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18.09.20 23:00

【心內話】別讓目光灼傷人

文|陳怡靜    攝影|宋岱融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楚睿在高雄氣爆時重傷,當時59%2到3度灼傷的他,一度無法自主呼吸,在加護病房待了43天才轉入普通病房,那天正好是母親生日。
陳楚睿在高雄氣爆時重傷,當時59%2到3度灼傷的他,一度無法自主呼吸,在加護病房待了43天才轉入普通病房,那天正好是母親生日。

以前我很勢利,是一個只在乎自己的人,就是要做生意要賺錢。關心弱勢?沒有這件事,以前的我看不到社會弱勢,覺得弱勢就是拖垮社會。直到我變成這群人。

陳楚睿 28歲 高雄市 攝影師

4年前高雄氣爆那天,我是消防替代役,再一個多月就可以退伍。當時我們工作到一個段落,想休息一下,ㄅㄧㄤ的一聲就爆炸了。我騰空飛起來,很痛很痛,眼前柏油路整片掀起來,到處都是火、光和叫聲。柏油路面壓在我身上,我看見旁邊有個義消臉黑黑倒在那邊,但我無法管他,只想快點爬出深溝,愈爬手愈痛愈僵硬,我感覺到皮捲起來,開始黏在一起…。

陳楚睿的攝影作品,皆以燒燙傷患者為對象。(陳楚睿提供)
陳楚睿的攝影作品,皆以燒燙傷患者為對象。(陳楚睿提供)

我全身59%2到3度灼傷,在加護病房住了一個多月,之後又做了14次手術。每次換藥,得把黏在傷口上的紗布撕開,最痛苦的還不是這個,是醫生把組織液挖乾淨的過程。躺在病床上,光遠遠聽到藥車推過來的哐啷哐啷聲,整個人就開始發抖。就算痛到哭,手好僵硬,連想自己拿衛生紙擦眼淚,都沒有辦法。

從小,我會打籃球、彈鋼琴,高中時還擔任合唱團伴奏。我183公分高、看起來也斯文,出去逛街,小女孩會一直盯著我看,主動想跟我玩。但氣爆之後,好多眼光都改變了。像今天搭高鐵來跟妳見面,我才坐下來,隔壁的小朋友就說他要換位置。難過?還好,我習慣了,這就是我受傷後的日常。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習慣戴著口罩出門,把自己隱藏起來。直到有次去德國旅行,我跟德國人一起搭電梯,他們如常地跟我點頭打招呼,小女孩也自在地跟我聊天,好像我跟他們沒有兩樣。那時突然覺得,一個陌生人的眼光,真的會影響他人如何看待自己。

陳楚睿的攝影作品,皆以燒燙傷患者為對象。(陳楚睿提供)
陳楚睿的攝影作品,皆以燒燙傷患者為對象。(陳楚睿提供)

手術住院的時候,我每天躺在床上,有天看到電視廣告是籌募重症兒童學校。很奇怪,那是我以前不會注意到的事情,我還記得自己心裡想著:「咦,以前有這些廣告嗎?」我那時候才知道,不是沒有,只是我以前看不到。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去年,我開始拍攝跟我一樣的燒燙傷患者,包括高雄氣爆、化學灼傷、瓦斯氣爆、八仙塵爆等傷者,我把他們拍得很美,看著大家重新努力活著的方式,這世界好像就沒那麼討厭。我要開個展了,想用這些照片告訴大家,請不要用目光讓傷者再次被灼傷。

更新時間|2018.09.12 10:2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