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8.20 22:59

【李屏賓專訪三】拍片時不隨便跑廁所 用日光燈也能成就經典

文|黃文鉅    攝影|王漢順    影音|梁莉苓 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2017台北電影節「國際新導演競賽」頒獎典禮,主席李屏賓(右)和導演侯孝賢(中)上台頒獎。
2017台北電影節「國際新導演競賽」頒獎典禮,主席李屏賓(右)和導演侯孝賢(中)上台頒獎。

香港片場以鐘點計費,跑一趟廁所回來,要重新打燈,耽誤進度又耗成本,他因此養成不隨便跑廁所的習慣。為了怕腦筋遲鈍,他三餐不敢吃飽,天冷不敢穿暖。香港人拍電影天馬行空,有困難不逃避,反而加重挑戰,他每日緊張兮兮,花比別人多一倍的精力學習,終於練得文武兼備。

「我在台灣拍藝術片居多,來香港才學拍動作片,動作片攝影師要跟演員一起武打,但沒人教我,如何手拿機器快速移動又不抖。試戲時我仔細看,發現用小碎步跟拍,比較不抖。香港很現實,我沒地緣也沒人際關係,萬一被換掉,路就斷了,於是我壓迫自己一定要超越自己,一次都不能失誤。人生有時候連一次都不能錯,錯了就再也回不來。」

那年代港台不太互通,獨在異鄉為異客,很是孤獨。「那種失落感,讓我常常不想起床,一起床就要面對今天,很不想去現場,現場沒一天好過。其實很矛盾,我希望人家找我拍片,但沒有導演是請你去輕輕鬆鬆交朋友,他們是要你拚命啊!」

 

尋光影 找麻煩求生

為了精進美學造詣,他靠欣賞國畫大師李可染、傅抱石的水墨畫,以及收藏古董瓷器來「養眼」。水墨畫以黑白表現情緒,明暗刻劃細節,瓷器有精緻又考究的工藝線條,耳濡目染久了,上乘的光影和花色會主動打招呼。「這對我影響在哪?有時候拍東西只拍一個大氛圍,容易忽略細節,所以我也渴望追求這種細節。我把這套技術挪用到攝影,一開始,很多人覺得我是外行人,嫌我不懂光,又不懂得用燈,其實我有用,只是把黑也運用在其中。」

在教養院養成獨立早熟的性格,在香港搏命求生培育出處變不驚的意志力,至今,他仍不斷給自己出難題,從嚴苛裡求新求變,比如用日光片拍夜景、挑戰失焦鏡頭,或把傳統濾鏡層層加疊,配出新顏色。

2016年,李屏賓拍攝的電影《長江圖》(楊超導演),獲得第66屆柏林影展傑出藝術貢獻(攝影)銀熊獎。(東方IC)
2016年,李屏賓拍攝的電影《長江圖》(楊超導演),獲得第66屆柏林影展傑出藝術貢獻(攝影)銀熊獎。(東方IC)

「2000年左右,很多學生畢業以後說沒錢、沒設備,我就跟侯導說不用專業的燈,看可不可以拍?我們用日光燈,60瓦、100瓦的燈泡也拍了3、4部電影,從《千禧曼波》到《紅氣球》吧。那時也是一種挑戰,我們已經很少燈,為什麼還有人說他們器材不夠?這也是一種激發,在激發裡面就會產生一種不一樣的鬥志跟呈現。」這種自找麻煩的性格,很像是俠客中的「獨孤求敗」。

1998年,老婆為了兒女的教育,決定搬回洛杉磯,他無法拒絕。那時,他已得了2座金馬獎,小有名氣,搬去美國,長途電話貴,誰敢打來談劇本?「等於人生被迫重新開始,我痛苦地思考,要想辦法繼續做我喜歡的電影,還是換職業?」

往下繼續閱讀

他每年生日幾乎在工作中度過,有時還忘記老婆的生日。家像旅館,一年好幾個月在外奔波,跟家人聚少離多,他心中填充著虧欠。自身成長欠缺父愛,如今也不得不在兒女成長過程中缺席。記得兒子5歲時,在家中看電視,瞧見李屏賓上台領金馬獎,一氣之下竟然關掉電視。

更新時間|2018.08.20 07:5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