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12.11 21:58

【豆導成魔之路】遭控強暴卻不公開道歉 鈕承澤性愛成魔之路

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名導鈕承澤遭控性侵,至截稿為止前雖然未有任何司法結果,黑歷史卻遭到起底,但他一直覺得外界對他未審先判。
名導鈕承澤遭控性侵,至截稿為止前雖然未有任何司法結果,黑歷史卻遭到起底,但他一直覺得外界對他未審先判。

12月5日,鈕承澤爆出拍攝電影《跑馬》期間,在家指姦女性工作人員,對方下體多處撕裂傷。7日鈕承澤在1名男性陪同之下,先在門內觀察一陣後,才走出面對媒體,接著前往台北市大安分局投案。

沒想到警方偵訊過後,他竟說:「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鈕承澤已經死了!」整個過程鈕承澤僅2次鞠躬(其中一次還是應在場媒體要求),還加碼踹垃圾桶、架人拐子、怒推女記者肩膀,然後離去。

幫助鈕承澤的律師是前檢察官,辦過頂新混油、胖達人炒股案等大案。
幫助鈕承澤的律師是前檢察官,辦過頂新混油、胖達人炒股案等大案。
李烈身為鈕承澤的好友,在出事後也去他家商討對策,並在媒體上形容他「就像孩子瘋瘋癲癲」。
李烈身為鈕承澤的好友,在出事後也去他家商討對策,並在媒體上形容他「就像孩子瘋瘋癲癲」。

事件進入司法程序之後,至本刊截稿為止以前,鈕承澤除了一次出門夜跑,其他時間多半在家;他在臉書寫:「妖魔都是自身的恨與惡創作的,在砸下石頭之後,請閉上眼睛,感受愛,就會更有力量將世上的仇恨與惡念化解消融…LOVE」。

可見鈕承澤又夜跑(呼應電影《跑馬》)又提LOVE(也是他過往電影作品名稱),但是恐因經過算計,口頭絕不公開道歉。

其實早在事情爆出之前,就有人在臉書爆料,影射鈕承澤性侵女工作人員;後來鈕承澤在臉書上雖有發言,但也從未對事件本身著墨。
其實早在事情爆出之前,就有人在臉書爆料,影射鈕承澤性侵女工作人員;後來鈕承澤在臉書上雖有發言,但也從未對事件本身著墨。
其實早在事情爆出之前,就有人在臉書爆料,影射鈕承澤性侵女工作人員;後來鈕承澤在臉書上雖有發言,但也從未對事件本身著墨。
其實早在事情爆出之前,就有人在臉書爆料,影射鈕承澤性侵女工作人員;後來鈕承澤在臉書上雖有發言,但也從未對事件本身著墨。

從鈕承澤案發至今的言行總結,白話來說就是他覺得自己在司法未判之前已被公審至死,以及他是被眾人的恨與惡創作的「妖魔」,而且不忘打片;可見鈕承澤依舊聚焦自我,並把事件導向「獨處時雙方對彼此判讀、認知上的差距」,不過對於受害女子來說就是「約會強暴」。

鈕承澤過往種種惡行攤在陽光下,業內不少同行覺得他就是「夜路走多」,好不容易從軍鑑案後沉潛再度復出,沒想到自己又被色字頭上那把刀給害慘,愈來愈多受害證詞出籠;目前醜聞纏身的他,看來短時間恐怕難再翻身。

更新時間|2018.12.12 05: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