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08.26 05:04

【全文】多元文化策略打造 陳光憲效率造就蘇州交響樂團

文|祁玲    攝影|蕭志傑
陳光憲以不到1年的時間創建了蘇州交響樂團,目前也擔任團長。
陳光憲以不到1年的時間創建了蘇州交響樂團,目前也擔任團長。

由蘇州市和蘇州工業園區合力組建的蘇州交響樂團,日前首度來台演出。該團73名成員,平均年齡30歲,來自19個國家或地區是最大特色。

這支多國聯軍的職業交響樂團,從籌備到正式成立不到1年,除了當地政府支持,也有賴靈魂人物、團長陳光憲的執行效率。他大規模招募海外團員,推行樂器私有化和同工同酬。接下來,他計畫打通蘇州大學音樂學院和樂團的溝通管道,為雙方搭起人才交流的平台。

靈魂團長 陳光憲
  • 1954年11月12日生於上海
  • 學歷:1980年至1984年上海音樂學院管弦系畢業
  • 經歷:現任中國交響樂發展基金會理事長、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蘇州交響樂團團長、國家一級演奏員

2016年4月,蘇州市政府找上當時陳光憲,請他寫一份交響樂團的創建企劃書。陳光憲交出企劃書,兩週後就得到回覆。「他們說可以按照我寫的,唯一條件是,當年12月就要辦一場新年音樂會。」陳光憲不負眾望,在8個月內籌組完成,蘇州交響樂團的首場音樂會,還邀請重量級德國小提琴名家安蘇菲慕特( Anne-Sophie Mutter)合作演出。

蘇州交響樂團日前首度來台,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德布西和拉威爾的作品。
蘇州交響樂團日前首度來台,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德布西和拉威爾的作品。

按照陳光憲的設定,蘇州交響樂團每年的經費是人民幣6千多萬元(約新台幣2億7千萬元)。編制上,他首先成立60人左右的小雙管,今年底前則希望擴增至80人的小三管,因此經費也增加至人民幣7千萬元(約新台幣3億2千萬元),「不算太多。」他說。

蘇州交響樂團的首場音樂會邀請到德國知名小提琴家安蘇菲慕特同台演出。(東方IC)
蘇州交響樂團的首場音樂會邀請到德國知名小提琴家安蘇菲慕特同台演出。(東方IC)

 

陳光憲要求新的音樂廳,蘇州市政府二話不說邀請日本建築聲學大師豐田泰久,把蘇州文化藝術中心的展覽館改造成「金雞湖音樂廳」,成為蘇州藝術地標。

陳光憲也要求打造一個新的音樂廳,讓樂團有排練和演出的場所。蘇州市政府二話不說,邀請打造美國洛杉磯迪士尼廳、東京三多利音樂廳的日本建築聲學大師豐田泰久,把蘇州文化藝術中心裡的一個展覽館,改造成可容納508個座位的「金雞湖音樂廳」,成為蘇州嶄新的藝術地標。

蘇州文化藝術中心是蘇州的藝術地標,內部除了有金雞湖音樂廳,還有影城和美術館。
蘇州文化藝術中心是蘇州的藝術地標,內部除了有金雞湖音樂廳,還有影城和美術館。

蘇州交響樂團得天獨厚,原因是有個「富爸爸」。2017年蘇州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的資料顯示,蘇州人均GDP為人民幣16萬2千7百元(約新台幣73萬8千元)。根據「中國產業訊息網」預估,今年還將增至人民幣17萬4千5百元(約新台幣79萬元),屆時蘇州人均GDP將排名中國第6位。

日本建築聲學大師豐田泰久的作品遍布世界各地,金雞湖音樂廳也是由他操刀設計。(東方IC)
日本建築聲學大師豐田泰久的作品遍布世界各地,金雞湖音樂廳也是由他操刀設計。(東方IC)

雖然擁有充裕經費和先進硬體設備,陳光憲不諱言,當時蘇州市政府要他建立一支職業交響樂團,招募人員還是有難度的,才有向海外徵選的構想。他表示,大陸音樂學院培養出來的學生較重視獨奏,缺乏室內樂和樂隊的合作經驗,因此無法勝任樂團首席,或成為能起骨幹作用的人。「若這些人多了,就會像學生樂團,而不是職業樂團。」

另一個問題在於,要成立全新的職業樂團,陳光憲勢必要跟上海或中國交響樂團挖人,「但我身兼中國交響樂發展基金會的理事長,不能做這個事。不但不能挖,還規定所有上海來考的,一律不錄取。」

首席指揮許忠精通多種語言,帶領來自19個國家或地區的團員游刃有餘。
首席指揮許忠精通多種語言,帶領來自19個國家或地區的團員游刃有餘。

由於時間緊迫,他和大陸旅法音樂家、現任蘇州交響樂團首席指揮許忠,展開海外招募團員計畫。很多外國人不知道蘇州位於何處,他們除了在上海、北京徵選,也透過人脈,在巴黎、美國和韓國設點,讓世界各地的音樂家飛去考試。來自台灣、現任蘇州交響樂團低音提琴副首席的張富淳便是在韓國應考獲選。

 

多元文化對交響樂團有加分效果,是互相學習的過程,全世界大部分交響樂團的成員組成都來自各地。

蘇州交響樂團目前有64%是外國人,陳光憲說:「 多元文化對交響樂團有加分效果,是互相學習的過程。全世界大部分交響樂團的成員組成都來自各地,中國其他交響樂團也有外國成員,只是比例沒那麼高。」

高比例的西方面孔,讓蘇州交響樂團乍看不像來自亞洲。本月初,陳光憲率領該團來台,飛機上有人好奇:「這是什麼樂團?」得知來自蘇州,不禁狐疑:「怎麼那麼多外國人?」這和樂團成立之初、當地人的反應如出一轍:「這哪是蘇州交響樂團?根本就是外國的樂團。」如此反而勾起民眾的好奇心,吸引他們去聽音樂會。

管理方面,陳光憲表示,音樂是共通的語言,所以問題不大。許忠排練時以英語為主,團員有英語不通的,他就說法語和義大利語,或由其他團員協助翻譯。成團至今,僅少數人短暫停留就離開,考量的是生涯規劃, 「有些人覺得蘇州小,只有一個交響樂團。不像上海、北京有很多音樂學院,演出機會和文化活動也多。」

蘇州交響樂團的團員分別來自不同國家或地區,豎琴首席Jessica Michelle Fotinos便是澳洲人。
蘇州交響樂團的團員分別來自不同國家或地區,豎琴首席Jessica Michelle Fotinos便是澳洲人。

蘇州交響樂團團員的薪水比上海交響樂團高一些,且採固定薪資、同工同酬制,「外國人薪水不會比較高。」

陳光憲表示,部分大陸的交響樂團除了本薪,會依演出和排練次數額外支付加給,但藝術家不適合類似論件計酬的模式。為顧及尊嚴,他決定採取固定薪資,也可避免團員因排練費用低、寧可接外快的情形。

至於同工同酬,陳光憲解釋,他擔任上海交響樂團團長期間,有陣子因該團管樂的水準比較差,當地政府決定聘用外國團員,並負擔住宿和月薪2千美元,「不算多,但當時演職員薪水只有人民幣2千元。」薪水高的人吹錯時,薪水低的人就會抱怨。為此陳光憲改革了薪資制度,「不管什麼人,只要坐這個位子,就領這個薪資。」

金雞湖音樂廳是蘇州交響樂團演出和排練的場所,可容納約508個座位。
金雞湖音樂廳是蘇州交響樂團演出和排練的場所,可容納約508個座位。

 

陳光憲在蘇州交響樂團比照世界各地,推動樂器私有化,是大陸首開先例的樂團。

陳光憲在蘇州交響樂團還比照世界各地,推動樂器私有化,是大陸首開先例的樂團。他說:「過去所有樂團的樂器都是政府出資,會有弊端。一是樂器不可能很好,二是團員會不太愛惜公物,三是政府得投入一大筆錢買樂器,之後還要維修。」

來自台灣的張富淳2年前在韓國應考獲選,如今是蘇州交響樂團低音提琴副首席。
來自台灣的張富淳2年前在韓國應考獲選,如今是蘇州交響樂團低音提琴副首席。

他徵選團員時就開出「自備樂器」條件,只有大型低音提琴和打擊樂器由樂團提供。「我會組專家來審查,看樂器是否合格、能否與樂團匹配。審核過關者,我就每個月發人民幣2千元(約新台幣9千元)樂器補貼。」如此一來團員高興,團方也省下可觀的維修管理費用,是雙贏做法。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創團之初,陳光憲期望蘇州交響樂團能做出自己的特色。在他規劃下,每年除了安排音樂季內容,也重視音樂教育的普及推廣、安排巡演活動,今年已造訪星馬、台灣和日本等地。他們也將於11月舉辦以蘇州為主題的作曲競賽和委約作品音樂會,屆時將有來自世界各地的8位作曲家,創作以蘇州為題材的曲子。

更新時間|2018.08.22 08: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