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12.23 04:46

基隆顏家長孫女藉舞台劇尋根 鄭有傑台日雙聲帶變換自如

文|溫雅雯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舞台劇由鄭有傑飾演基隆顏家長子顏惠民,從他留學日本認識並愛上妻子,返回台灣共組家庭的角度來介紹基隆顏家的故事。(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舞台劇由鄭有傑飾演基隆顏家長子顏惠民,從他留學日本認識並愛上妻子,返回台灣共組家庭的角度來介紹基隆顏家的故事。(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舞台劇發想自一青妙的小說《我的箱子》,故事描述以採礦起家致富,低調神祕的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基隆顏家」的故事。由李崗導演監製,廖若涵執導,金鐘獎導演鄭有傑與台灣媳婦大久保麻梨子詮釋一青妙的父母,而一青妙就演她自己,穿針引線串起劇情,是全劇靈魂人物;在讀本會之後,李崗導演稱讚一青妙:「她說話的語氣音調非常穩」,讓人很驚艷。

基隆顏家在瑞芳、九份一帶挖金礦、煤礦起家,曾有著「炭王金霸」的封號,也是台灣五大家族之一。 一青妙是顏家長孫女,歌手一青窈的姊姊,她是牙醫也是演員,也擁有作家身份。她在整理母親遺物時找到了一個箱子,發現了母親遺留的回憶,讓她好奇地開始尋找父母的過往。相差16歲的兩人,在1966年的日本銀座相遇相戀,跨海追愛後成家生女,又回到日本定居後的故事。

鄭有傑和大久保麻梨子正在為《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彩排,全劇使用大量日文與台語台詞,演出時會以字幕幫助觀眾看戲。(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鄭有傑和大久保麻梨子正在為《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彩排,全劇使用大量日文與台語台詞,演出時會以字幕幫助觀眾看戲。(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時光的手箱-我的爸爸和卡桑》以類紀錄片的影像結合舞台劇演出,台灣富家子弟顏惠民愛上日本餐廳女侍,女孩跨海追愛到台灣,成了顏家長媳。顏惠民返台後志不得伸,成日頹喪消沉;可他的妻子拚命融入台灣文化,學台語、作台灣菜,只為得到家族認同。這齣作品除了讓觀眾瞭解當年神祕基隆顏家的故事,在歸屬認同感的探討也多有著墨。

楊烈(右一)飾演鄭有傑的父親,展現台灣父權的威嚴,謝瓊煖則演楊烈的太太,是「凡事只能聽不能說」的傳統女性。(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楊烈(右一)飾演鄭有傑的父親,展現台灣父權的威嚴,謝瓊煖則演楊烈的太太,是「凡事只能聽不能說」的傳統女性。(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李崗導演近年來投身紀錄片,希望將屬於台灣的歷史、家族等故事拍出來讓更多人認識,之前講述霧峰林家盛世的紀錄片《阿罩霧風雲》耗時5年才推出,這次《時光的手箱-我的爸爸和卡桑》是他第一次擔任舞台劇監製。雖然是舞台劇,但編劇詹傑與相關工作人員前後花費2年多時間調查研究,希望透過這部作品,讓大家不要那麼快遺忘基隆顏家。

楊烈飾對留日回來的兒子鄭有傑竟然不願意幫助家業非常憤怒,父子怒目相向,母親謝瓊煖只能在中間勸阻。(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楊烈飾對留日回來的兒子鄭有傑竟然不願意幫助家業非常憤怒,父子怒目相向,母親謝瓊煖只能在中間勸阻。(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顏家長子由導演鄭有傑演出,他的父親是日本華僑,當年返台定居時幾乎不會中文,鄭有傑從小先會台語,再來講日文,直到上小學才學國語,一身日本小學生的打扮,讓他在小學時過得非常不快樂。當他讀《我的箱子》這本書,不斷地想起自己的父親,驚訝地發現「原來我不孤單」,加上從拍攝《陽陽》時就結緣的李崗導演,打電話問他願不願意演出這齣舞台劇,讓他覺得是命運的安排,「這是第一次演舞台劇,絕對不能搞砸」。

而已經嫁來台灣一年多的大久保麻梨子,也是第一次在台灣演出舞台劇,劇中大量日文台詞根本不是問題,但台語的部份讓她超緊張,雖然公婆都會講台語,但大久保麻梨子求好心切,最近每天勤練台語台詞,希望能在舞台上表現得更好。《時光的手箱-我的爸爸和卡桑》將於3月7日起於台北城市舞台演出,已於兩聽院售票系統開售。

大久保麻梨子穿上這身白無垢非常開心,「幫我穿和服的老師,我結婚時也是找她幫忙的呢,真巧!」(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大久保麻梨子穿上這身白無垢非常開心,「幫我穿和服的老師,我結婚時也是找她幫忙的呢,真巧!」(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更新時間|2018.12.23 04: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