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31 22:09

俄國洞穴驚見遺骸 竟是5萬年前的「混血兒」

文|DeepTech深科技    攝影|DeepTech深科技
被發現的遠古骨骸。(翻攝自Brown, S. et al/CC BY 4.0)
被發現的遠古骨骸。(翻攝自Brown, S. et al/CC BY 4.0)

最近,俄國某洞穴發現了一片不同尋常的殘骸,研究人員發現它的主人竟是一個「混血兒」,父親是丹尼索瓦人(Denisovan),而母親則是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這是迄今為止發現最早的人類「雜交」事件,因此這個發現可能是考古界今年最大的新聞了。

德國的馬克斯普朗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Viviane Slon說:「我一開始真的是不敢相信!」

這個非同尋常的發現說明遠古時期人種「雜交」可能比我們猜測的要頻繁地多,當然這也有可能純粹是一個偶然事件。它甚至提示我們,處於瀕臨滅絕狀態的尼安德塔人種可能不曾滅絕,而是被現代人類「吸納了」。

在史前時代,現代人類的祖先至少和其他2種遠古人種進行了「雜交」,即尼安德塔人和神祕的丹尼索瓦人。有關後者的蹤跡目前發現較少,只在俄國的洞穴發現過他們的骨骸和牙齒碎片。另外,尼安德塔人和丹尼索瓦人互相之間也存在「雜交」現象,而後者還攜帶了來自未知人種的基因。

事實上,在遠古時代,這種「雜交」事件照理說應是非常罕見的。德國圖賓根大學的Katerina Harvati-Papatheodorou認為,找到這種人類歷史上的第一代「混血兒」的概率是極低的。

 

一片殘骸

在幾年前,考古學家曾在丹尼索瓦洞穴發現一塊9萬年前的殘骸。接著,牛津大學Samantha Brown通過檢測骨頭內保存完整的蛋白質認定骨頭的主人是遠古人類。她們團隊將其取名為「Denny」。根據骨骼的結構,Denny大約在13歲時去世。

Slon和她的同事們通過分析Denny的基因,在認定Denny性別為女性的同時發現她有著非同一般的血統:她的每對染色體中,一條來自丹尼索瓦人,另一條則來自尼安德塔人,並且兩條染色體互相交叉得很少。因此Denny是2個不同人種之間「雜交」的後代。

混血兒Denisova11的DNA譜系來源(來源:Nature)
混血兒Denisova11的DNA譜系來源(來源:Nature)

Denny線粒體的DNA與尼安德塔人一致,因此她的母親是尼安德塔人,她的父親則是丹尼索瓦人。

這個發現得到了許多專家的認可。其中英國倫敦法蘭西斯克裡克研究所的Pontus Skoglund對此評論:「這個發現的論據非常充足,可以說是沒有其他不確定性了。」

Harvati-Papatheodorou說,Denny是一個謎,因為我們對她的瞭解全建立在一片殘骸上,我們並不知道她的日常生活,她的活動情況,她的身體狀態等。

 

自由繁衍

迄今為止,一共有23位古人類的基因組已經被測序。在這23位中Denny不是唯一一位擁有不同血統的人。另外一位是被稱為「Oase 1」的現代人類,3萬7千年前生活在現在的羅馬尼亞地區。往前數4到6代,他的祖先曾有一位是尼安德塔人。

馬克斯普朗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的Svante Pääbo說,如果「雜交」很少見,我們就不會這麼容易找到這些個體。「這表明這些不同的人種在相遇時,相互之間充滿了自由。」

尼安德塔人和丹尼索瓦人地理位置分佈狀況(來源:Nature)
尼安德塔人和丹尼索瓦人地理位置分佈狀況(來源:Nature)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尼安德塔人和丹尼索瓦人持續「雜交」。Pääbo說,他們的基因組顯示他們是“非常不同的群體”。他們控制著不同的領土——尼安德塔人在歐洲,丹尼索瓦人在東亞。然後,他們偶爾會在邊界相遇,也許丹尼索瓦洞穴就是“他們相遇的一個獨特地點,並且他們彼此之間沒有任何偏見”。

「目前,越來越多證據表明,不同人種之間的『雜交』比我們以前認為得更為頻繁」Harvati-Papatheodorou說,「古人類聚居的群體非常小,在嚴重的災害或其他致命環境中很容易遭遇滅絕,因此『雜交』可能是尋找配偶的好方法。」

Pääbo認為,在現代人類從非洲擴展到歐洲和亞洲的過程中,也會經常有和尼安德塔人和丹尼索瓦人「雜交」的發生,而這可能就是這些人種消失的原因。「尼安德塔人和丹尼索瓦人可能不是由於自然災害因素而滅絕,而是已經被現代人類所吸納。」

普林斯頓大學的Joshua Akey說,目前這只是一種猜測,還不能確定。「雖然這項研究反映的思想與同化一致,但並不排除更複雜的因素,如競爭。」

參考:

更新時間|2018.08.27 10:0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