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便當】邊緣人想交朋友 氣球折到世界冠軍

文|鄭進耀    攝影|王漢順
宋俊霖的樓上備有簡單的攝影棚,這天他在自己的影棚現場折出一頂編織帽氣球,這也是他自學的第一個作品。

25歲的宋俊霖午餐有筍片、蕃茄、芹菜、炒蛋,所有的菜配色得宜,像是一幅畫。這是他媽媽做的,媽媽是退休的國小美術老師,做菜猶如做畫,這也影響了宋俊霖:「我從小就愛畫畫,後來雖然沒念美術系,但當兵畫的水墨畫得到國軍金像獎第一名。」說起來,他的工作也像午餐的菜一樣繽紛,他是專業氣球藝術家,今年剛得到由知名氣球公司Qualatex舉辦的全球創意氣球大賽第一名。

宋俊霖的午餐是媽媽準備的,媽媽是小學美術老師退休,作菜如作畫。

氣球公司指定海軍藍色,參賽者以這個顏色的氣球做創作,宋俊霖的作品是一隻巨大的藍鯨,為什麼選擇鯨魚?「通常我不太會刻意談政治,但有人問,我還是會說,那個是台灣獨立旗幟上的鯨魚,從那裡得到的靈感。」他畢業於台北教育大學數位科技設計學系,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他也熱血到場支持。

他說自己從小反骨,反權威,跟老師不合:「國中遇到不公平的事,我會直接寫在聯絡簿上說老師不對,老師很生氣把聯絡簿甩在桌上,有時還被他甩巴掌。」他的青春期過得不愉快,那個不愉快不只是反抗權威而已,更多是來自同儕。

「我人緣很不好,同學都討厭我…,我學了很多才藝想跟他們交朋友。」他國中玩魔術方塊、玩轉筆(用一種特製的筆在手上玩各種旋轉的姿勢)、跳街舞,學會這麼多才藝,雖然交到幾個朋友了,但大家對他的印象仍是:「很有才華,但不太好相處。」有時打籃球分組,稍微的語言不快,他就跟人打架了。

上了大學,人際困擾依舊:「可能是我說話比較直接,跟人吵完架,又拉不下臉跟人家和好。」系上各種分組活動,他永遠落單:「課堂上的分組報告,我一定都是跟外系同學一組。」大學生呼朋引伴吃午餐的狀況,很少發生在他的身上:「畢業旅行有人問我要不要去?我回說,去了,也沒人要跟我玩,還是算了吧。」他不想提被排擠的細節,只說自己也有錯:「ptt上黑特國北都有人上去罵我了…那時候很不開心,每天都不想去上課。」

人際的挫折,他把精力發洩在社團活動上,大學4年,他總共參加了14個社團,每個社團都盡心盡力經營。大二那年,他因為玩魔術,接觸到氣球:「我小時候,拿過一個氣球折的貴賓狗,我很好奇怎麼折,拆開來看,卻怎麼都折不回去,社團活動突然知道怎麼折了,我就很投入。」

他看YouTube研究折氣球技巧:「我買了一堆長條氣球在宿舍折,室友受不了氣球摩擦的聲音,我就一個人在交誼廳,那裡沒冷氣,熱死了。」他第一個複雜的作品是一頂編織帽,他在我們面前重現當年的帽子,現在5分鐘可以折完的作品,當時卻花了好幾天研究:「折出來,我很高興拍照紀念,戴著走來走去。」但總是一個人,會寂寞嗎?「開玩笑,怎麼會呢?我的IG一po就有多少人按讚啊。」他說人緣不好的困擾就上ptt八卦版po 些廢文,在下方的推文與噓文之間,自己的困擾就在嬉笑怒罵中消散,比上輔導室還有用。

氣球作品壽命只有7天,他每天練習,折出來便拍照建檔,電腦裡滿滿是各種氣球照片,他每天上網觀察各種折氣球的方法:「玩魔術方塊、轉筆都跟折氣球很像,都有很多公式,我會把那些公式分類,記在腦中的資料庫裡。」他現在折氣球完全不需事先繪圖,折法、圖案就完全在腦子裡了。

宋俊霖桌上擺著一塊消風萎縮的氣球:「日本有人用這種消風的氣球重新編織成衣服。」他現在不只折氣球,還思考氣球的其他可能:「賺錢不是我折氣球最大的樂趣,而是挑戰各種別人沒做過的作品。」氣球已經不只是氣球了。他住家的樓上是一個簡單的影棚,專門幫氣球拍照:「我覺得,我還是一個人折氣球比較快樂。」他折氣球折出知名度了,各種大型儀式場合找他佈置:「前陣子,有人跟我訂作氣球蓮花,好像是做殯葬的。」最近則是到飯店大廳編織一個4米高的氣球鯨魚。

大學時,曾為了人際困擾找上輔導中心,也曾買「如何讓人緣變好」的書研究:「我現在看開了,人緣不可能變好了。」他靠折氣球,接個人訂單、開氣球課程、做場地佈置,收入好過一般上班族,「還好我會氣球,不必上班,不然辦公室相處也許還會出問題。」

更新時間|2018.08.14 03:46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