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11.25 05:18

【全文】從古惑仔到恐怖片 文雋接地氣通吃華人圈

文|項貽斐     攝影|李鍾泉    影音|王顯瑜 原萱容 李政達
資深電影人文雋身兼監製與編劇近30年,打造許多賣座電影。
資深電影人文雋身兼監製與編劇近30年,打造許多賣座電影。

資深電影人文雋從影40年,勤於觀察風向,常找到市場異軍突起的切入點。從1990年代中後期與王晶、劉偉強合作紅極一時的漫畫改編港片《古惑仔》系列與《風雲之雄霸天下》,到近年創中國大陸恐怖片賣座新高的《京城81號》,文雋都統攬監製與編劇,屢創佳績。

北漂近30年的文雋也因了解國情、民情以及人情,以《我的兄弟姐妹》《人在囧途》等片小兵立大功,堪稱「最接地氣的香港影人」。

古惑仔之父 文雋小檔案

本名:王文俊 1957年出生於香港

重要經歷:

  • 1976年加入麗的電視創作組
  • 1979年起參與電影編劇,以《靚妹仔》《停不了的愛》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
  • 1989年首度監製電影《虎膽女兒紅》
  • 1994年監製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獲威尼斯影展影帝(夏雨)、金馬獎最佳影片
  • 1996年至2000年與王晶、劉偉強合組「最佳拍檔」,編劇與監製《古惑仔》系列與《風雲之雄霸天下》等片
  • 2004年至2007年任香港電影金像獎主席
  • 2009年編劇與監製《人在囧途》開創《囧》系列公路喜劇
  • 2014年編劇與監製《京城81號》創大陸恐怖片票房新高

編劇出身的文雋,是華語影壇少見身兼監製與編劇達30年的電影人。許多編劇目標是成為導演,當過導演的文雋卻坦言:「當導演要堅強、執著,我心比較軟,不會是好導演。我從編劇入行,寫拍片藍圖,成品好壞卻無法作主。」

 

同時當編劇與監製,就能保證自己想的都能拍出。文雋的工作也從創作源頭到最後成片都要管。

1989年岑建勳籌拍電影《虎膽女兒紅》,請到那時已有10年編劇與宣傳經驗的文雋編劇,並當監製協助武術指導出身的導演王龍威,「整部片一般般,但我因當監製,多了點劇本外的權力。」

文雋表示:「同時當編劇與監製,就能保證自己想的都能拍出。我的工作也從創作源頭到最後成片都要管。從那時開始,大部分影片我都有這種雙重身分。」

文雋應邀在文化部主辦的活動分享編劇心得。(文化部提供)
文雋應邀在文化部主辦的活動分享編劇心得。(文化部提供)

1980年代大陸改革開放,李翰祥、許鞍華等導演陸續去拍片,文雋也在1990年執導《告別紫禁城》時,赴北京取景。隔年他監製、編導港陸合拍的警匪公路電影《龍騰中國》,更與男主角姜文、萬梓良在大陸從北到南走一遭。

不久後,姜文執導第一部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找文雋幫忙,「我看好姜文會是好導演,就出任監製,負責器材和沖印等事務聯繫,並張羅資金,創作則由姜文主導。這是難得的經驗,我也逐漸熟悉大陸。」

大陸演員夏雨(右)以姜文(左)執導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在威尼斯影展拿下最佳男主角。( 東方IC)
大陸演員夏雨(右)以姜文(左)執導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在威尼斯影展拿下最佳男主角。( 東方IC)

1994、95年起港片市場每況愈下,但因大陸電影市場尚未打開,多數香港影人仍固守原地。當時導演王晶找文雋監製三級片,但他不擅長,反而因從小喜愛漫畫,建議改編香港漫畫家牛佬的漫畫《古惑仔》。「儘管95年王晶、劉偉強合作的黑幫片《廟街故事》票房不怎樣,但我們拍《古惑仔》的心態是能打平一部片,就多一部片,沒想到帶起潮流。」如今回顧,文雋形容:「這些漫畫改編電影,就像港片迴光返照。」

 

《古惑仔》成功是因當成青春成長片在拍,只是以黑幫為背景,也有友情與愛情,票房就爆出來。

1996年初《古惑仔》系列第一集《古惑仔之人在江湖》(台灣片名《英雄不敗》)爆紅,搶快在2個月後推出《古惑仔2之猛龍過江》(台灣片名《英雄赤女》),3個月後《古惑仔3之隻手遮天》跟著上映,王晶與文雋、劉偉強也在第三集時合組「最佳拍檔電影公司」。3人各有任務:王晶定題目、找投資方、管發行;劉偉強執行導演拍攝;文雋負責劇本創作、監製,也兼宣傳。

陳小春(前右)、鄭伊健(前左)等人主演的《古惑仔3之隻手遮天》在前集推出3個月後隨即上映。(翻攝自https://jet.my-magazine.me/)
陳小春(前右)、鄭伊健(前左)等人主演的《古惑仔3之隻手遮天》在前集推出3個月後隨即上映。(翻攝自https://jet.my-magazine.me/)
電影《古惑仔》系列改編自香港漫畫家牛佬的《古惑仔》漫畫。(翻攝自https://www.k886.net)
電影《古惑仔》系列改編自香港漫畫家牛佬的《古惑仔》漫畫。(翻攝自https://www.k886.net)

5年內《古惑仔》系列正傳6部、外傳3部,正傳前3集在香港都有港幣2千萬元上下的票房,第4集起則漸衰退。文雋認為:「《古惑仔》系列成功是因當成青春成長片在拍,只是以黑幫為背景,也有友情與愛情。就像走鋼索,在黑幫片與青春片間平衡結合,票房就爆出來。」正因前3集熱賣,「最佳拍檔」才敢將馬榮成漫畫《風雲》搬上大銀幕,以特效打造奇幻武俠動作片《風雲之雄霸天下》,並挾鄭伊健、郭富城兩大明星氣勢,登上1998年港片賣座冠軍。

鄭伊健(左)與郭富城(右)主演的《風雲之雄霸天下》是一九八八年香港電影賣座冠軍。(翻攝自http://hk.nowbaogumovies.com)
鄭伊健(左)與郭富城(右)主演的《風雲之雄霸天下》是一九八八年香港電影賣座冠軍。(翻攝自http://hk.nowbaogumovies.com)
《風雲之雄霸天下》改編自香港漫畫家馬榮成的暢銷漫畫。(翻攝自http://www.arts-news.net)
《風雲之雄霸天下》改編自香港漫畫家馬榮成的暢銷漫畫。(翻攝自http://www.arts-news.net)
文雋(左)和導演劉偉強(右)合作的《古惑仔》系列和《風雲之雄霸天下》等片都曾引領風騷。(東方IC)
文雋(左)和導演劉偉強(右)合作的《古惑仔》系列和《風雲之雄霸天下》等片都曾引領風騷。(東方IC)

跨入千禧年,科網股蓬勃,王晶趁勢轉賣「最佳拍檔」,「三巨頭」分家。王晶另找投資者拍片;劉偉強在香港與麥兆輝和莊文強開展《無間道》系列;文雋則到大陸拍戲。

催淚倫理小品《我的兄弟姐妹》,預算不到人民幣300萬元,卻創下近人民幣2,000萬元票房。(翻攝自騰訊視頻)
催淚倫理小品《我的兄弟姐妹》,預算不到人民幣300萬元,卻創下近人民幣2,000萬元票房。(翻攝自騰訊視頻)

當時文雋看到楊貴媚主演的台灣親情片《媽媽再愛我一次》在大陸熱賣,動念籌拍同樣催淚的倫理小品《我的兄弟姐妹》,預算不到人民幣300萬元,竟在2001年賣出近人民幣2千萬元票房,也為博納影業集團總裁于冬賺進創業第一桶金。

 

《人在囧途》導演葉偉民搞不定劇本,找文雋幫忙,讓返鄉路上意外相遇的兩位主  因背景與性格互異發揮化學作用。

2003年「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簽訂,開放香港幕後人員進大陸工作,港陸合拍片也可視為陸片在大陸宣傳放映,香港影人紛紛前進尋找更大的市場,而文雋則在北京轉拍電視劇、網劇,但表現平平。直到2008年于冬找他監製低成本驚悚片《荒村客棧》,賣了人民幣1,500多萬元,再拍同類型的《荒村公寓》也賺錢,文雋才發現驚悚片有一定的市場。「我在香港不看、也不拍驚悚片,就這樣在大陸變成驚悚片專家,真是命運的安排。」

徐崢(左)與王寶強(右)主演的公路喜劇《人在囧途》小兵立大功。(東方IC)
徐崢(左)與王寶強(右)主演的公路喜劇《人在囧途》小兵立大功。(東方IC)

2009年文雋轉換類型,先後監製《人在囧途》《李小龍》。《人在囧途》是導演葉偉民搞不定劇本找文雋幫忙,文雋將原本偏向短劇橋段的劇本重新釐清人物設定,讓返鄉路上意外相遇的兩位主角,因背景與性格互異發揮化學作用,影片也開出人民幣4,500萬元的好票房。不過《李小龍》因籌製宣傳過程太趕,賣座不佳,文雋對投資者不好意思,就拿出《荒村》系列成功經驗,提議拍低成本的驚悚片《繡花鞋》幫對方賺錢,竟再次奏效。

文雋和林心如合作的《京城81號》耗資人民幣千萬元打造舊日京城豪宅與八大胡同,創下大陸恐怖片票房紀錄。(東方IC)
文雋和林心如合作的《京城81號》耗資人民幣千萬元打造舊日京城豪宅與八大胡同,創下大陸恐怖片票房紀錄。(東方IC)
低成本驚悚片《荒村客棧》賣座創佳績,讓文雋發現驚悚片的市場。(東方IC)
低成本驚悚片《荒村客棧》賣座創佳績,讓文雋發現驚悚片的市場。(東方IC)

《繡花鞋》後,2014年文雋又和林心如合作恐怖片《京城81號》,規格全面提升,不只以3D拍攝,且耗資千萬打造舊日京城豪宅與八大胡同,後來熱賣人民幣4.4億元。

61歲的文雋歷經港片與陸片的興衰消長依然挺住,最近更把目標轉向家庭兒童電影《甜心格格之精靈來了》。作品不斷的文雋強調:「專業創作人要無時無刻地進修,看書、看電影和觀察生活周遭。」正因如此,來台灣拍《古惑仔2》,他可以信手放入釣蝦場、烏來溫泉;在大陸拍《人在囧途》加進毒奶粉事件;拍恐怖片能遊走靈異邊緣卻不踩官方禁止的怪力亂神紅線。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自認八卦又好奇的文雋有一套「接地氣」的法門,就是要懂得入境問俗、通曉人心,「很多人以為交情最重要,但交情是平時交往用的,拍電影了解國情、民情、人情這『三情』就能無往不利。」

更新時間|2018.11.22 07:0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