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8.10.29 02:42

【陳慧翎番外篇】流落到荒島 她最想帶的是這本書

文|陳怡靜    攝影|楊子磊    影音|鄒雯涵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回到媽媽家,陳慧翎(右)顯得很自在,跳上沙發踢起腳來,模樣很可愛。她與妹妹的女兒(左)感情也好,曾一起到日本旅行。
回到媽媽家,陳慧翎(右)顯得很自在,跳上沙發踢起腳來,模樣很可愛。她與妹妹的女兒(左)感情也好,曾一起到日本旅行。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陳慧翎總是租屋而居,她曾在老公寓頂樓加蓋住了5年,度過她最慘澹的時光,在捕獲第21隻老鼠之後,才下定決心離開那個房間。寫第一本劇本時,她揹著成堆資料在速食連鎖餐廳裡來來去去,找一個得以暫時寫稿的所在。拍第一部人生劇展前,她沒有錢,只能拿出身邊唯一值錢的保單貸款拍片。但這些苦,她很少說。

在人前,陳慧翎總是甜美亮麗、活潑開朗,面面俱到地照顧每一個人。那些經歷過的淚水與掙扎,她說來都是雲淡風輕。訪談過程,我們常得到這樣的回答:「還好耶」、「不會啊」,彷彿記憶都不存在了。好比說,癌症治療辛苦嗎?「還好耶,就是食慾比較差一點,像我這麼愛吃的人,竟然會不想吃東西!就是,妳的身體不是妳的身體……。」

朋友形容她充滿愛與溫暖,但她也是需要愛與溫暖的女生。高中好友陳世慧形容,面對種種人生變故,陳慧翎一直都很勇敢,「她也很會鼓勵朋友,但不是盲目鼓勵,她會從負面事情去找到有價值的部份,讓朋友覺得很有力量。」編劇好友洪玆盈也說:「她很堅強,但也很柔軟易感,有時候聊到一些事情,她會突然紅了眼眶,我都會有點驚訝,妳的心也太軟了吧。」

在好友眼中,她的開朗堅強只是外在,內心卻是多愁善感且多慮,相識多年的好友蔡沂澄舉例,在片場,導演陳慧翎有一種「氣」,讓人家不容質疑的氣息。但私底下,少女陳慧翎卻是非常緊張的,「常常有人覺得她得來容易(指作品成果),但不是,每次戲開拍前,她就會猛咬指甲,告訴我她其實很緊張,很怕這個那個做不好,不管戲大戲小。手指頭都摳爛了。」

陳慧翎家有3貓,左起張有為、三花與姬比,姬比剛來到家裡時是隻骨瘦如柴又生病的小貓,如今已養得肥肥胖胖。
陳慧翎家有3貓,左起張有為、三花與姬比,姬比剛來到家裡時是隻骨瘦如柴又生病的小貓,如今已養得肥肥胖胖。

或許是大病一場後的體悟,現在的陳慧翎開始放慢腳步,她坦言自己是個高敏感的人,正在練習放下。「從小到大,我一直瞻前顧後。哪件事沒做到,我就會一直想。但現在會覺得,想這些是沒用的,已經發生了,怎麼想都不會改變。」而今的小日子平靜也快樂,前年歷經30次放射線治療與7次化療後,治癌藥物在她身體裡運作著,身體稍稍有些恢復,她就與兒子樂哥飛往日本,母子倆獨自在瀨戶內海旅行了13天。

當時孩子才8歲,不累嗎?陳慧翎揚起眼眉笑著:「超好玩的!我以前都覺得帶小孩出去旅行,很不方便。可是我後來才覺得,小孩是最好的旅伴。妳根本不用為他安排,他會帶妳去很多地方,他看到很多事情的角度,是妳沒有想像到的。有時候你不想走過去的地方,妳跟著他走了,妳反而看到不一樣的風景。」過去,她從來不想成為母親,但樂哥來到她的身邊,她自然而然愛上這個孩子,成為他的母親。

週日下午,陳慧翎(左)與張曦帆(右)陪兒子樂哥到河堤打籃球,母子倆親暱說著悄悄話。
週日下午,陳慧翎(左)與張曦帆(右)陪兒子樂哥到河堤打籃球,母子倆親暱說著悄悄話。

這幾年,她也終於擁有自己的房子,有大大的書櫃、夢幻的廚房,還有兒時記憶中的鐵窗。設計師把鐵窗鑲在牆邊,看著鐵窗花線,陳慧翎就會回到小時候,像回到在鐵工廠裡工作的父親身邊,也像是送給已逝父親的禮物。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們檢視她成片的書牆,忍不住好奇:「如果流落到荒島,只能帶一本書,妳最想帶哪本?」陳慧翎很快從書牆裡抽出鍾曉陽的《停車暫借問》,那是香港初版書,上頭還有作者簽名。「一定還是這本!」但那是個遺憾的故事哪!導演陳慧翎又回到少女陳慧翎,「遺憾很心碎,但心碎很美。」好吧,那換成漫畫呢?「《橫濱故事》!看一些比較單純的愛情故事,不要帶那種太沉重的東西。」

更新時間|2018.10.29 02: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