奏被喚醒 可以玩的音樂就更豐富了

甜約翰不算新團,但目前是他們純熟穩定的階段,曲子聽似輕鬆好入耳,電子搖滾、鬆軟歌喉,但種種現實殘酷總被它們唱得如萬花筒般繽紛,溫柔而鋒利。同樣入圍最佳樂團的「三十萬年老虎鉗」也是揉合了復古的糖衣藥丸,但揉出冷調苦澀,善用各類復古曲式,如此歡暢的嘲笑世道,能聽淺也能聽深,多數時候跟著節奏走就夠有感染力。

這幾組音樂人反映的時代美學有些頹美,但又奇富生命力,很像這時代才有的奇花異果,不是屬於太平盛世的,而是這混沌世道的自處之道。更有趣的是各種曲風盛開在他們音樂裡如此自然,沒有異國感,而是跟台灣七彩並陳般具生命力,又同時戳破幾十年的虛假夢幻。

 

我心中遺珠是得到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十大肯定的邱比

當然我心中有遺珠,就是邱比的《大放》,他在曲子上各種形式主義的顛覆與再創造,文字被解構重組又散失,成為一種未來的藝術,彷彿在電音的鋼架上生出人性之花,詞曲與歌聲既機械又具未來AI智慧感,演繹方式是在機械時代情感最後一滴溫熱的流竄。整張專輯像首紀念過去人們有真實血肉的詩,精準呈現未來人內在程式與語言並置的美感。但或許走得太前面,使他無法入圍,這份預言的美,會在前方等我們。

 

再不變革 世界不會等我們

其實國語歌壇的美學已經起了改變,數位的美、復古融入在地野生的美,身體律動感開始被喚醒,如早已在台灣走紅的頑童MJ116在台上帶出的嘻哈氣勢,從第29屆開始,我深深覺得自己身為評審也同時被參賽報名者教導著,這是好的事情,前後輩一起衝出困境的心有了希望,時代不同,我們終於等到了各種新希望。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就像阿妹說的「不是世代交替」,其實聽各國的音樂就知道,包括這次來金曲表演的韓團HYUKOH演出的〈萬里〉,時代正走在前面,曾停滯如死水的我們,請跟上這股變革之氣吧。

更新時間|2018.06.30 09:2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