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08.30 10:00

從紀錄片聚焦父子情 楊力州50年來沒說愛

【探照鏡】

文|高睿希    攝影|李鍾泉 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導演楊力州從小對布袋戲懷有濃厚情感,還會自己做布偶玩耍。
導演楊力州從小對布袋戲懷有濃厚情感,還會自己做布偶玩耍。

歷經10年打磨,導演楊力州推出紀錄片《紅盒子》,讓觀眾看到布袋戲的興衰變遷,也聚焦國寶藝師陳錫煌與他大名鼎鼎的父親李天祿之間的情感,拍攝時楊力州不斷反思自身與父親多年來的情結,受訪時坦言50年來,從未對父親說過「我愛你」。

楊力州本來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名畫家,因為這是父親一直期望他做的事。楊力州的父親原本是自耕農,為了給孩子更好的生活,楊父舉家遷到新北,改做電銲工,並栽培楊力州學畫。

儘管貴為國寶級藝師,陳錫煌一生都活在父親李天祿的光環下,對父親有著難以言說的複雜情感。
儘管貴為國寶級藝師,陳錫煌一生都活在父親李天祿的光環下,對父親有著難以言說的複雜情感。

 

捨棄父夢想 轉行當導演

「別的小孩幼稚園是拿彩色筆塗鴉,但我已經開始拿炭筆素描,畫的還是羅斯福總統的頭像。」高中就讀復興美工,父親開始帶著他四處拜名師,希望兒子能完成他的夢想,退伍後楊力州返回母校教繪畫,一邊教書一邊想著這一生該不會就這樣下去了?結果在30歲改變命運,跑去南藝大念音像紀錄研究所,他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電影,一心只想逃走。

楊力州後來轉行當導演,沒有鬧家庭革命,但父親表情就是充滿著失望。這些年來他和父親總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距離感,「我拍過一個電信廣告,要大家對著父母把愛說出來,我其實是最做不到的那一個。」但這樣的傷感,在拍攝《紅盒子》時,楊力州終於獲得釋放。

陳錫煌是台灣唯一獲得文化部「重要傳統藝術布袋戲類保存者」「古典布袋戲偶衣飾盔帽道具製作技術保存者」肯定的布袋戲操偶師。(翻攝自金馬影展官網)
陳錫煌是台灣唯一獲得文化部「重要傳統藝術布袋戲類保存者」「古典布袋戲偶衣飾盔帽道具製作技術保存者」肯定的布袋戲操偶師。(翻攝自金馬影展官網)

「我跟著陳錫煌師傅的這10年來,發現他跟父親李天祿之間的愛很壓抑,但他不想碰觸。」有天楊力州把陳錫煌關在攝影棚,要他對著鏡頭向父親說話,結果他沉默30秒,只說一句:「爸爸,人家都說你是好人。」接著陳錫煌又沉默了,他說不曉得要跟爸爸說什麼。

《紅盒子》內容著重在傳統布袋戲沒落現狀,同時也拍攝陳錫煌精湛的技藝。
《紅盒子》內容著重在傳統布袋戲沒落現狀,同時也拍攝陳錫煌精湛的技藝。

 

長年距離感 愛包容一切

面對陳錫煌的反應,楊力州很震撼,他突然了解到自己與父親長年的距離感,不是因為不愛,而是由於太愛,儘管這份愛夾雜著埋怨、無奈與不平衡,但因為愛著,所以算了。

紀錄片《紅盒子》不只描述布袋戲興衰,也帶出了陳錫煌(右)和父親李天祿之間的親情。(翻攝自金馬影展官網)
紀錄片《紅盒子》不只描述布袋戲興衰,也帶出了陳錫煌(右)和父親李天祿之間的親情。(翻攝自金馬影展官網)

訪問到最後,我問他現在是否願意對父親說愛?楊力州大笑:「還是不敢啦!」但他透露有次無意間聽到女兒在客廳對父親說:「爺爺我愛你!」而他父親則熱情回應:「爺爺也好愛妳呦!」楊力州很羨慕自己的女兒,他笑說自己相信,那也是爸爸要對他說的話。

更新時間|2018.08.27 13: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