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8.21 13:37

【李屏賓專訪四】心疼母親每提起必落淚 出差總轉機台北探望母親

文|黃文鉅    攝影|王漢順    影音|梁莉苓 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大家習慣叫他「賓哥」,但李屏賓本人沒什麼架子,訪談完,被我們拖著跑上跑下拍照,態度不卑不亢,平易近人。
大家習慣叫他「賓哥」,但李屏賓本人沒什麼架子,訪談完,被我們拖著跑上跑下拍照,態度不卑不亢,平易近人。

他對家人的回饋是逆來順受,即便對美學如此執著,居家裝潢卻不干涉。「生活嘛,還是別讓家人麻煩,舒適比較重要。我工作一去2、3個月,他們長時間住在那裡,我不能要求太多,讓人家去痛苦。」從10歲入教養院,冒險已鳴槍,他始終在迢迢險路上奔跑,停不下來,也不敢停。顛沛流離成了一種內傷,也成了信仰。

在美國,他待業了4、5個月,第一通電話是張艾嘉。「我心想一定要拍好,拍不好誰敢找我!眼前沒退路了,要破釜沉舟,沒想到當時拍的幾部片《心動》《海上花》《花樣年華》《千禧曼波》等都離經典不遠,且類型全不一樣。」

2000年,拍攝王家衛《花樣年華》,替李屏賓帶來了電影生涯的高峰,本片奪下海內外多項最佳攝影獎,包括金馬獎、坎城影展、亞太影展等等。(翻攝網路)
2000年,拍攝王家衛《花樣年華》,替李屏賓帶來了電影生涯的高峰,本片奪下海內外多項最佳攝影獎,包括金馬獎、坎城影展、亞太影展等等。(翻攝網路)

 

男兒淚 哽咽愛難言

除了妻小,生命中他最放不下的人,是母親。導演姜秀瓊說:「賓哥很心疼母親,每次提起,他就會流露出最脆弱柔軟那一面。」某次訪談,他甚至傷心激動得落淚,這一幕後來因為種種考量沒被剪進去。

2001年,《花樣年華》奪下金馬獎最佳攝影,上台致詞時,李屏賓說:「我母親在她花樣年華的時候,為了撫養我們幾個孩子,一直守寡至今。我今年已經47歲了,母親也老了,所以我要在這邊把《花樣年華》的獎獻給我的母親。」2007年,他去挪威領獎,邀請80歲的母親同行。李屏賓說:「我只是想讓媽媽看到我在幹什麼,讓她寬慰一下,畢竟她的感受肯定會比我更重。」

不論跋涉到地球多遠的地方,不論得了再多大獎,李屏賓(左一)內心仍有個地方,牽掛著母親。(李屏賓提供)
不論跋涉到地球多遠的地方,不論得了再多大獎,李屏賓(左一)內心仍有個地方,牽掛著母親。(李屏賓提供)

母親今年92歲,近2年身體有些癱瘓。年少時,李屏賓每天從中影下了班,會繞進母親房間聊聊天,如今長住國外,每隔幾天打電話跟母親日常對話,已是習慣。每次出差,他常刻意轉機經過台北,其實是希望多看母親一眼。這幾年,兒子一回家,母親便忙著催促李屏賓離開,不忘說著:「生日每天都可以過啊」「過年每年都可以過啊」。她何嘗不願兒子多加停留,但她知道,遠方有妻小在等待著他,她心疼媳婦、孫子遠勝自己。

往下繼續閱讀

我問眼前的彪形大漢,有跟母親說過「我愛妳」嗎?李屏賓一副低沉有男人味的嗓子,隱隱哽咽顫抖著:「我們母子是那種迂迴、含蓄的愛,我從來不會說『媽,我愛妳啊!』但我記得,當年《策馬入林》得了獎,我沒去現場,消息傳回來,我有抱著她,那好像是第一次吧,感覺距離一下子拉近。後來有時候要離家了,我捨不得,就會走過去抱抱她啊什麼的。」只見他眼角泛起了潮騷,但始終沒讓淚滴下來。

更新時間|2018.08.21 13:3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