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9.24 22:17

有雙重國籍者日本國籍自動失效  大阪直美明年將碰上「國籍大限」

文|查修傑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日裔美籍的大阪直美在美國網球公開賽擊敗小威,雙重國籍的她,明年將碰上「國籍大限」。(東方IC)
日裔美籍的大阪直美在美國網球公開賽擊敗小威,雙重國籍的她,明年將碰上「國籍大限」。(東方IC)

雙重國籍的問題在日本很隱諱,也很敏感,一個鮮明的例子,就是曾任日本民進黨黨魁蓮舫和內閣大臣的蓮舫,2016年在競選過程中被挖出同時擁有台灣和日本兩本護照,鬧得滿城風雨,甚至跨海惹來台灣媒體的關注。

蓮舫的爭議,最後以蓮舫本人主動申請放棄台灣國籍,當眾秀出戶籍資料,證明自己是單一國籍的日本人,才勉強畫下句點。但時隔兩年,日裔美籍的大阪直美在美國網球公開賽擊敗小威,接下金盃的那一刻,日本人一邊舉國歡騰,一邊又有人心底開始犯嘀咕:「她真的是『日本人』嗎?」

大阪直美在大阪出生,母親是日本人,父親是美國人,依據採「屬人主義」的日本國籍法,大阪直美是「日本人」本無疑義。但國籍法第11條第1節中又寫道:「日本國民若是取得他國國籍,將自動失去原有之日本國籍」。而根據亞洲時報的報導,任何擁有雙重國籍的日本人,都必須在20-22歲這兩年時間內,決定要要成為哪一個國家的國民,否則一旦年滿22歲,日本政府即依法有權剝奪其日本國籍。

而現年21歲的大阪直美,明年就將碰上這個「國籍大限」。

「日本政府通常不會積極處理國籍問題,也很少認真執行這項規定,」天普大學歷史系教授Jeff Kingston說。

依照Kingston教授手上的數據,日本現有大約90萬名雙重國籍者,這些人雖然沒有立即失去護照的危險,但卻活在隨即可能被剝奪身分的陰影中。因此包括Kingston教授在內的不少學者均主張,只承認單一國籍的政策是過去「大和民族」優越感下的產物,早已不合時宜,再加上日本人口老化的問題日益嚴重,當局未來勢必得要朝放寬規定,廣納外來人才的方向努力。

事實上,早在蓮舫國籍問題爆發的2016年,日本主要報紙每日新聞就曾公開呼籲重新檢討國籍法規定。今年3月,有8名被剝奪日本國籍的日本國民一同具狀告上法院,聲稱日本現行的國籍法,與憲法中所述:人民有追求幸福與移居他國的自由明顯相牴觸,有違憲之嫌,應與撤銷,並給予賠償。

原告之一的Nogawa,2001年在瑞士為了競標一項國防產業相關標案,申請入了瑞士籍,沒想到不久後便接獲日本政府通知,表示他已失去日本國籍,令他久久無法釋懷。

「我父母都是日本人,卻因為國籍法,莫名其妙就失去了日本籍,」Nogawa認為日本的國籍觀念已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這場官司將是漫長的抗爭,但為了日本下一代,我一定會抗爭到底,而且我相信我們會贏。」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資料來源:Asia Times, Japan Times

更新時間|2018.09.23 07:1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