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鞠豪傑 Jet Chu

腕錶既然有兩地、三地時間功能,那有沒有更厲害的腕錶可以一口氣看到全世界各地的時間呢?答案竟然是有的!而且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早發明喔…

位於倫敦東南方的格林威治天文台,也是全球標準時間的基準地。
位於倫敦東南方的格林威治天文台,也是全球標準時間的基準地。

1884年的華盛頓會議除了確認英國的格林威治天文台為經度的本初子午線,也同時劃分了全球24時區的區域與規則,正式宣告了世界時區年代的真正來臨。而其實早在1880年時,就有一位名為Sanford Fleming的人委託英國的鐘錶匠製作一款可以顯示世界時間的懷錶,可以說是史上第一款真正的世界時區時計。但問題在於此種世界時區懷錶的結構與顯示方式都極為複雜,一個時區就要一個面盤來顯示,如果要顯示8個時區就要在錶盤上塞進8個面盤!除了看起來讓人頭暈腦脹之外,做出來的懷錶體積肯定也不會太小。

「GMT」國際標準時規定將全球劃分為24個時區。
「GMT」國際標準時規定將全球劃分為24個時區。

1935年,日內瓦製錶師Louis Cottier(1894–1966)發明了世界時區腕錶結構(Heures Universelles,HU)。這項精巧的結構將24個時區容納在同一個面盤當中,並可藉由簡單的調校與設定校準時間,如按把押按或是龍頭調整等,而其最讓人讚賞之處在於只要一經設定,使用者就可以看一眼就可以輕鬆的判定24時區中任一個代表城市的當地時間,甚至連日夜都可以一目瞭然,這項革命性的設計後來成為了世界時區腕錶的主流。而PATEK PHILIPPE則在1959年取得了此項設計的專利,並衍生出至今仍是經典的World Time系列錶款。

1935年,日內瓦製錶師Louis Cottier發明了世界時區腕錶結構。
1935年,日內瓦製錶師Louis Cottier發明了世界時區腕錶結構。
1951年TIFFANY & CO.與PATEK PHILIPPE的聯名世界時區懷錶,即是採用Louis Cottier的專利設計。
1951年TIFFANY & CO.與PATEK PHILIPPE的聯名世界時區懷錶,即是採用Louis Cottier的專利設計。

而在Louis Cottier的專利到期後,就是各鐘錶品牌大顯身手的時候了!2000年由GIRARD-PERREGAUX所發表的「ww.tc」世界時區腕錶雖然也採用了Louis Cottier的經典世界時區機構,但融入了多項改良的設計,如多加一個可獨立調整24時區城市顯示圈的錶冠(位於9點鐘位置)等。這樣的構造具有可以減輕主錶冠的負擔(若拉出段數過多主錶冠極易故障),以及可快速設定所需時區的優點。

2000年由GIRARD-PERREGAUX所發表的「ww.tc」世界時區腕錶雖然也採用了Louis Cottier的世界時區機構,但多加一個可獨立調整24時區城市顯示圈的錶冠(位於9點鐘位置)。
2000年由GIRARD-PERREGAUX所發表的「ww.tc」世界時區腕錶雖然也採用了Louis Cottier的世界時區機構,但多加一個可獨立調整24時區城市顯示圈的錶冠(位於9點鐘位置)。

不過大部分的國家雖然都是參照24時區制的劃分來訂定當地時間,但因為某些政治上的原因,也有部分地區並不是完全以一小時為單位來劃定時區,而是與世界標準時有著15分或是30分鐘的差距,如委內瑞拉的加拉加斯(Caracas)地區,就於2007年將整時區調整為半時區 (GMT–4:30)。這些特殊地區全球共有13個,也就是要說要忠實反映「真正」 的世界時區,就必須要有37個時區方能達成。而在2015年VACHERON CONSTANTIN發表了一款全新的「2460WT自動上鍊機芯」,其所擁有的專利技術不僅在構造上突破了傳統世界時區腕錶的限制,更應用了現代的材料科技來加強閱讀性!其主要的顯示區域由三層面盤所組成,分別是藍寶石水晶材質製成的半透明日夜顯示與24小時制世界時區時標、對應的37個時區地名、以及最外圈的標準12小時制時間指示。看似簡單的設計,卻可以即時顯示出全球的37時區時間。而更讓人激賞的還不只如此,在品牌設計團隊的巧思之下,只需要單一錶冠、加上一次的時間調整,就可以完成整個世界時區功能的設定!之後不管去了哪個國家或是地區,使用者都可以立刻閱讀到當地的準確時間資訊,可說是極為便利的Smart設計。

VACHERON CONSTANTIN的「Overseas世界時間自動腕錶」,裝配2460WT自動上鍊機芯。
VACHERON CONSTANTIN的「Overseas世界時間自動腕錶」,裝配2460WT自動上鍊機芯。
PATEK PHILIPPE的「5531R世界時間三問報時自動腕錶」,也是改良了Louis Cottier的原始設計,在兩點鐘位置設計了一個快調按鈕。
PATEK PHILIPPE的「5531R世界時間三問報時自動腕錶」,也是改良了Louis Cottier的原始設計,在兩點鐘位置設計了一個快調按鈕。

而拜現代科技之賜,去到哪裡只要一開手機都會自動校正成當地時間(連日光節約時間都會幫你調整好),或是戴個電波、GPS校時腕錶也可以無縫接軌時區,跨時區旅行其實已經毫無困難。所以花大錢去買一只字細圖小的世界時區腕錶有何意義呢?我想那是一種緬懷大航海時代的情懷與浪漫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