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7.03 12:30

【北港櫻花雨二】工作照顧婆婆兩頭燒 抓寶讓她喘息交朋友

文|陳又津    攝影|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53歲的小蕙經營旅館,因為遊戲才結識許多北港當地人。
53歲的小蕙經營旅館,因為遊戲才結識許多北港當地人。

機車繞過鑼鼓陣頭進香團,我們來到朝天宮後方的旅社,老闆娘小蕙跟陳清敏同年,今年53歲。丈夫在外地工作,女兒還在讀書。2013年,小蕙從台中到北港,照顧生病的婆婆,並接手婆婆經營的旅社。直到2015年,小蕙陪女兒放暑假玩遊戲,後來女兒上課,她自己玩出興趣,「便利商店的阿弟仔看到我在玩,問我要不要加群組?」不認識的2個陌生人,因為寶可夢熱潮連結起來,年紀的距離也在瞬間跨越了。

抓寶對她來說,是她在照顧婆婆空檔的喘息。先前她玩了5年的手遊《三國》,但寶可夢帶她走出家門,看見北港許多地方,也認識了許多在地人。「我跟清敏大哥,就是在朝天宮前面抓寶認識。」朝天宮是熱門道館,遊戲規定,占領道館能領取P幣,可用於買道具、補血、領券,還有撒櫻花。小蕙說她沒事就會占道館,附近若有頭目戰,她就騎機車到附近。訪問途中,不斷有香客來詢價、住宿,小蕙也進進出出,一刻閒不下來。小蕙最喜歡的是幸福蛋,因為幸福蛋擅於守塔,時間過去,便可以穩穩領P幣。不知道小蕙是否也覺得自己像顆幸福蛋,守著旅社,儘管收費不高,卻能接應遠道而來的香客。

小蕙接獲群組通報,帶我們到義民廟前打頭目戰,這天不分男女老少等級高低,眾人同心協力攻打頭目。
小蕙接獲群組通報,帶我們到義民廟前打頭目戰,這天不分男女老少等級高低,眾人同心協力攻打頭目。

 

為亡父圓夢 寶友紛相助

2018年2月21日,「告別式前一天傍晚,小蕙阿姨跟我說,整個北港撒櫻花了,會一直撒到早上9點我爸出殯。我打開APP,用我爸的手機看,轉一轉發現全部都是花。她哽咽,我也哭了。我跟我爸說,大家這樣送你一程,手機還放在靈堂前給他看。」陳信宏說。

據說陳清敏即使在化療期間,也會在醫院或車站抓寶,寶可夢讓他忘了病痛。但陳清敏生前還有個心願,去年冬天剛出現超夢,但陳清敏沒有體力和時間了。小蕙記得她去陳家探望泡茶,「大哥說他差一隻超夢。」

陳清敏逝世後,無論是超夢、靈堂或是家人親手折好的寶可夢,都用這支手機在他身後完整記錄了下來。
陳清敏逝世後,無論是超夢、靈堂或是家人親手折好的寶可夢,都用這支手機在他身後完整記錄了下來。

為了幫已故的陳清敏圓夢,陳清敏過世後,小蕙便負責打電話、找資訊,告訴陳信宏哪邊發超夢券。陳信宏記得2月26日那天,「小蕙阿姨打電話叫我去,我一次就抓到,因為金池阿伯轉球很厲害,他們一丟就中,很多人在那邊拍手,我覺得好感動,我爸應該很開心。」小蕙當時接到電話,知道陳信宏抓到超夢,實現陳清敏的願望,「我掛掉電話流眼淚,心頭的重擔總算放下來。」

如今陳清敏的手機留在家中,帳號照常運行。陳信宏說:「我們還在付月租費,每個月700元。」遊戲中的陳清敏無病無痛,還是那個戴帽子和揹背包的少年,跟他朝思暮想的超夢同行,還有數十隻的班吉拉。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清敏告訴我,要抓班吉拉,那是永遠的戰士。他如果抓到班吉拉,就會跳舞唱歌。」鄰居蔡天亮回憶,陳清敏替他抓到第一隻班吉拉,也領他踏上抓寶之路。

陳清敏愛說笑話,時常幫朋友送貨、拿東西。每回抓到「班吉拉」,必定會跳一段自創舞蹈慶祝。(陳信宏提供)
陳清敏愛說笑話,時常幫朋友送貨、拿東西。每回抓到「班吉拉」,必定會跳一段自創舞蹈慶祝。(陳信宏提供)

更新時間|2018.07.03 12:3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