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7.30 02:07

夏天有夠長!全球極端熱浪展現「氣候變遷的容貌」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2018年7月27日,荷蘭連日高溫溽暑,民眾在海邊戲水。(東方IC)
2018年7月27日,荷蘭連日高溫溽暑,民眾在海邊戲水。(東方IC)

長久以來,科學家預期氣候變遷帶來極端氣候的增加。如今氣候異常現象逐步證實這個說法。

從歐洲、北美到東北亞,今年的夏天有夠長。全球知名的氣候專家,美國賓州大學曼恩教授(Prof Michael Mann)說,這正是「氣候變遷的容貌」(the face of climate change),「氣候變遷如果沒發生,基本上我們不會見到這類型的極端現象」。

位在北極圈內的芬蘭小城索丹奇拉,年均溫度略低於攝氏零度。往年民眾們會熱切等待七月短暫的夏日和煦微風。不過,今年他們希望它能更短暫一點。當地的溫度計在7月18日顯示溫度是攝氏32.1度,創下110年來的最高溫紀錄。

索丹奇拉不是今夏酷暑的特例。希臘雅典附近的野火奪走了至少80人的生命。高溫乾燥的天氣讓森林大火肆虐瑞典,英國和荷蘭的高溫破了數十年的紀錄,西伯利亞超過八萬公傾林地被焚毀,日本宣布這一波熱浪為「天然災害」,波灣國家阿曼的古利亞特在7月初曾出現連續24小時內最低溫都在攝氏42.6度以上。

在過去,氣候變遷的衝擊影響或許隱晦微妙,但是按照曼恩教授的說法,「今年夏天發生的情況正是(氣候變遷)實時上演的它完美範例」。

他說,或許身為科學家,他應該為自己的預測被證實為真感到滿意,「但身為地球公民則是感到憂心忡忡,因為這代表著我們未能採取必要的行動。」

「氣候變遷讓熱浪的出現機會增加了一倍。」
2018年7月27日,夏日高溫的倫敦地鐵民眾補充水分。(東方IC)
2018年7月27日,夏日高溫的倫敦地鐵民眾補充水分。(東方IC)

自工業革命以來,人類開始對著大氣排放溫室氣體,至今地球平均溫度已經升高攝氏一度。從熱力學效應的角度來看,異常高溫如今應該更加頻繁規律,而我們視為罕見的異常低溫則應該更加罕見。不過氣候變遷與氣候的關係還牽涉其他更複雜的問題。

氣候型態會出現改變,部分是因為較冷的兩極地區,溫度升高的速度比低緯度地區更快。隨著高、低緯度之間溫差縮小,影響到了噴射氣流的動能,這意味著同樣的氣候在同一個地區會持續更久。

荷蘭皇家氣象研究院的范歐登伯格(Geert Jan van Oldenborgh)說,從北歐的熱浪,「我們找到了氣候變遷的指紋」。

他說,北歐的熱浪是因為噴射氣流極不尋常的停滯所造成,通常噴射氣流會將大西洋的涼爽氣候吹至歐洲大陸。今年歐洲高溫乾燥的天氣已經持續兩個月。北半球噴射氣流的停滯與全球暖化的關聯如今越來越明確,特別是它會導致北極的加速升溫和海上浮冰的消失。

熱浪會造成糧食損害、農作物欠收、工人生產力降低。研究顯示,溫度升高與暴力犯罪和民眾抗爭都有關聯。同時,熱浪本身也具有殺傷力。2003年歐洲的熱浪直接導致七萬人喪生。

如果加上溼度的因素,問題顯得更加嚴峻。人體可以藉由排汗來忍受高溫。蒸發的汗水降低了皮膚溫度讓人們感到涼爽。因此又濕又悶的30度氣溫,可能比乾燥的50度高溫更讓人難受。如果濕球溫度(wet-bulb temperature,相當於把溫度計包裹在濕毛巾裡的溫度)超過35度,即使是健康良好的年輕人,光著身子在遮蔭處吹著電扇,也可能在六小時內死亡。

目前為止,人類居住地區的濕球溫度絕少超過31度。不過,根據2016年的一項研究,如果碳排放趨勢持續不減緩,在波灣地區的幾個城市包括阿布達比和杜拜,在本世紀末的濕球溫度都將達到35度。另一個後續研究則指出,人口稠密的南亞地區到2100年,可能每25年就會出現34.2度高溫的濕球溫度。

這帶來的效應難以估算。世界銀行的研究顯示印度在2050年溫度升高和雨季的改變將影響2.8%的人均GDP,並影響到六億居住在「熱區」的居民生活品質。全球因高溫造成的生產力損失,在2030年據估計要達到2兆美元。

今年六月全球溫度與1951-1980年平均比較。圖中高緯度地區升溫程度大致而言較其他地區更快。(NASA/Guardian)
今年六月全球溫度與1951-1980年平均比較。圖中高緯度地區升溫程度大致而言較其他地區更快。(NASA/Guardian)

氣候變遷的懷疑論者,常常質疑的論點是,如何證明某個天災是氣候變遷造成的。不過,曼恩說,這就像我們並不能證明每個癌症病例都是抽菸引起,但是,抽煙和肺癌在統計數字上有明確的關聯,流行病學專家也因此知道,抽菸會大大增加癌症的風險。他說:「這已足以說明抽煙和肺癌有因果關係,氣候變遷的道理也是如此。」

曼恩說,隨著全球暖化的增加,它的影響還會持續惡化。目前我們還不到絕望放棄的時刻。

他說:「現在的情況,還不像是墜落懸崖,而是像走進了地雷區。」可能有人覺得反正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繼續往前走」。他認為這是荒謬的想法,「我們應該往回倒退我們走的路線,盡快脫離雷區。真正的問題,是在於以後可能會變得多糟。」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Guardian,Economist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