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12.15 23:58

防治破功近百人遭攻擊 紅火蟻恐迅速攻占全台

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林煒凱
紅火蟻入侵淡水屯山里,田裡插著黃旗示警,依然有近百位居民被攻擊。
紅火蟻入侵淡水屯山里,田裡插著黃旗示警,依然有近百位居民被攻擊。

2003年第一隻紅火蟻侵入台灣,讓農民聞之色變,2016年新北市八里出現第一起死亡案例,中央政府甚至成立「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負責防堵。但近年防蟻經費大幅縮減,從一開始的1.46億元縮水到明年的4,000萬元,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執行任務逐漸變困難,地方政府防蟻素質也參差不齊,尤其新北市「自掃門前雪」的態度讓蟻情失控,淡水屯山里有近百位居民遭攻擊,就連中南部也出現蟻患,專家估計,若政府再掉以輕心,紅火蟻將迅速攻占全台。

12月5日,本刊造訪淡水屯山里,適逢休耕季節,農田裡不見稻穗搖曳,倒是遠遠就能看見旗海飄搖,每塊農田都插著幾十支黃色小旗,乍看像慶典或遊戲,其實每支旗子都代表超毒紅火蟻窩。

 

農民被咬 差點沒命

實際走到農田裡,紅火蟻蔓延的情形實在誇張,路邊、田埂甚至水溝旁,處處都能發現凸起的蟻丘,大小從10公分到50公分不等,地下蟻穴甚至可達20公尺,屯山里的居民每天都生活在小紅蟻的惡夢中。

淡水四處可見紅火蟻肆虐,無孔不鑽的侵入力讓人防不勝防。
淡水四處可見紅火蟻肆虐,無孔不鑽的侵入力讓人防不勝防。

「只是在水溝撈水,一起來就看到大腿上有二、三十隻紅火蟻,如果沒有馬上送醫,我可能就真的去(死)了。」農民盧銘棕表示,被咬的當下只覺得刺痛灼熱,還有力氣自行就醫,但半小時後便開始過敏發抖,緊接著心悸抽搐,症狀嚴重到連診所醫生都嚇傻,緊急送往淡水馬偕醫院急救才撿回一命。

盧銘棕並不是唯一的受害人,有老農拔草時被咬,還有人踏上尚不明顯的蟻窩被攻擊,甚至引發過敏,產生全身性蕁麻疹,住院一週才痊癒。連本刊攝影記者都被雜草上的紅火蟻狠刺,毒性短時間就發作,數分鐘內患處便形成白色水泡,灼熱的癢痛感讓人又叫又跳,在上藥後才紓解病況。

當地老農拔草時被咬,蟻毒在他的手上留下大片黑色斑記,數度就醫都好不了。
當地老農拔草時被咬,蟻毒在他的手上留下大片黑色斑記,數度就醫都好不了。

當地里長統計,屯山里有近百位居民遭紅火蟻攻擊,連幼貓都在自家後院被群起圍攻,遭活活咬死,凶狠景況讓人捏把冷汗,當時還有小女孩在附近玩耍,孩童若被咬傷,後果將不堪設想。

里長李永清多次向新北市農業局反應,卻只得到「經費不足」的答案,連投藥都沒有依照一年四次的標準流程,聽聞當地議員和記者在關注此議題,農業局才匆忙到農田插旗表示有在處理,敷衍態度讓里民氣翻。

紅火蟻小檔案

紅火蟻來自南美洲,其體型約3至6毫米,大小近似其他螞蟻,最大特點在於紅火蟻會建築火山狀高聳蟻丘,為雜食性,完全不挑食,其毒性強烈,被叮咬後皮膚會灼熱、痛癢,並形成白色膿包,體質敏感的人甚至可能引發休克反應。

 

防蟻重任 無人統籌

新北市議員鄭宇恩表示,淡水今年紅火蟻通報數量是去年的2倍,林口、三重、新莊、板橋等處也蟻患頻傳,追根究底是因為農業局策略轉變,導致蟻情失控。

紅火蟻毒性強烈,會先用大顎咬住獵物,再用尾端毒針注入毒液。
紅火蟻毒性強烈,會先用大顎咬住獵物,再用尾端毒針注入毒液。

「各局編各局的,沒有人在中央統籌,這樣怎麼可能防得了?」鄭宇恩說,約2年前,新北農業局不願承擔防蟻重任,要各局處自行編列預算處理負責的土地,預算規模小,連外包廠商都興趣缺缺,除蟻策略出現嚴重疏漏,也難怪紅火蟻怎麼滅都滅不完。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主任黃榮南表示,雙北在紅火蟻防治上都出現漏洞,台北市由動保處負責,以滅蚊蟲的方式滅蟻,紅火蟻只會越除越多,但新北蟻情又比台北嚴重得多。

新北市議員鄭宇恩痛批農業局不願承擔滅蟻責任,導致蟻情失控。
新北市議員鄭宇恩痛批農業局不願承擔滅蟻責任,導致蟻情失控。

「自掃門前雪的態度只會讓事情越來越嚴重。」黃榮南說,新北部門間各行其是,水利局負責河濱公園,教育局處理學校,農業局則只管農地,還有局處根本沒有編列除蟻預算,明明二塊地相互緊鄰,卻因權責單位不同而未處理,「紅火蟻哪會管這塊地是城鄉局還農業局的,哪邊有漏洞往哪住就對了。」

 

災情蔓延 經費反減

本刊調查,台灣第一隻紅火蟻在2003年被發現,與其他有毒昆蟲不一樣的是,其毒液不含毒蛋白過敏原,卻含有類鹼性毒素,有讓局部組織壞死及溶血的毒性,當時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誓言要在3年內全面將紅火蟻消滅,但2016年竟出現民眾被紅火蟻咬傷,導致併發症死亡的不幸案例。

紅火蟻的蟻丘藏在樹叢中,不小心就可能誤踏被攻擊。
紅火蟻的蟻丘藏在樹叢中,不小心就可能誤踏被攻擊。

2016年3月,八里一名74歲老婦人被醫院宣告因「壞死性筋膜炎」死亡,婦人的兒子說母親身體健康,每天早上都會到菜園耕種,2015年12月底,母親在菜園時,左大腿遭紅火蟻叮咬,雖痛癢無比,但因傷口不大未放在心上,僅自行敷藥包紮,等家屬察覺異狀送醫就診已回天乏術。婦人兒子表示,母親健康檢查都沒有問題,懷疑真正死因就是被紅火蟻叮咬。

防檢局也很快發現紅火蟻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對付,諷刺的是,隨著紅火蟻災情逐漸蔓延,中央防檢局編列的經費卻是逐年縮水。

屯山農民自發性撒藥對抗紅火蟻,但新北缺乏中央統籌角色,難以將其全數撲滅。
屯山農民自發性撒藥對抗紅火蟻,但新北缺乏中央統籌角色,難以將其全數撲滅。

本刊調查,2004年防檢局編列1.46億元滅蟻預算,2006年更高達1.79億元,但中央財政緊縮,政策改變,此後預算大幅縮減,2014年只剩1,500萬元,2017年則是1,922萬元,在各方壓力下,明年終於回漲到4,000萬元。

 

引併發症 危險性高

因各方紛紛指責防檢局防治紅火蟻不力,甚至傳出中央決定「棄守」,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認為此說法對第一線同仁並不公平,滅蟻策略近年來不斷修正、調整,目前採取圍堵政策,將蟻情控制在新北淡水河與新竹頭前溪間,但她也承認,蟻情確實超出此範圍。

北部紅火蟻已跨越淡水河,在淡水、三芝等地繁殖,中南部更是蟻蹤再現。嘉義於去年風光宣告成功撲滅,今年卻在故宮南院的草坪上再度發現蟻丘;台中花卉博覽會開幕第二天就看見紅火蟻,但鄒慧娟強調,這二處都已在最短時間內控制蟻情,並沒有往外擴大。

嘉義縣於去年宣告成功撲滅紅火蟻,但故宮南院又再度出現蟻丘。
嘉義縣於去年宣告成功撲滅紅火蟻,但故宮南院又再度出現蟻丘。
台中花博一開幕就看到紅火蟻,但防治團隊在第一時間便控制蟻情,災情未擴大。
台中花博一開幕就看到紅火蟻,但防治團隊在第一時間便控制蟻情,災情未擴大。

「對長者來說,紅火蟻可能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黃榮南說,美國曾有高中橄欖球員遭紅火蟻攻擊引發過敏反應,短時間就喪命,台灣雖沒有直接致命的案例,但老人被咬可能引發蜂窩性組織炎和敗血症等併發症,家屬恐因死因欄填寫的是併發症名稱,未深入追究起因,忽略了紅火蟻的可怕。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好厲害的紅螞蟻』過去只是形容,如今卻真的出現在生活中。」鄭宇恩說,專家曾預言,若沒有妥善的政策,紅火蟻恐在3年內攻占全台,政府希望民眾遠離蟻丘、不要下田只是治標不治本,農業局應負起防蟻責任,還給民眾安心生活的環境,而不是在居民付出生命代價後才要重視。

回應

新北農業局:防蟻成效為北部最佳

新北市農業局強調,並沒有經費不足的問題,且新北防蟻有其成效,從去年6月到今年9月,新北市紅火蟻災情面積減少225公頃,是北部下降面積最多的城市。

至於編組問題,農業局回應,各部門分工依照「入侵紅火蟻防制標準作業流程」,其他縣市也是相同做法。

更新時間|2018.12.12 04:4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