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08.18 13:31

原想婉拒高難度劇本 吳慷仁被他一句話說服

【憤怒的菩薩番外篇】

文|劉慧茹    攝影|陳仁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吳慷仁(左)笑說被導演許肇任(右)一句話就說服參與演出。
吳慷仁(左)笑說被導演許肇任(右)一句話就說服參與演出。

吳慷仁在時代劇《憤怒的菩薩》中飾演偵探「陶展文」,角色是中國籍赴日本留學生,二戰後陪同台籍好友回台灣提親,卻遇上謀殺案;故事背景既有時代考究,又摻雜中、日、台三種語言,一度讓吳慷仁感覺難度太高而婉拒演出,但導演許肇任出馬,一句話就說服了他。

「導演叫我不要怕,青菜都可以(台語)。」吳慷仁笑著說。許肇任也解釋:「我會比他們多想一點,讓他們有安全感,畢竟之前有合作,就畫個安全的結界給他。」

吳慷仁透露,原本接到製作方邀請時,自己正在拍攝國片,時間根本來不及,沒想到一連拍完了2部片,《憤怒的菩薩》卻因為前置作業延宕,遲遲未開拍,讓他不可置信。「我拍到第2部片,殺青前接到導演(許肇任)電話,要我2天後進劇組。我說『你瘋了嗎?』然後他回我『那明年再拍好了!』結果3天後就到明年,1月1日開拍。」

吳慷仁因為與許肇任合作過職人劇《出境事務所》,2人建立信任與交情,讓吳慷仁放心參與。他大讚許肇任總是站在演員前面,想得更多,所以拍攝期間他的睡眠狀況特別好,「跟許導合作的演員都有一種感覺,就是不知不覺片子就拍完了,而且成品受到歡迎,演員也拍得很開心。」

許肇任也慶幸有吳慷仁加入,減少他不小壓力:「偵探特質是好奇心和觀察力,那種本能是累積出來的,找太嚴肅的演員也不適合,慷仁的表演很靈活,懂得變通、為角色加分。」

雙金演員吳朋奉(右一)在時代劇《憤怒的菩薩》中飾演菩薩庄庄長,擔任國民政府軍及村名間的溝通橋樑。(左起:吳慷仁、巫建和、許肇任)(公視提供)
雙金演員吳朋奉(右一)在時代劇《憤怒的菩薩》中飾演菩薩庄庄長,擔任國民政府軍及村名間的溝通橋樑。(左起:吳慷仁、巫建和、許肇任)(公視提供)

《憤怒的菩薩》在許肇任執導下,帶有黑色喜劇的氛圍,加上賀一航、陸弈靜、吳朋奉等演技派演員,不時加入具巧思的台詞、動作,讓戲劇更具生活感,「我們現在知道有戰後創傷症後群、被害妄想症、憂鬱症,但那時代沒這些名稱,我就把現代文明病加在演員身上,讓每個角色變得更立體。」

吳慷仁不忘補充:「《憤怒的菩薩》不像《名偵探柯南》的真相只有一個,故事裡包含某種時代的原罪,每個人揹負的心情不同。」乍看之下,《憤怒的菩薩》只是單純的推理劇,實際上卻充滿原著作者陳舜臣的生命經驗及當年的時代背景,讓吳慷仁拍完後特別有感觸。

更新時間|2018.08.17 18: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