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11.18 10:48

【金馬55】為何沒去慶功宴 惠英紅把錯都怪給乾眼症

文|熊景玉    攝影|楊兆元 蕭志傑    影音|影音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惠英紅解釋昨晚未出席慶功宴,是因為自己乾眼症,隱形眼鏡乾了令眼睛很痛,會後馬上趕回飯店,才沒出席慶功。
惠英紅解釋昨晚未出席慶功宴,是因為自己乾眼症,隱形眼鏡乾了令眼睛很痛,會後馬上趕回飯店,才沒出席慶功。

金馬55沾染政治味,來台參與盛會的大陸影人今(18)日紛紛離台,而為香港電影留下唯一一座獎項「最佳男配角」的《翠絲》劇組則佛心留下來與媒體茶敘。該片昨(17)晚慶功宴惠英紅未出席,她解釋是因為隱性眼鏡乾掉貼在眼球上,讓她眼睛又乾又痛,才無法出席慶功。

昨日惠英紅在星光大道平面訪問區就提到,今年金馬獎是她近10年來最輕鬆的一屆,所以特地配戴了隱形眼鏡,想好好將典禮和表演看個仔細,而不想像過往什麼也看不清,只懂傻傻地配合做反應微笑。「誰知晚上乾眼症發作,我只好在廣告時間猛滴眼藥水,而且我的是超薄眼鏡,乾到硬得像塊玻璃貼在我的眼球,卻又拔不掉,只好跟經紀人說要趕快回飯店摘隱形眼鏡。你們沒看見我在台上眼睛很紅嗎?每眨一次眼都感覺皮在裡面抽動。」

黃河的長髮令監製舒琪驚豔,但黃河表示平日他只用護髮霜和保養頭皮,對頭髮沒有特別保養。
黃河的長髮令監製舒琪驚豔,但黃河表示平日他只用護髮霜和保養頭皮,對頭髮沒有特別保養。
袁富華摘下金馬最佳男配角,笑稱戲裡對黃河吃豆腐都是真心為之。
袁富華摘下金馬最佳男配角,笑稱戲裡對黃河吃豆腐都是真心為之。

惠英紅說以往就有過一次隱形眼鏡跑到眼球上方,找醫生弄了很久才弄下來,還撕下一小角眼結膜。昨晚在飯店也弄到12點多才把隱形眼鏡拔下來,累到只隨便吃了中午還剩下來的燒賣就睡了,肚子快餓死。「下次還是別戴隱形眼鏡,就像以前迷迷糊糊的算了。」

昨晚與她搭檔頒獎的上屆影帝涂們,在台上直稱「中國台灣」引起爭議,惠英紅則表示她當時正為眼睛所苦,完全沒聽到對方說了什麼,只知道上台前工作人員告知他們因為時間不夠,所以有一段像是「如懿鬥甄嬛」之類的哏被刪了;「大會還要我說我的感受,但我那刻的感受就是『我要卸任了』,所以也就沒講。我有問涂們老師會說什麼?他說他的都被刪掉了。既然如此那好吧,我們就問候一下入圍者,輕鬆一點頒獎。」對於金馬焦點歪掉,大陸影人被要求不得出席惜別酒會、取消慶功宴的風波,惠英紅也表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擔任《翠絲》監製的舒琪也是今早看報才知道昨晚的紛擾,他嘆息現在的情勢已經演變成「明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恐怕也會出現類似的事情,逃也逃不了」的嚴重局面,但「慢慢就慣了」,言下對香港的政治局勢與娛樂圈現狀、藝人的言論自由充滿悲觀。

昨晚摘下男配角獎的袁富華,因為國語不好,所以與昨晚領獎時一樣用粵語發言,而由舒琪翻譯。他提到得獎要多謝舒琪遊說自己演出,舒琪照袁富華所說照翻,不料被惠英紅虧「你還真的翻(他要多謝你的話)啊?!」袁富華也表示得獎功勞是大家的,他怕自己演不好,一開始不敢接,後來看到有黃河這樣的帥哥,戲裡他要吃黃河豆腐,偷偷摸一把、調戲一下,都是真心的動作,他還強調:「真的讓人很有動力來拍這部戲!」

舒琪、袁富華、黃河在茶敘結束後轉往凱道,聲援下午舉行的「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同志音樂會。
舒琪、袁富華、黃河在茶敘結束後轉往凱道,聲援下午舉行的「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同志音樂會。
戴愛玲在「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同志音樂會上高歌。
戴愛玲在「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同志音樂會上高歌。
導演楊雅喆也來到凱道聲援同志。
導演楊雅喆也來到凱道聲援同志。

而被吃豆腐的黃河,片中有穿著小內褲跳艷舞的戲,他透露私底下在家也會有偷偷唱個歌跳個舞的行為,還反問在場媒體不會嗎?媒體都表示不會,惠英紅跳出來幫腔黃河「你們不老實!」而黃河的一頭長髮,也成了舒琪找他演出的楔子。舒琪表示2年前在台北電影獎看到黃河,發現他已與《紅衣小女孩》的短髮造型氣質大為不同,很有年輕男人味,又很溫柔,因此找了黃河演出。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舒琪還大讚黃河的長髮造型很棒「比鄭伊健還好看!鄭伊健的長髮太夢幻飄逸了,要拍慢動作、頭髮飛起來才好看;黃河的長髮比較生活化。」而《翠絲》僅拍攝19天就完工,極為壓縮的拍攝過程令黃河相當辛苦,還好他適應很快,還學了粵語粗口:「有天拍海上的戲,天氣很冷,我聽到工作人員都在說『好X凍』,他們每句話中間都會加個『X』字。」黃河還被舒琪爆料:「他講得好樂!」會後除了惠英紅外,舒琪、袁富華、黃河都前往凱道聲援下午舉行的「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同志音樂會。

更新時間|2018.11.19 10: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