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10.24 15:59

【原著劇本太雷同】《誰先愛上他的》拍戲超磨人 徐譽庭撇清劇本抄襲說

文|翁健偉    攝影|林弘斌
導演許智彥(左起)、陳如山、邱澤、謝盈萱、黃聖球(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入圍)、導演徐譽庭。
導演許智彥(左起)、陳如山、邱澤、謝盈萱、黃聖球(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入圍)、導演徐譽庭。

從4月在義大利影展首映後,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先後參加台北電影節、釜山影展,並締造金馬獎8項提名的紀錄,主要演員總算趁著記者會團聚一堂。導演之一的徐譽庭也針對劇本抄襲指控,做出正面回應。至於編劇呂蒔媛則說:「歡迎護家的朋友,來看這部片。」

片中飾演謝盈萱小孩的黃聖球,因為還是學生,宣傳時很難配合,這次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大家都很好其他怎麼有辦法演的那麼自然,跟邱澤、謝盈萱對戲都毫無懼色。黃聖球說:「在家裡,我跟家人態度跟耐心沒有很高,一點小爭執就會吵起來,所以很好演。」而且有一次他在片場沒有把劇本收好,邱澤就乾脆偷偷藏起來,想要給他一點教訓。沒有想到,隔天拍戲時黃聖球居然沒有忘詞!對於這段邱澤想整人,結果反被整的遭遇,黃聖球說自己完全都不知道,至於手上沒劇本,怎麼有辦法不忘詞呢?「演出前看過整個劇本,我比較會背東西。」

片中飾演邱澤媽媽的高愛倫,重現片中的橋段,獻花給邱澤。
片中飾演邱澤媽媽的高愛倫,重現片中的橋段,獻花給邱澤。

身為片場的小鮮肉,黃聖球的老爸就是客家歌手黃連煜,據悉老爸看過他的演出後,也誇獎好看。但黃聖球覺得跟邱澤演戲最有化學效應,「兩個角色就是不和,很容易吵架。」而扮演他媽媽的謝盈萱,讓他感覺壓力最大,「謝盈萱常常會激動,我覺得很煩。」更絕的是他沒看過邱澤演過的電視劇,反而對在片中扮演他老爸的陳如山(樂團「四分衛」成員)比較熟,「聽過四分衛的歌。」至於以後還要不要繼續拍戲,現年15歲、178公分的他回答也很妙,「拍戲感覺很累,因為後面還有很多事情 像是記者會。家裡是做音樂的,應該會朝做音樂方向。」

演戲多年,邱澤憑藉扮演片中男同志阿傑拿下了台北電影節影帝,還問鼎金馬獎男主角。他說剛開始做很多功課,跟另外一位導演許智彥討論該找一個方向,「他怎麼說話、走路、肢體語言,後來發現根本不用找、不用模仿,因為他跟一般人是一模一樣的,只是他喜歡的對象是男生。」做太多功課,到了拍戲時反而被徐譽庭打槍,「如果你有心愛的人,待在他身邊就是幸福。」

因為邱澤拍戲經驗老到,以更換攝影器材的鏡頭來說,他光聽機器的聲音,就可以猜出導演想要拍的是特寫,還是全景。搞到後來換鏡頭時,徐譽庭就叫他出去。「導演要我們當下跟對手戲演員的情緒有流動,準備太多會鎖起來,拍攝時反而沒有互動。」所以規定他不能看回放,無從知道自己的演出,讓他失去安全感,才能進入角色,「有一次回放,導演叫我看,『這是誰呀?』瞬間認不出來那是自己。」

編劇呂蒔媛(左起)、剪接雷震卿、負責配樂與主題曲的李英宏,都入圍了本屆金馬獎。
編劇呂蒔媛(左起)、剪接雷震卿、負責配樂與主題曲的李英宏,都入圍了本屆金馬獎。

在電影結束前,邱澤的角色阿傑摔斷腿,「為了維持阿傑腿斷掉的感覺,在石膏裡頭塞石頭,開拍前把腳弄到很痛。」後來他還偷偷在石膏裡頭放大頭針,讓走路時腿一拐一拐、不敢太出力,結果被導演發現,禁止他這樣做。邱澤說:「遠在被別人折磨之前,用各種方式折磨自己。」最後呈現出來的,都是真實的情感,「我掉眼淚,謝盈萱在畫面外摀著臉哭。」

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謝盈萱,扮演片中發現老公原來愛男人的劉三蓮,從頭到尾有很多的情緒,又跟邱澤處於敵對狀態。她謙虛表示,很多演出都是靠導演幫忙,「自己在演的時候,沒有辦法觀察到自己的狀態。」例如連續兩場戲都是在哭,她不曉得該怎麼演,就自己躲在車上哭,後來導演說這應該是釋懷、放手的啜泣。拍到後來,她也真的有和解、放下的感覺。只是她的和解、放下,卻是另外一位演員高愛倫掉淚的開始,「本來有乾眼症,沒想到幾場戲也拍到哭。」

入圍8項金馬獎,徐譽庭坦言最想要剪輯獎,「因為沒有雷震傾的剪輯,就不會有其他的入圍獎項。」雷震傾說全片從頭到尾,就是她跟徐譽庭、呂蒔媛3個女人,用她們的年紀看待這些事情。雖然剪接好幾個版本、花很多時間,目的在於「觀眾一起討論人世間的事情、理解、跟對話。」編劇呂蒔媛更說,「感謝上帝在這個時間,讓這個題材被看見,希望護家的朋友都可以來看一下。」至於入圍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的李英宏,回憶配樂過程相當的痛苦,「因為導演不會用音樂人的語言跟我溝通。」加上之前電影曾重新剪接過,他光是看就看到怕。

針對劇本被控跟國外劇作家哈維費爾斯坦(Harvey Fierstein)的《收拾殘局》(Tidy Endings),有雷同之處,徐譽婷也曾改編此劇執導舞台劇版,是否有資格入圍金馬獎最佳原創劇本。徐譽庭在記者會上花了5分鐘,解釋來龍去脈。「因為我景仰呂蒔媛,所以請她來合作,我當製作人,她當編劇。我親身經歷同學發生的故事 ,對那樣身為一個同志妻子的角色,很有感觸。呂蒔媛是我認識台灣編劇裡頭最用功的,數個月的田野調查,數個月的撰寫劇本。我做的部分是什麼?劇本拿到後,非常好笑,親情戲非常感人,但覺得少了愛情,就加了愛情的部份。」

此外在拍攝現場,為了要讓邱澤打掉重練,會在前一天偷偷改劇本,讓他措手不及,才能脫胎換骨。「在剪接時有一個很爛的版本,大家也聽說了,我要重新改變這個版本,做了結構上的大調度。呂蒔媛因為太大器,也太愛我,堅持要雙掛名。」劇本完成後,經過38天拍攝殺青,還有舞台劇版本(全民大劇團演出),去年首演時叫《小三與小王》,今年加演更名《致.這該死的愛》。「我們得到台北電影節5項大獎肯定,過程沒有任何人質疑劇本的事情,包括跟我曾經合作,被指涉的工作人員都沒有質疑,直到金馬獎入圍8項消息公布。」

徐譽庭解釋當年她改編執導《收拾殘局》的舞台劇版本(當時台灣公演名為《愛他的女人和男人》),「《收拾殘局》是講一個女人,跟他老公的男情人,一起去收拾丈夫的遺物。他們分別向對方傾吐了心情,也共同緬懷了他們愛的那個男人,劇終。戲裡頭確實有個6、7歲的男孩,那6、7歲的男孩在戲一開始的時候就登場了, 跟他媽媽說『我要去玩了、我要去玩了』,然後就消失在這舞台上。也就是說 《收拾殘局》這齣戲,就是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在一個下午、一個房間的一席對話。」

她認為指涉抄襲的人應該是沒看過電影,「然後我也甚至懷疑他連《收拾殘局》舞台劇跟劇本都沒看到,我想他應該是憑藉搜尋到《收拾殘局》故事大綱,跟我們的故事大綱去做比對,發出了正義之聲。」因為《誰先愛上他的》已經發佈了多支預告跟片花,應該可以瞭解這是不同的故事。在傳出指涉抄襲之後,謝盈萱表示也看過別人演繹的《收拾殘局》舞台劇,說完全聯想不到。

為了慎重起見,徐譽庭在朋友的提醒下,找了著作權法的律師,「用比較科學的方法,提供原著劇本,也請律師看了我們的電影。然後律師比對之下,用著作權的法源、比對條列式的,證實我們不是改編劇本、不是抄襲,這是原創。」但她麻煩媒體,如果有檢舉者的聯絡方法,請代為轉達前來看這部電影,「我誠摯邀請,他能夠放下,真的相信、真的安心。台灣影視環境雖然這麼這麼的艱鉅,但是有一群人,還是願意繼續,堅持一步一步努力下去。」

更新時間|2018.10.24 16: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