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08.16 02:59

【飛牛牧場番外篇】牛仔夥伴大嗓門脾氣硬 不同調靠第三方仲裁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位於苗栗通霄鎮的飛牛牧場,總面積達120公頃,其中觀光休閒牧場核心建設面積就有50公頃,1995年開幕後,曾有日本山梨縣議員前來參觀,不敢相信眼前一切竟是施尚斌與吳敦瑤2位農民所打造。

有趣的是,施尚斌與吳敦瑤從各自為生計打拚的酪農村民,成為互當彼此保人的飛牛牧場共同開發人,23年來,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表面上無明確分工,但誰負責對外發言、誰扮黑臉、誰去喝酒應酬都配合得天衣無縫,唯獨2位7旬牛仔都有硬脾氣、大嗓門,遇想法不一時,有時得出動公正第三方當裁判,讓二老冷靜下來,諮詢專業意見。

「這產業有一個特色,必須和土地做連結,當人口老化、世界村議題發生後,現階段我們要面對的是紮根、自己練兵的任務挑戰!」身為觀光休閒農場先鋒,施尚斌透露,近年來,不乏大陸富豪搭乘私人專機造訪飛牛,想將這一套學回去,但他強調:「我跟吳董在這裡深根,遊客目光所及也是我們的生活樣貌,農是紮根,沒有長久耕耘自己的土地,一切都是白談的。」暗示若只是純學皮毛,其實意義不大。

飛牛牧場的前身是中部青年酪農村,吳敦瑤開著大型機具拓荒。(飛牛牧場提供)
飛牛牧場的前身是中部青年酪農村,吳敦瑤開著大型機具拓荒。(飛牛牧場提供)

從不羈的牛仔升格成牛爺爺,施尚斌摟著小孫女,感性地說:「對於有孩子、有家庭的人來說,擁有一個牧場,你生活的定義就不一樣了,我把這一塊視為公共財,和更多人分享。」他的小孫女在學齡前,每天跟著爺爺擠牛奶、觀察蝴蝶生態、飛來定居的藍鵲家族,就連讓都市人羨慕不已的老鷹獵捕蛇畫面,對她來說早已看到膩。

飛牛牧場也是國內罕見由2家人共同打造的私人牧場,吳敦瑤透露:「去美國受訓前,施董家大拜拜,所有人都去他家吃拜拜,他竟然沒邀請我,阮不同陣,我年紀比較大是老鳥,氣口(台語)不一樣!」偏偏兩位牛仔都是大嗓門,有時想做的事情不一樣,眼看僵持不下,還得找公正第三方來仲裁。

吳敦瑤(左)與施尚斌(右)共同打拚逾40個年頭,默契不可言喻。
吳敦瑤(左)與施尚斌(右)共同打拚逾40個年頭,默契不可言喻。

舉例來說,吳家主張飛牛餐廳前的大草皮要圍上繩索,避免遊客任意踐踏草皮,造成草地壞死光禿,施家人希望能開放讓遊客親近土地,沒有對錯,出發點都是為了飛牛牧場好;又例如園內由牛棚改建的旅館屋齡老,吳家希望打造第三棟旅館,但施家人擔心大環境前景混沌,想暫緩投資建設腳步。

飛牛牧場中心區草皮是否該圍籬,讓施家與吳家有過一番討論。
飛牛牧場中心區草皮是否該圍籬,讓施家與吳家有過一番討論。

吳敦瑤笑談一路走來,有資源時就拚命往前衝,沒錢時自然會放慢腳步,「但人生嘛,就是超過一點自己的能力負荷,才有更大的動力拚勁,我們做的這些事情都不是一時的賭注,都是為了長遠思考。」他聳聳肩說:「要蓋旅館資金喬不攏,主張要做的那一方就多出點錢,之後再看怎麼拆帳,意見僵持時我們就找會計師、建築師等公正第三方的意見,再做討論定奪。」

飛牛牧場有旅館住宿,為提供遊客更好品質,吳家主張更新旅館設備。(翻攝飛牛牧場官網)
飛牛牧場有旅館住宿,為提供遊客更好品質,吳家主張更新旅館設備。(翻攝飛牛牧場官網)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二家人都珍惜得來不易的合作成果,對於以農為本、土地與自然的尊重價值觀不容撼動。走過第一代胼手胝足齊心打拚的革命情感,二老不諱言,第二代少了生死與共的過程,如何磨合找尋新的合作模式,考驗二家人的智慧。

「對的事情不要太早放棄,要堅持!」是二位硬頸老牛仔留給家人最好的身教言教。當我問78歲的吳敦瑤二代接班是否放心嗎?他笑笑地說:「總是要放手,像小孩子學走路一樣,不放心也不行。」

飛牛牧場為面山背海的丘陵地,花費10餘年開發整地,才能形塑今日地景。
飛牛牧場為面山背海的丘陵地,花費10餘年開發整地,才能形塑今日地景。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