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08.17 02:56

【飛牛牧場番外篇】少子化地球暖化現隱憂 開發五感體驗商機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吳敦瑤(右)與施尚斌(左)是第一批公費赴美學習養牛青年,返台後在苗栗通霄開墾中部青年酪農村,後轉型休閒觀光,打造飛牛牧場。
吳敦瑤(右)與施尚斌(左)是第一批公費赴美學習養牛青年,返台後在苗栗通霄開墾中部青年酪農村,後轉型休閒觀光,打造飛牛牧場。

從中部酪農青年村到轉型飛牛牧場,走過23個年頭,以觀光休閒為主的飛牛牧場,正面臨少子化與地球暖化二大威脅,曾經牧場是許多小學指名參觀校外教學熱門景點,近年觀光產業衰退、消費主力轉往海外,盛況無法同日而語。

然而無論大環境多低迷,飛牛牧場2家2代主人堅持維持酪農精神,開發五感體驗創造遊客回流率,如同形象廣告Slogan「每個人都需要一座牧場」,接觸大小動物、品嘗農場到餐桌新鮮直送蔬果牛奶,療癒疲憊的靈魂,讓身心靈都能放輕鬆。

飛牛牧場為面山背海的丘陵地,花費10餘年開發整地,才能形塑今日地景。
飛牛牧場為面山背海的丘陵地,花費10餘年開發整地,才能形塑今日地景。

「1987年,我們找日本小岩井農場景觀設計師來幫牧場操刀,我陪著設計師先走了一趟中橫公路,還去全台第一座休閒農場走馬瀨農場看了一圈,當時走馬瀨的主任還拉我到一旁,勸我們不要找日本人設計,擔心費用太高、設計完沒錢做後續施工。」飛牛牧場主人施尚斌笑說,事實上日本設計師收費只有20萬元,「設計師給了我們4張圖,其餘你看到的,都是我跟吳董一步一步慢慢開發的。」

牧場位於苗栗縣通霄鎮,地形屬於高低起伏丘陵地勢,我始終記得,初次造訪時,我還跟同行友人抱怨「還沒開始玩,竟然就要先爬一段坡」,或是心裡有數,施尚斌帶我走一圈牧場時,他主動提及:「日本設計師來時,第一句話就說這裡比他想像中的複雜,土地太陡。」

 

丘陵地陡 地景變化豐富

當時一陣緊張的施尚斌與吳敦瑤,連忙請教專家陡坡地勢究竟是好是壞?「設計師點點頭說好,地形造就高度變化,我才鬆了一口氣!」施尚斌自嘲,許多客人在爬坡時,一邊抱怨飛牛牧場太摳門,「這種地形還敢收200元門票,但直到繞過第一坡,看到豁然開朗的大草原,所有抱怨立刻停止,改口說值得!」施尚斌的直白,彷彿看穿我心裡在想些什麼。

事實上,從停車場動線到參觀路線、遊客中心位置,設計師都經過精心考量,施尚斌解釋:「我們有一個好處是,趁著剛到還有體力時先爬坡,回家玩很累,輕輕鬆鬆都是下坡,過程中不能讓客人覺得無聊,每一個轉角都要有亮點,隨著地形景觀越來越開闊。」

在日本設計師的操刀下,每一處地景都別有用意,施尚斌(右)解釋水塘的石頭圍籬,是要提醒大人更留意身邊孩童安全。
在日本設計師的操刀下,每一處地景都別有用意,施尚斌(右)解釋水塘的石頭圍籬,是要提醒大人更留意身邊孩童安全。

指著身旁的2個水塘,施尚斌說,水在炎炎夏日,可給人降溫的感覺,但噴泉水太吵雜,於是做了簡易水車,讓流動的水和光影產生交錯變化,水塘外圍疊了一圈及膝高度石頭,目的是要讓遊客不方便,才能及時留意身邊的孩子,避免餵魚掉進水池裡,形成另類半天然屏障。「設計的玄妙,是要給人感受而不是感官!」施尚斌說。

 

遠離塵囂 體驗自然之美

在飛牛牧場的離塵環境裡,仲夏向晚暑氣稍散,在牛棚、樹蔭下躲了整天艷陽的荷士登、娟姍乳牛,三三兩兩漫步飛牛牧場草原活動區,一抬頭,一隻老鷹在山谷翱翔,沿途柏油路上有條被牠開膛剖肚的蛇,相思樹林棲息著台灣藍鵲家族,穿梭覓食飄落一隻藍色尾羽,入夜後無光害的大草原,吸引遊客或坐或躺欣賞滿天星斗,這些都是都市人夢寐以求的體驗。

飛牛牧場寓教於樂的環境,吸引不少小學生作為戶外教學場域。
飛牛牧場寓教於樂的環境,吸引不少小學生作為戶外教學場域。
暑假期間,大專院校學身在飛牛舉辦營隊活動。
暑假期間,大專院校學身在飛牛舉辦營隊活動。

牧場第二代、擔任總經理的吳明哲笑說:「當年牧場開幕時,我還真的不太好意思收人家50元門票,所以才會附1杯牛奶,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看到小岩井農場那一幕的震撼,牛群很悠哉地吃著草,感覺像仙境,那是我們的目標。」

吳明哲回憶,初期牧場開發2種客人,一為學生團、一為銀髮團,「我曾經被南部阿嬤念說,花這麼多錢,竟然叫我來看一大片草!」讓他哭笑不得。施尚斌的長女施圻臻表示:「會來飛牛的小朋友,多半是老師指定要親近大自然,否則旅行社會覺得來我們這邊沒利潤,不太會主動推銷。」

 

市場考驗 轉型開拓商機

除了少子化與地球暖化威脅,更棘手的是,近年休閒農業的消費主力都轉往海外,施圻臻憂心忡忡地說:「市場往兩極化走,有消費力的人都往國外跑,消費能力比較差的會選擇免費景點,中間那一塊等於消失了。」正面臨市場嚴峻考驗的飛牛牧場第二代經營者,也因此加入更多五感體驗活動,例如食農教育課程、手工製作起司等,開發不同消費族群。

施尚斌(中)把長女施圻臻(右)與女婿莊竣博(左)拉進牧場,負責乳品加工廠事務。
施尚斌(中)把長女施圻臻(右)與女婿莊竣博(左)拉進牧場,負責乳品加工廠事務。

「我從小就在這塊土地生長,曾經好多次,父親幾乎快撐不下去時,有很多科技業大老闆開價幾十億元,想把飛牛買下來當後花園,對我們來說,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對土地的情感。」施圻臻篤定地說,永續是2家人的堅持與共識,不論大環境怎麼變,都要盡力而為,替下一代守護一塊低度開發淨土。

相較施圻臻的擔憂,吳明哲則認為,「飛牛牧場是我們自己塑造的,從一開始就自立更生,遊客就是為我們而來,這是我們的立足點,有了這樣的起跑點,透過持續優化服務,我對這片土地有信心,有信心就不用怕。」

更新時間|2018.08.15 08: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