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09.07 15:21

【馬欣專欄】宮鬥劇的魅力在哪裡?《如懿傳》為何比《延禧攻略》吃虧?

文|馬欣
《延禧攻略》與《如懿傳》都以乾隆後宮為故事背景,一前一後接連推出,一定會被拿來比較。(愛奇藝提供)
《延禧攻略》與《如懿傳》都以乾隆後宮為故事背景,一前一後接連推出,一定會被拿來比較。(愛奇藝提供)

宮鬥劇畢竟不是藝術片,是不容許女主角是輸家的。女性觀眾愛看的部分原因是女主角都具有報復型的女王蜂特質,而如今仍在上演的《如懿傳》則不相同,它是在演人(包括皇上)是如何被環境消磨掉本性的,是更為陰森的網羅,但女主角仍有初戀之心,這輸家特質恰恰挑戰了過往宮鬥劇的贏面。

宮鬥劇充滿電玩打怪魅力

近期人們總說《如懿傳》吃虧,但至今熱度還沒延燒起來。不是《如懿傳》比《延禧攻略》晚上檔的關係,也並不全然是周迅的少女裝扮太勉強。如今的「宮鬥劇」之所以有它特殊的癒療效果,是因為女主角的戰力指數夠強,即使一時吃了敗戰,簡直如電玩人物可以隨時補血或生出新的武器寶物(比方癡情工具人)翻身後再戰。

宮鬥劇玩的是快意恩仇,角色的洞燭先機,設定在一個遠古密閉空間中,不斷地激戰與破關。

《延禧攻略》的魏瓔珞(中)戰力指數超強,癡心守護她的富察傅恆(右),無怨無悔提供助力。(愛奇藝提供)
《延禧攻略》的魏瓔珞(中)戰力指數超強,癡心守護她的富察傅恆(右),無怨無悔提供助力。(愛奇藝提供)

 

打破亞洲劇的女主角通常以憨傻為美德

這從《甄嬛傳》就開始了,也是在《甄嬛傳》之前未開發的藍海商機(除了《武則天》外,女主角多是賢良淑德之後等死之輩)。一般無論古裝還是時裝劇女主角走的都是莫名的好運,彷彿傻白甜等自有天佑。

這20年來,除了歐美與少數日本劇,亞洲充滿了上輩子做了好事的笨蛋女主角,但從《甄嬛傳》開始,人們(或是女性觀眾)才能喜見一個可以玩鬥智、耍陰狠,但不忘風雅與風情的萬能女子出現(死不了的指數簡直直逼日漫生化人),終於不是萬年笨女或是憑藉小幸運當家的芭樂劇,讓宮鬥劇尚未推出,就讓人引頸期盼,這次女主會碰到什麼路數的勁敵,她如何讓自己生存下來。

不少人可以重看《甄嬛傳》許多次,並且從哪集看都可以看。(中天提供)
不少人可以重看《甄嬛傳》許多次,並且從哪集看都可以看。(中天提供)

 

不要想太多,宮鬥劇其實跟提升人生職場戰力沒有關係。

當然之前在《延禧攻略》大熱之際,我也看到幾則文青PO文表示宮鬥劇無疑是封建時代的女性產物,不解為何如今封建已過,仍然大熱。一來看劇太嚴肅有傷身體(畢竟我們也不是看寫實的《漢娜的遺言》),宮鬥劇即便如今美學做得好,不像時裝劇定色過艷,但它仍是一盆事不關己暖烘烘的爐火,用燈籠照著,那裏面誰生誰死,彷彿古時小鎮的人看大戲,台上哭哭啼啼,台下因為太遙遠,反而得到了距離上的安慰,紅燈照的只是暖暖的爐火,如洗衣機般運轉催眠,小人物只求營生,看誰被寵幸誰被鬥,只要燈下是明白熱鬧的,就是提供了舒服的安穩。

也因此不少人可以重看《甄嬛傳》許多次,並且從哪集看都可以看,那就只是戲台上的熱鬧,觀眾並不會因此得到各種新聞釣魚標裡說的「女性生存學」或是「職場生存術」,而是古人看武松打虎、貴妃醉酒等戲時,腦中空轉的安慰。

無論古今,女人都是同行。圖為《延禧攻略》的皇后與妃子們簇擁著太后。(愛奇藝提供)
無論古今,女人都是同行。圖為《延禧攻略》的皇后與妃子們簇擁著太后。(愛奇藝提供)

 

為何受歡迎?無論古今,女人都是「同行」

宮鬥劇訴諸的還是女性觀眾的心理,至於為何離開了封建時代還需要?因為就像張愛玲在《餘韻》一書提到的與她同行的作家蘇青,一句話講得明白:「同行相妒,似乎是不可能避免的,何況都是女人,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

要說對外貌的要求,以及外貌成功術,這時代也沒有多進步(甚至更極致),在父權標準下,女人永遠都有種必須迎合社會BOSS的心結(不管妳要不要跟這遊戲玩,都是清楚的),那就是「同行」,因此看著甄環或是魏瓔珞,妳知道她是譏笑同行,同時反報復著這個制度,這是基於「女王蜂」的心態,所以當成吐出怨氣的觀看是很自然的事情。

《延禧攻略》中由佘詩曼飾演的嫻妃,與《如懿傳》中周迅飾演的如懿是同一位歷史人物,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詮釋。(愛奇藝提供)
《延禧攻略》中由佘詩曼飾演的嫻妃,與《如懿傳》中周迅飾演的如懿是同一位歷史人物,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詮釋。(愛奇藝提供)

 

不愛帝王 但同行就是要爭

重要的是她們都不那麼愛那個帝王,至少有別的事情更重要。《延禧攻略》雖然像漫畫一樣打怪贏得年輕群眾支持,但找來歷史系的學生加入編劇團隊,因此脈絡考證上仍不致失了水準,幾個傳統祭典與細節都讓它這電玩結構有了實味。

但《如懿傳》不同,如懿讓人不適應的部分,其實不是周迅的容顏如何,而是她的真心與硬骨,讓看慣宮鬥劇的人需要時間適應,周迅在劇中飾演的嫻妃在被打入冷宮後(這都已經經過了20幾集了)才體認到宮中的生存術與反擊方法。

《如懿傳》中的周迅(右)是真的想跟霍建華飾演的皇上談一場戀愛。(愛奇藝提供)
《如懿傳》中的周迅(右)是真的想跟霍建華飾演的皇上談一場戀愛。(愛奇藝提供)

 

過時校花的情結放入紫禁城  是否也考驗了觀眾耐心?

宮鬥劇成功的部份是,皇上是個道具,女主角要取悅的是紫禁城的主人與那個制度,但嫻妃反其道而行。

這劇對嫻妃的人物設定,除非對愛情仍有嚮往的溫情觀眾,不然很難快速投入嫻妃角色設定裡,她在這宮中是真想跟皇上談一場戀愛的人,但又不若甄環知情識趣,也不是魏瓔珞欲擒故縱,排憂解悶。至今30幾集後與皇上的相處仍處於「身為過時校花」的木頭木腦,彷彿皇上相處是跟她報告「查案進度」,這觀眾難以同理,也讓如懿嫻妃這角色難以大紅。

當然論人生寫實,《如懿傳》將一個俏皮格格磨成一個逐漸失去愛的女人,看破紫禁城的假象,這些部分都是比較成人的,看紫禁城這森嚴如何磨掉人的心魂,如同看蟲放進罐中的實驗,以人性為出發,故事本身是好的,比魏瓔珞這人物有厚度,但它畢竟也非藝術大片,仍是擠滿肥皂劇套路的處理,所以感到矛盾。

固然小說不錯,但拍成劇的《如懿傳》既想完成通俗又想拍出藝術中人性的荒誕,看似是把自己絆住了,只能看著之後這「放錯地方」卻仍抱浪漫情懷的女人,如何在目前滿是套路與公式中,以周迅的演技本事,讓人同理她這滿載輸家特質的角色。

更新時間|2018.09.08 00: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