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4 22:55

谷歌歷經大數據「黑歷史」 醫療AI程式恐受阻

文|DeepTech深科技
(取自DeepMind Health)
(取自DeepMind Health)

2016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人工智慧實驗室DeepMind創造了歷史,它開發的AlphaGo人工智慧在圍棋中擊敗了韓國世界冠軍李世乭。最近DeepMind表示,它正在開發一個看似簡單得多的軟體——一款專為醫院員工開發的醫保應用程式「Streams」,目前該程式正在接受英國醫院的測試。

2018年11月13日,DeepMind發表申明稱,Streams專案及其員工未來將被轉移至谷歌。這一消息引發了資料隱私研究人員的強烈抗議,除此之外,項目轉移還有法律上的限制。由此可見,谷歌想要將其渴望大資料的運營模式拓展到更敏感的醫療業務方面還有很多挑戰。上週,谷歌聘請了醫療行業資深人士David Feinberg,他曾領導主持賓夕法尼亞州衛生系統Geisinger,並統一了該系統醫療領域的分散專案。

谷歌沒有回復關於該項目的置評請求。DeepMind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將Streams專案組轉移到谷歌不會改變該專案對資料使用的嚴格控制,資料使用將仍由其合作的醫院控制。

2014年,谷歌以6.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DeepMind。2015年,DeepMind成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一部分,並開始與北倫敦皇家自由醫院合作一個專案,以減少急性腎損傷造成的死亡。急性腎損傷是一種可以致命的突發性腎衰竭疾病。該專案圍繞著一款名為Streams的應用程式展開,Streams可以在患者出現腎衰竭早期跡象時提醒醫院員工,患者就能迅速得到醫生的救治。

英國New Scientist雜誌報導稱,該專案的資料共用協議讓DeepMind獲得了5年內涉及160萬人的海量健康記錄。而且,有些資料對於Streams來說似乎是用不到的。這些記錄裡有很多細節,比如病人是否攜帶愛滋病毒、是否患有抑鬱症,或者是否曾經有過流產等。2017年,英國資料監管機構——資訊專員辦公室(Information Commissioner's Office)表示,皇家自由醫院允許DeepMind在未經患者明確同意的情況下使用這些資料,並提供了超出合理範圍的更廣泛的資料,已經違反了法律。資訊專員辦公室要求該醫院對其專案進行審計,但沒有罰款,DeepMind因此也沒有被點名。

(取自DeepMind Health)
(取自DeepMind Health)

現在,DeepMind一直在試圖扭轉外界對其資料使用的批評,它承諾,「這些資料永遠不會連接到谷歌帳戶或服務,也不會用於任何商業目的。」2018年11月13日,DeepMind宣布將把整個項目移交給谷歌,這引發了一些資料隱私研究人員的新擔憂。英國De Montfort大學的網路安全教授Eerke Boiten說:「現在的關鍵是,谷歌希望獲得它所能擁有的所有健康資料。事實證明,DeepMind的承諾並不可靠。」

歷史值得借鑑。2008年谷歌收購線上廣告網路DoubleClick時,沒有合併兩家公司的資料庫,它們分別獨立了近10年。而在2017年,當谷歌的市場份額就要被Facebook奪走時,谷歌最終合併兩家公司的資料庫。

GlobalData研究公司的醫療保健分析師Rahael Maladwala說,谷歌在醫療保健方面一直有明確的目標。2011年,在患者以及供應商的興趣減弱之後,谷歌立即放棄了其首個主要的健康項目Google Health。現在谷歌已經有了新的興趣。谷歌最近已經啟動了一些新項目,比如在印度測試用於診斷眼部疾病的人工智慧軟體,以及推出檢測健康的手機軟體,開始與蘋果手機上的HealthKit爭奪市場。谷歌的人工智慧負責人上週表示,新引進的員工Feinberg將說明組織公司的各個專案,並與Alphabet旗下的生命科學研發公司Verily進行更多合作。

谷歌並不是唯一一家以資料為中心的科技公司,它在醫療保健方面的雄心也在不斷增長。亞馬遜正與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和摩根大通(JP Morgan)聯手打造一家醫療保健服務公司。Maladwala說,醫療保健數位化速度緩慢,如今,科技行業的智慧資料可以顯著提高診斷速度和康復效率。「我們將看到更多的科技公司進入醫療保健領域。」

谷歌計畫接收Streams的法律糾紛表明,科技公司推出以資料為中心的戰略必然會有各種阻礙。與使用線上健康記錄資料相比,谷歌對診所資料使用的自由度更低。在美國和歐洲,健康資料受到特殊保護,這使得DeepMind 11月13日宣布的舉措更加難以執行。根據英國資料保護法,DeepMind並沒有Streams處理的臨床資料的「控制權」,它的合作夥伴才有控制權。這意味著谷歌不擁有這些資料,也不能選擇如何處理或使用資料。同樣,在美國,聯邦HIPAA法禁止處理健康資料的組織隨意調整資料來達到新的目的。

對於希望迅速取得成果的谷歌高管來說,更糟糕的是,谷歌不能立即承擔DeepMind與醫院的合同。這需要監管機構的同意,因此可能會給監管機構一個談判不同條款的機會。前NHS外科醫生Dominic King表示:「在合作夥伴同意,並與其他人(包括患者)進行任何必要的接觸之前,合同是不會改變的。」Dominic King目前在DeepMind工作,並將在谷歌領導Streams專案。

並非所有合作夥伴都同意項目轉移。當被問及醫院是否同意簽訂新合同時,皇家自由醫院的發言人表示,醫院會一直「致力於」開發Streams應用程式;同樣使用該應用程式的英國西南部醫院Taunton和Somerset表示,它們正在與DeepMind討論該專案的所有權變更事宜。

儘管監管機構和醫療機構有能力影響谷歌的醫療計畫,但愛丁堡大學研究人員Liz McFall表示,可能不會有真正的監管。她補充說,美國和英國的人口老齡化、疾病等因素,促使本國衛生系統與科技公司合作,降低成本。但同時,這種情況也使得這些國家在監測資料使用方面能力不足。

本文係由DeepTech深科技授權刊登。原文連結:谷歌的数据使用“黑历史”可能会阻碍其医疗 AI 程序的推广

更新時間|2019.03.21 05:2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