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7.02 03:47

【吃便當】75歲爬喜馬拉雅山 81歲制霸全國的田徑女王

文|鄭進耀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潘秀雲堅持年老了要穿鮮豔的衣服,氣色才會好看。她每天早上4點半就出門運動。
潘秀雲堅持年老了要穿鮮豔的衣服,氣色才會好看。她每天早上4點半就出門運動。

潘秀雲的午餐是一碗雞湯,飯後還習慣到附近買甜點配黑咖啡,這種午餐組合看起來像是一位個性十足的少女,其實潘秀雲已經81歲了:「前陣子,社會局還打電話給我,問我過得怎樣,我叫他們去關心別人,不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了。」她育有2女1男,18年前丈夫過世後,便堅持獨居。

兒子曾對她說,不打算結婚。「我一聽,馬上說好啊,沒關係,但你要錢賺得夠你養老,這個比較重要。」她話才一說完,當天晚上卻看到丈夫在祖先牌位面前哭訴自己要絕後了。「這有什麼好哭的?有沒有人拜真的這麼重要嗎?」她對女兒也是這麼教,婚姻不重要,能不靠他人而活才是真本事。

不忌鬼神也不忌口,潘秀雲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人過得開心最重要,什麼都不能吃就太沒意思了。」她嗜吃甜點、牛肉,但攤在桌上的上個月健康檢查報告,竟然一欄紅字也沒有。不過,這份午餐還是約略透露她的身體概況:「我只有牙齒不好,不太能咬硬的東西。」

潘秀雲的午餐滿有個性的,她常一碗雞湯,飯後配甜點和黑咖啡。
潘秀雲的午餐滿有個性的,她常一碗雞湯,飯後配甜點和黑咖啡。

身強體健的潘秀雲是台灣知名的「田徑阿嬤」,60歲參加長青組的田徑比賽,從國內比到亞運,拿了二十多面的田徑獎牌,同時還是台灣長青組9項紀錄保持人。75歲爬喜馬拉雅山,79歲爬吉力馬札羅山(非洲最高峰),採訪這天,她才剛從雪山下來:「爬山時很多人會笑我,這麼老了還來爬,結果一上去,我爬得比年輕人還快。」

為了爬山跟跑步,她雙手雙腳都重傷過:一手被落石砸成粉碎性骨折,另一手因跌倒骨頭穿過皮膚,右腳是練習三級跳扭傷,跑步時拉斷左腳掌肌肉。受傷的事都是一個人承受:「小孩都不知道啊,跟他們講幹嘛?我女兒後來跟我說:人老了,就要量力而為,不要逞強。」家人都說她個性「鴨霸」,沒人攔得了她。

爬山和跑步都是誤打誤撞的意外收獲。58歲時,潘秀雲膝蓋磨損嚴重,醫生要她換人工關節:「一副幾十萬,不到十年又要換,很大一筆錢。」她不服輸的「鴨霸」個性又來了,不聽醫囑,每天柱著枴杖爬陽明山,爬完再去泡溫泉:「我當時想,我把膝蓋週遭的肌腱練強,就可以減少關節壓力了。」半年後,膝蓋奇蹟復原。她想,難得有一雙健康的雙腿,豈能浪費,於是積極參加各種運動社團。

潘秀雲出生於宜蘭,是家中長女,有5妹2弟。父親曾在日據時代的軍方工作,家境原本不錯,但在她12歲時,父親因病過世,只能靠母親幫人洗衣度日。「我爸受日本教育,本來管我很嚴,他一過世,我海闊天空啦。」她念蘭陽女中時,參加田徑隊,別人是乖乖照著跑道跑,她偏偏要踩水跑,路滑,她就邊跑邊滑,當競速溜冰,最後穿著裙子跌了一身污泥,她也無所謂。

「別人說我很拚、鴨霸,我也不是隨便亂拚,我都有考量過環境和條件。」這段話是她談自己的運動生涯,也像是說自己對人生的妥協。她女中畢業之後,為了讓弟妹有機會念書,決定放棄升學,到市公所擔任約聘人員。當時,年輕貌美加上個性活潑:「追我的大概有好幾台拖拉庫哦。」好強任性做自己的少女還是得向環境低頭,當時她有一位交往數年的男友,但長女背負著養家的責任,斷然決定嫁給一名來說親的地方旺族。

這是潘秀雲75歲時,登上喜馬拉雅山時的留影。(潘秀雲提供)
這是潘秀雲75歲時,登上喜馬拉雅山時的留影。(潘秀雲提供)

丈夫在外縣市經營建築生意,她留在宜蘭照顧夫家的雜貨店,「一包米百斤、米酒頭一次16支,我都一個人扛。大家都說妳看起來這麼小隻,怎麼力氣這麼大?」這是她婚後唯一的「運動」了。不管是燈泡壞了,還是水龍頭沒水,她都自己來。

「夫妻分開久了,一定有會有問題。」曾有第三者打電話對她罵三字經:「我不知道怎麼回嘴,是我女兒搶過去回罵。」3個小孩都勸媽媽離婚,「離了婚我要去哪?他外面女人不斷,我都知道,我也看很開…我嫁給他是為了讓弟妹讀書,這個婚姻也值得了。」她不是逆來順受,而是倔強不願當個可憐兮兮求丈夫回頭的妻子。

不過,少年夫妻老來伴:「他過世,我有一年躲在家裡,還是會難過。」甚至到國外爬山時,還曾夢見從來不愛運動丈夫就睡在她旁邊:「我不會怕啊,我當他是來保護我。」如何排遣喪夫的悲傷?「看書。」宗教類的書嗎?「我不太信那些,我看《三國演義》《基督山恩仇記》,我好喜歡俠義的故事,看了好幾遍。」

兒女離家、丈夫過世,對潘秀雲來說,空巢的日子彷彿回到蘭陽女中的少女時代,可以在多雨的操場上踩水、爬牆翹課,不必顧忌別人任性度日。她現在的衣櫃裡盡是鮮豔的新衣:「人老了絕對不能穿黑色,不好看。」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只是,年紀愈來愈大了,長青選手愈來愈少了:「我喜歡有競爭,可是現在能比的人不多,隨便跑我都最快了。」以前輸贏看得重,有些長青選手還因此交惡,「我有次出國比賽,第二名的說,她沒有拿過金牌,問我的金牌可以送她嗎?我就送她了,反正我家裡已經太多了…跑步還是開心最重要。」

更新時間|2018.07.02 05:2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