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攝35天,光是武打戲就有20天的動作片《狂徒》,以狂妄鏡頭加上各種黑吃黑橋段,讓台灣電影迸出新火花。首映會上為了保密劇情,演員都被迫不能講太多,乾脆滿嘴狂言狂語。

謝欣穎(右)在《狂徒》扮演關鍵的證人角色,不能講太多以免爆雷,只好跟吳慷仁一直瞎掰。
謝欣穎(右)在《狂徒》扮演關鍵的證人角色,不能講太多以免爆雷,只好跟吳慷仁一直瞎掰。

已經第3度跟吳慷仁搭檔的謝欣穎,笑說自己怎麼會加入動作片的拍攝陣容,「某天去探班,導演覺得不錯,還跑去跟吳慷仁說,『那個長得很像謝欣穎的女生』就被抓去演。」吳慷仁乾脆就順著她的話繼續掰下去:「謝欣穎今天穿的好像來喝喜酒!」其實2人說的都不是真的,因為謝欣穎在劇中扮演關鍵的證人角色,全靠她才能偵破搶案,但無法劇透太多,只好臨時起意亂掰。

不過謝欣穎過去曾嫌吳慷仁很愛碎念,這回是否有改善?她說很久沒有長時間相處,「感受不到碎念。」但吳慷仁無法任意碎念的原因,也許不是因為相處時間不夠,而是全片都在武打,加上電影鏡頭運用相當靈活、不斷移動,打戲還要兼顧攝影機在哪裡,如果沒注意到,就等於白打一場。他說:「我對攝影師的腰,還有攝影師的老婆很不好意思。」

林哲熙(右)在《狂徒》片中不是打,就是被警察追,而李千娜完全沒有動作戲。
林哲熙(右)在《狂徒》片中不是打,就是被警察追,而李千娜完全沒有動作戲。

《狂徒》片中吳慷仁打人的戲份比較多,至於被打的林哲熹就真的有皮肉傷,包包括蜂窩性組織炎、右手拇指指甲掉了2次、肋骨也受傷,聽起來就很痛,他自己都忍不住笑說:「現在都長出來了。」整部片林哲熹不是打、就是跑給警察追,全片唯一有文戲的機會,就是跟李千娜的對手戲。李千娜記得在讀本時,發現台詞不適合談戀愛,就決定丟本跟林哲熹聊天培養默契,意外發現他才是很會講話、很會哄女生的人。

往下繼續閱讀

來自大馬的李洺中,也跟著哥哥李銘順的腳步,前來台灣拍片。他說《狂徒》是他第一次參與台灣電影,「每場戲、每個時刻都很珍惜。」而一向都演霸氣大哥的高捷,反而在片中飾演一個資深、卻處處受制於年輕組長的警官,常常敢怒不敢言,導演洪子烜認為這樣才有反差、戲才好看。只是本來酷酷的高捷,看到首映會上噴出滿地的道具鈔票,忍不住拿了好幾張塞在身上,更惹人發笑。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