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大明星
2018.11.26 23:15

【我眼中的大明星】張艾嘉訓話 金馬導演秒哭

攝影|蕭志傑 李威德    口述|畢贛 整理|李雲鑫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張艾嘉近年卸下金馬主席後,忙著當導演又拍戲,可她從來沒忘記提攜年輕人,每次宣傳,都主動跟年輕人交心溝通。
張艾嘉近年卸下金馬主席後,忙著當導演又拍戲,可她從來沒忘記提攜年輕人,每次宣傳,都主動跟年輕人交心溝通。

我跟張姐(張艾嘉)認識是從錯誤開始!

那年因為《路邊野餐》來到金馬獎,可那時自己很不專業又不懂事,電影裡用了伍佰的歌和〈小茉莉〉等,卻沒想到版權問題。唱片公司就提出要求,那時我拍電影才花人民幣20萬元,幾十萬元的音樂版權費哪拿得出來啊,就透過張姐從中幫我溝通才順利解決。

因為這件事,張姐就知道有一個做事不太守規矩,但東西還不錯的年輕人!後來我寫了個劇本,覺得有個角色可以跟她聊聊,剛好那年我拍了金馬形象片,張姐也覺得挺不錯的,我就跟她談了一下,當時她說:「我對年輕人通常都會很關心,因為年輕人可能沒什麼資源,我願意嘗試,就等你的劇本!」雖然劇本一改再改,最後終於送到她手上,她看完就說了4個字:「百年孤寂」,我說對,張姐就說:「那就走吧!」

張艾嘉在《地球最後的夜晚》裡詮釋兩個角色,一個是男主角的媽媽,一個是失去孩子多年的母親。畢贛說,任何人都可以演媽媽,可是只有張艾嘉最能捕捉所有的神韻。(甲上提供)
張艾嘉在《地球最後的夜晚》裡詮釋兩個角色,一個是男主角的媽媽,一個是失去孩子多年的母親。畢贛說,任何人都可以演媽媽,可是只有張艾嘉最能捕捉所有的神韻。(甲上提供)

在拍《地球最後的夜晚》時,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電影最後一場60分鐘一鏡到底的戲,我只先拍了1次,又趕來金馬獎做導演座談,結束後我去見張姐,她問我:「那場戲過了沒有?」我說沒有,她就說:「我就知道沒過,因為那天你都沒喊過!」然後我說:「不如我把劇本跟角色改了,這樣妳就不用跑來了。」

 

張姐是一面教訓著我,另一面又默默提供我最大支持的人!

因為片子在貴州拍,條件很差,冬天又要到了,我怕影響到張姐身體,沒想到她聽到我要改劇本竟說:「怎麼你也變成這樣子,不要這樣思考問題,我演你的戲,就是因為你從來不會考慮這種問題!」聽完我就哭了,真的感動得哭了。

後來回到拍戲現場,張姐除了買餃子給大家吃,還會鼓舞劇組,那時大家太害怕一鏡到底會失敗,壓力都很大,尤其前2天還下雪,張姐就會說:「我看了天氣預報,這2天天氣特別好!」接著還跟我說:「待會多拍一些,我來就是給你多拍的!」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張姐就像個大家長保護著劇組,有時會更宏觀看到很多問題,就像她看到我在改劇本,就會來提醒我,「那麼多人為你付出,你應該準備得更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讓那些為你付出的人來來去去的」,可一看到劇本,她又會說:「那就來吧」!所以張姐是一面教訓著我,另一面又默默提供我最大支持的人!

畢贛。
畢贛。
畢贛

29歲,江西貴州凱里人。26歲時,以《路邊野餐》成為金馬獎最年輕的新進導演得主,同時在國際影展獲得無數好評。3年後帶著黃覺、湯唯、張艾嘉主演的《地球最後的夜晚》再戰金馬,並獲5項提名。作品虛實交錯、充滿魔幻魅力。因為他的電影,讓出生小鎮凱里聲名大噪,問他凱里是否應該頒個「凱里之光」匾額給他?畢贛打趣說:「匾額可以換成錢嗎?」

更新時間|2019.01.24 02:2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