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11.13 02:01

【金馬55】「最佳新導演」競爭激烈 各有致命傷

文|高睿希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本屆金馬獎的最佳新導演獎競爭激烈,其中3名導演的作品同時被提名「最佳劇情長片」。(金馬執委會)
本屆金馬獎的最佳新導演獎競爭激烈,其中3名導演的作品同時被提名「最佳劇情長片」。(金馬執委會)

第55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競爭激烈,因為有3名導演的作品同時被提名「最佳劇情長片」,包括文牧野《我不是藥神》、胡波《大象席地而坐》以及徐譽庭和許智彥共同導演的《誰先愛上他的》,照局勢來看,這3組獲獎顯得機率頗高,劉若英和董越比較吃力。

《大象席地而坐》 胡波

29歲胡波執導《大象席地而坐》,為不讓電影段落被資方刪減而自殺明志,也讓處女作成為遺作。(金馬執委會)
29歲胡波執導《大象席地而坐》,為不讓電影段落被資方刪減而自殺明志,也讓處女作成為遺作。(金馬執委會)

29歲的胡波執導《大象席地而坐》,為了不讓電影被資方刪減竟自殺明志,也讓處女作成為遺作。該片獲得柏林電影節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論壇單元),全長3小時54分,描述四位生活在河北石家莊、鬱鬱不得志青年的故事,裡頭使用大量手搖鏡頭跟一鏡到底,以及反覆出現的對白,彰顯出社會底層小人物渴望到達遠方、實現理想,卻還是停留在原地的無奈。

此外,電影多數場景完全不打光,畫面往往偏暗,有的甚至看不清楚人臉,混音還出現雜音、不太融合的情況,可能想在技術層面上形成一種非常壓抑的氛圍。撇去時長太長,胡波的作法很有實驗性,獲獎機會高。

 

《我不是藥神》  文牧野

文牧野(中)的《我不是藥神》改編大陸真人實事,光題材就扣住當時代議題,容易讓人引起共鳴。(金馬執委會)
文牧野(中)的《我不是藥神》改編大陸真人實事,光題材就扣住當時代議題,容易讓人引起共鳴。(金馬執委會)

33歲文牧野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拍過許多短片像是《石頭》《金蘭桂芹》《Battle》等,獲得不少國際獎項,其中《Battle》的監製還是演員田壯壯。他的首部長片《我不是藥神》改編大陸真人實事,題材緊扣時代議題,引人共鳴。

該片描述白血病患者買不起大型藥廠生產的天價藥,男主角徐崢於是非法從印度進口相同質量的藥,並低價售出賺取盈利。徐崢一開始只想賺錢,最後卻良心發現,冒著被逮捕、甚至賠錢的風險,也要幫白血病患們帶藥。

該片節奏明快,故事簡單,由社會議題出發,商業片模式操作,在大陸賣了135億台幣,顯現文牧野確實把人文和商業兩個性質揉合的不錯。但礙於政治因素或是審查制度,該片仍以「誇政府」角度來拍,把天價藥的罪魁禍首全指向藥廠企業,電影的批判力道明顯不足。

 

《誰先愛上他的》 徐譽庭、許智彥

由徐譽庭(中)和許智彥(戴橘帽者)一同完成的電影《誰先愛上他的》,這是一個關於理解的故事。(金馬執委會)
由徐譽庭(中)和許智彥(戴橘帽者)一同完成的電影《誰先愛上他的》,這是一個關於理解的故事。(金馬執委會)

徐譽庭和許智彥在圈內都已是老手,前者是《光陰的故事》、《我可能不會愛你》等電視劇鍍金編劇,也執導過多部舞台劇;後者則幫蛋堡、蔡健雅、韋禮安等歌手拍過數十隻MV。他們執導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是一個關於理解的故事,以小孩視角出發,旁觀母親謝盈萱與父親外遇對象「小王」邱澤的吵吵鬧鬧,從中窺探「愛」的多種面向,到底誰是壞人?也許沒有一個人是。

從劇本來看,該片人物性格飽滿、訴求議題明顯,也有起承轉合,是個完整且動人的故事。但從拍攝手法來看,其實比較接近電視劇,導演們多半得靠調色、動畫跟配樂來催生出電影感,但若把動畫跟調色拿掉,光就鏡頭調度來看,並沒有特別出彩。該片優秀之處,在於用悲喜劇節奏包裝,讓同志、家庭糾紛的議題不會沉重、笑中帶淚,觀眾普遍接受性高。

 

《暴雪將至》  董越

由董越自編自導的《暴雪將至》,以犯罪動作片、追凶為主梗。(金馬執委會)
由董越自編自導的《暴雪將至》,以犯罪動作片、追凶為主梗。(金馬執委會)

由董越自編自導的《暴雪將至》,以犯罪動作片、追凶為主梗,講述由段奕宏飾演的男主角,是小區工廠中的保安科長,希望自己能步步高升,所以想幫公安們抓到殺人犯,卻沒想到追凶執念太深,將自己陷入無可救藥的局面。

42歲的董越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曾在公路片《偉大的偉》中擔任攝影師,接著一路拍攝廣告,但他內心有電影夢,直到去年才催生出《暴雪將至》劇本,該片也斬獲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的最佳藝術貢獻獎與影帝獎。

董越在片中巧妙運用符號,來傳達小人物受限於大環境的悲哀,例如整部片出現兩場「雪」,一場是男主角余國偉最意氣風發時,天空落下點點細雪,另一場則是在余國偉查明一切真相後,大雪終於降臨,為電影帶來意象。

 

《後來的我們》 劉若英

由台灣知名演員、歌手劉若英執導的《後來的我們》,該片講述一對男女情牽多年的愛戀,在大陸賣破60億台幣。劉若英將抒情題材掌握有度,很知道要在哪邊給人催淚,像最後安排由田壯壯飾演的男主角父親寫信的那段,可謂神來一筆。不過相較眾多新導演對敏感題材的掌握度上,劉若英執導的愛情電影自然俗套許多,但她好好的把一個故事說好,也值得嘉許。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