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9.06 23:00

【心內話】綑綁像擁抱

文|陳又津    攝影|王漢順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狐狸接觸繩縛十多年,受訪這天,她特地穿上浴衣,把自己綁起來,表演「自縛吊」。
狐狸接觸繩縛十多年,受訪這天,她特地穿上浴衣,把自己綁起來,表演「自縛吊」。

大學時,經由友人介紹,我第一次參加繩縛分享會。活動大概3、4個小時,繩師帶模特兒上台,示範半小時。大家分段練習,有人有問題就停下來,教學過程有點像打中國結。我在網路上看BDSM(泛指與「虐戀」相關的人類性行為模式)的資訊很久了,那天終於摸到SM(施虐與受虐)的麻繩,好興奮、好開心。後來我慢慢記套路,變成綁人的人,其實繩縛不見得要脫衣服,但也有人覺得脫衣服自在,可以自己決定。

我1個月參加1次聚會,綁熟人,也綁陌生人。被綁的痕跡大多1小時內就消失,也可能瘀青或破皮,但我會用衣服遮住。對我而言,繩子是手的延伸,1個人綁和被綁的時候,2個人的身體貼近像在擁抱。我通常扮演BDSM中的S(sadism,施虐),掌握主導權,比較有安全感。如果被打,你不知道對方下一秒要做什麼。

我跟前男友高中開始交往,通常是他決定吃什麼、去哪裡玩,我都沒意見。接觸繩縛後,我跟他的溝通尺度變大了,可以跟他討論他喜歡的女優、巨乳、姿勢等話題。但他對BDSM沒興趣,我覺得很挫折,問他我可以找別人練習嗎?他勉強答應了,但說他不想知道太多。我會找一個氣氛比較輕鬆的時刻,像是散步時,說我去了什麼地方,綁了男生或女生。但不管我怎麼說,他都不想被我綁,有一次,他被我盧到不行,攤成大字形躺在床上,我根本無法綁,只好放棄。

狐狸會根據客戶需求,親手製作散尾鞭,鞭打時能發出清脆的聲響。(狐狸提供)
狐狸會根據客戶需求,親手製作散尾鞭,鞭打時能發出清脆的聲響。(狐狸提供)

讀研究所時,男友帶我回家見父母,他們家很傳統,會要求女生幫忙夾菜、洗碗和遞東西,他們為什麼要讓第一次來家裡的人,幫忙添飯收桌面?我覺得很噁心。如果他有意處理這狀況,比如搬出來住或跟我好好溝通,我們其實能繼續。有一次約會結束,他開車送我回家,直接坦白對我說,他還是比較在意家人的感受,「撐不下去了,我們再見吧。」11年的感情就這樣結束了。

失戀後,我情緒低落了2年,除了工作都不出門,後來我參加課程、約人表演,才有了出門動力。現在我沒有固定的繩伴,但聚會時就可以綁人了。繩伴間很需要溝通,比如有人柔軟度不好,我會跟他討論,是不是坐在椅子上綁比較舒服。被綁的人如果反應:「我今天不舒服。」繩伴不該直接認錯,「對不起」3個字太簡單了,我們要釐清是氣氛、繩結出錯?或身體有什麼狀況?在BDSM裡,我找到比過去親密關係更深一層的溝通。

狐狸,34歲,學生,台北

更新時間|2018.11.06 08: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