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8.10.21 22:58

【釋昭慧番外篇】我跟你不一樣 佛教界網紅不怕霸凌

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昱弼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釋昭慧除了上課、打坐,大多時間是埋首研究。
釋昭慧除了上課、打坐,大多時間是埋首研究。

釋昭慧常常寫臉書,日常生活片段動輒數百人按讚,但凡牽涉到立場的,往往登上新聞,底下留言則是一方陣營叫好,另一方陣營留言痛罵。例如2015年慈濟的內湖開發案引起爭議,她跳出來為證嚴法師護航,面對蜂擁而來的網路霸凌,她說:「你們遇到的是一個可怕的敵人,因為我不會生氣,如果你認為罵我很快樂,就盡管做!」

她甚至會回覆網友,比如:「你信仰的佛陀好像跟我不一樣,你信仰的佛陀我很陌生」或是「這樣的宗教你自己去信,不要把我拉下去,你這叫『怪叔叔性器崇拜教』」,搞得對方自討沒趣,只好自己摸摸鼻子離開,「這是我自己訓練的過程,增長自己的能力跟勇氣。」釋昭慧笑得很淡然。

「我的臉書上,不管藍綠、佛教基督徒穆斯林都有,只是不同文章有不同陣營的人按讚。我不太希望自己在哪個同溫層,這是我對佛法的體會,道理有很多面向,有時候自己對60%,對方對40%,不能認為自己是百分百正確,對方是零,對方有自己的情感和遭遇。但我也不喜歡鄉愿,主動講話是要讓人家知道:我跟你不一樣,不要對我有太大期待,如果把我當同志,你可能會失望。有一天我寫的東西你不以為然,搞不好把我當寇仇,所以不要把我當同志,我不喜歡有同溫層。」

不變的是她對佛法的信念,佛教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佛種,只要願意在正確的道路上修行,都能成佛。「我的大學教育訓練我要有民主的胸懷、理性的思辨、平等的對待,佛陀在兩千多年前教的就是這些,我自然喜歡。我沒辦法喜歡自己是第二等、被恩賜的,但我能夠接受祂願意教我,讓我將來跟祂一樣。」但是出家後,釋昭慧發現寺廟內的師徒關係「既不民主、又不理性、不自由也不平等」,師父希望她以照顧道場為重,不要跟母家有太多往來,埋下衝突的種子。「但我師父沒有減低我對佛法的相信,我一直相信這條路可以讓我離苦得樂。」

釋昭慧常上臉書發表對時事的看法。
釋昭慧常上臉書發表對時事的看法。

她年輕時,抗議雜誌《國文天地》上的文章看不起出家人,引爆「思凡事件」抨擊這齣舞劇羞辱尼姑,發起「佛誕放假運動」,靜坐抗議阻擋大安森林公園拆除佛像,種種行為,皆是出於愛護佛教的心,不希望社會大眾對佛教心生輕蔑,影響到對佛法的信念。

她過去批評慈濟的社福做法,後來又改變立場,支持慈濟,她坦言:「我能夠做的事很有限,沒辦法像大教團那樣集體動員,做很龐大的事情。我的個性比較獨立,只有少數人跟我同聲相應同氣相合,像我這樣的人在佛教界有加分的作用,但不能替代大教團。」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因為不需要龐大的財力人力,才感到自在,「但我也不至於很孤獨,旁邊還是有一群人,只是各過各的生活,做完一件事情又散開。」平常講課、誦經,夜半處理系務、寫論文,總是獨自工作,累了就休息,醒了就吃飯。如此,跟別人一樣,也不一樣。

更新時間|2018.10.21 07: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