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1.19 22:41

【美中貿易戰的關鍵引爆點(上)】智慧財產被偷光光 美國終於忍無可忍

文|謝樹寬
安徽省阜陽市,佳豪旗幟公司的工人在流水線上生產「川普2020」競選旗幟。以美國優先為口號的川普卻在中國製作競選旗幟,反映美中貿易的糾葛關係。(東方IC)
安徽省阜陽市,佳豪旗幟公司的工人在流水線上生產「川普2020」競選旗幟。以美國優先為口號的川普卻在中國製作競選旗幟,反映美中貿易的糾葛關係。(東方IC)

美國總統川普言詞具煽動性,製造社會對立,有獨裁傾向。美國主流媒體對他上台後的種種政策也是諸多批判。如今來川普發動的美中貿易戰,許多專欄作家認為川普「美國優先」夸夸空言,制裁手段粗暴,最終只會兩敗俱傷。

不過,英文《南華早報》特約作者Robert Boxwell在最近連載的兩篇長篇報導則認為,川普的貿易戰背後有其戰略思維,目的是要處理二十多年來美中貿易上華府始終無力解決的頭痛問題。

猖獗的盜版貨

Boxwell在文章一開頭,提到了馬來西亞吉隆坡的燕美廣瑒。他說這裡或許是理解美中貿易戰的理想起點。

記者的描述很容易讓人回想起台北未拆遷前的舊光華商場。在燕美商場,聚集了販賣各類電腦硬體和配件的商店。大部分的電腦硬體都是正廠貨,不過傳言中,有些店家老闆會用將原廠的零件調包。

更大的問題是,軟體掛保證是假貨,人人心知肚明。

在這裡的貨架上,各種盜版的可用程式應有盡有,從視窗操作系統到Adobe套件,每件10元三件25(馬來西亞幣10元約合台幣74元)。如果想多花錢買正廠貨,請另尋他處。

Boxwell說,亞洲的主要城市多多少少都有類似的地方。盜版軟體始終是警方頭痛的問題。追本溯源,問題還是在中國的工廠。這些工廠不只製作碟片,從說明書、包裝、到雷射防偽標籤一應俱全。它們被當成正版商品,賣給企業和公家部門。

同樣的情況也存在於音樂的CD和好萊塢影片。對過去二十年來,美國消費者必須花三倍的價錢買同樣產品,這種侵權行為讓他們忿忿不平,卻莫可奈何。

多年反盜版無功

美國對於中國盜版侵權的並非毫無動作。早在1992年柯林頓時代美中簽署的協議,北京就承諾把新的智慧財產保護法列入法條,曾被美國視為一項重大的進展。

當時,商業軟體聯盟(BSA)主席赴美國參議院聽證時信心滿滿保證:「中國對〔智財保護〕所做努力,遠超過原本雙邊協商所保證的承諾。」

在協議簽署之前,他估計中國境內的盜版軟體讓正版業者損失達2.25億美元。但是,隔年盜版軟體總值又大增約1億美元。BSA估計在中國使用的套裝軟體有94%是盜版貨。美國貿易代表署在1994年,把製作盜版軟體的29家工廠名單(多數位在華南地區)知會中國的對口單位。隔年,工廠數增違34家。

1992年的協議裡,缺少了如何確保中國落實執法的機制。於是1995年雙方簽訂了新的雙邊協議。柯林頓政府的首席談判代表白茜芙(Charlene Barshhefsky)當時說:「這是美國所曾經達成最全面、最詳盡的執法協議。美國非常滿意。...美國企業非常滿意。」

實際情況幾乎不變。在隨後一年,美國談判代表九度訪中,雙方舉行了40次的會談。柯林頓甚至威脅,中國若不落實新法,要對中國出口美國的20億美元商品課徵100%的關稅。

和川普一樣,柯林頓當初祭出關稅懲罰法的威脅也曾讓許多人不高興。北京官方表達憤怒,美國安全部門、人權團體、環保團體,都擔心和中國的合作會因此打折扣。

反對最力的,過去和今天一樣:華爾街大企業的高層主管以及美國其他精英階層,他們在美中貿易真正獲利,貿易的磨擦當然損害他們的利益。

在關稅制裁的最後期限,1996年6月,柯林頓政府和中國達成了又一個智慧財產權竊盜的協議,這已經是四年來的第三項協議。在記者會上,美國代表團貌似一派天真地說:「這是絕對的承諾」,中國製造CD的地下工廠這次要關門了。被記者問到為和前一年沒有處理這個問題,他們回答說「情況已經不同」。

一次又一次,美國接受了一個自己人都不見得會相信的承諾。

中國入WTO 廣納盟友或開門揖盜?

中國侵犯智慧財產的行為持續在擴大。但柯林頓團隊想的是努力讓中國納入全球的貿易體系。他們讓美國國會在2000年通過法案,給予北京永久正常貿易關係的地位。他們相信,只要跟中國貿易持續增加,中國就會越來越民主,越來越跟美國一個樣。《紐約時報》也讚譽,與中國的貿易協定是「柯林頓外交政策政治遺產中重要的一部分」。

中國在2001年12月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隨著網路和個人電腦的快速成長,中國的盜版軟體和經濟都隨之快速成長。BSA估計在2015年在中國的個人電腦,下載軟體大約有七成未經授權,總值近90億美元。

光是盜版軟體數字就已經驚人,偽造盜版的有形商品問題更大。全世界在2015年假的勞力士手錶、Nike球鞋、LV包包,據美國智慧財產竊取委員會(IP Commission)估計,有87%是自中國大陸和香港出口,價值在500億美元到1000億美元之間。

損失更大的,是透過網路駭客等手段進行商業機密的竊取。美國在2015年損失估計在1800億美元到5400億美元之間,其中一大部分要歸咎中國。

柯林頓讓中國自由開放的承諾並未實現。北京加強了對社會的控管。習近平2012年上台之後,北京加強地緣政治上的主張,宣告在南海諸群島的主權並提高了宣告對台灣主權的論調。北京的「一帶一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中國製造2025」等戰略計畫,被許多西方人視為中國對於二戰後經濟體系的挑戰。

「修理中國」是政策,還是選戰花招?

接著川普來了。他在2016年的競選活動裡一再提到美國的工廠和工作機會是如何跑到中國去了,以及北京如何可以壓低人民幣。他告訴歡呼群眾:我會解決。

美國主流媒體一開始把川普當成是選戰的花絮,博鏡頭的丑角。因此當川普在2015年6月宣布參選的演說裡,很容易就忽略了他參選演說中的第一個主題:中國。

在他十八個月的選戰中,他的對手們以及媒體用各種角度嘲笑川普。嘲笑他的多次破產、他的謊話連篇死不認錯、他的吹牛不打草稿、他的怪異髮型、他拼字的錯誤、他是花花公子、他是實境秀主持人。總而言之,川普是怪咖,是小丑。

對於川普的中國政策,媒體批評也不曾稍減。媒體批評他用「修理中國」(China bashing,或譯「敲打中國」)騙選票。他們所流失的工作機會不可能再回到美國,中國也已好幾年沒有操縱人民幣。不過,川普的支持者,顯然有不少人在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的美中貿易中吃虧受罪,他們不想要白宮出現另一個柯林頓。

「高盛幫」與「美國優先派」

一開始,川普的經濟團隊是支持全球化的高盛幫,和有保護主義、國家主義色彩的「美國優先派」(America First)的混搭。

從九零年代以來,華爾街裡沒有人從中國賺到錢比高盛集團還多。他們支持全球化,主張自由貿易,自然也是親中派。而高盛集團出身的主管們,自柯林頓時代以來就長期入主白宮,如前財長魯賓就當過高盛的共同主席。小布希時代的財長鮑爾森則是另一位高盛前主席。他曾如此形容高盛的中國經驗:「有能力、有企圖心、無比勤奮的(中國)人們專注解決國家的問題和改善人民生活,而非個人的得利」。他說是北京躋身權力核心的王岐山。

在川普政府中,高盛的代表是經濟委員會主席柯恩(Gary Cohn)和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主要對中國的鷹派則包括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以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

此外,在純經濟領域之外,川普還有重要的反中大將,前白宮幕僚長巴農(Steve Bannon),他視中國為對美國最大的長期威脅。

參考資料: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更新時間|2018.11.16 07: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