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12.28 08:56

【馬欣專欄】推翻過去走出未來 林憶蓮、蔡依林、艾怡良的新時代

文|馬欣
林憶蓮(左起)、蔡依林、艾怡良在年底發行新專輯,大破大立地帶給人希望。(天地合、凌時差、EMI提供)
林憶蓮(左起)、蔡依林、艾怡良在年底發行新專輯,大破大立地帶給人希望。(天地合、凌時差、EMI提供)

在已沒有致勝規則的市場,年底女歌手們的新專輯反而大破大立地帶給人希望。林憶蓮在精準的電氣世界裡血肉重生,所以專輯叫《0》並不為過,艾怡良作品的飽滿與唱功是個不怕任何時代來襲的歌手,蔡依林如同電影《第五元素》裡被再造的最終極產物,在電腦時代,她永遠都可以如維納斯在貝殼反覆重生,推翻自己之前的符號。這虛擬世界,她們是最有可能完成自我並且倖存的歌手。

最壞的時代 也是最好的開始

今年年底的發片量,讓人有唱片業景氣復甦的錯覺,幾十張專輯都在年底發行,尤其是女歌手更是精銳盡出,除了因為此時是金曲獎報名的臨界點外,在市場已經沒有致勝邏輯的當下,她們都打破以前的框架,對自己的音樂有了更多的突破與想像,這是可喜的現象,如今的市場必須大破才能大立。

艾怡良作品的飽滿與唱功是個不怕任何時代來襲的歌手。(EMI提供)
艾怡良作品的飽滿與唱功是個不怕任何時代來襲的歌手。(EMI提供)

市場聽覺如今分兩種,一種是被大陸選秀養成的鐵肺歌手過量產生,導致後來流於重鹹沒細節,另一種且能固守台灣品味的是反其道而行,細膩走心有態度。因此今年底白安、蔡健雅、陳綺貞等人發片都被期待,包括王心凌在陳珊妮製作下,都被華語樂迷們關注著,認為是新嘗試,算是一種品味的反撲。

 

林憶蓮找回90年代女歌手的自主 宣告走向更前衛規格

這波女歌手出片,其中有三位的專輯在未來,有示範性作用,其高規格相信也是明年金曲的黑馬。林憶蓮這張在各方面都做到這唱片工業的高水平,對現在蕭條唱片業有指標作用,而她個人從《蓋亞》到《0》,未來感強大,自己的Vocal也進入了不可定型的實驗,在藝術上不是一般自我突破之作,而能對這產業有激勵作用。

林憶蓮的《0》是內在袒露之作,帶著「老娘豁出去」的霸氣。(天地合提供)
林憶蓮的《0》是內在袒露之作,帶著「老娘豁出去」的霸氣。(天地合提供)

這股「老娘豁出去」的霸氣,你在林憶蓮身上聽得很清楚。《蓋亞》如果是各種聲音邊界的嘗試,6年後的《0》則是內在袒露之作,對於各種事物有了更強烈的態度,無論以曲式還是旁觀口吻的演繹法,她沒有要走回以往親和老路,反而更侵略性地嘲諷與還擊這暴力世界,有著90年代西洋女歌手的自主態度,以未來的曲式包裝,在數位世界裡呈現鋼筋外露的血肉氣息,完成度很高,女人長年的壓抑如同金屬血管中的吶喊鮮血。

 

反差美 電氣世界裡的血肉重生

首先她的主打歌〈沙文〉以合音與編曲撕裂著外殼與包袱,控訴著沙文主義與性侵的行為,她時以時代的幽魂口吻森冷唱著,時而交纏著那自我怪罪的負荷。在編曲的縝密下,聽眾聽得到那自遠古竄出的暴力,意外地呈現兩種自我撕裂成為一個公開的戰場與自己內心的戰壕,既完成了商業的耐聽度,也成就了內涵。

對林憶蓮目前的地位來說,是可以從心所欲地做專輯,於是我們又聽到了〈幻覺動物〉以口氣駕馭的自信之作,另一首〈纖維〉琴聲的跳躍中,歌聲見縫插針地綿密編織那空氣一般的幸福,掌握不住的,又潛藏在細微處的不堪與挫折,百轉千迴,你幾乎能聽到90年代時Fiona Apple與Tori Amos的靈氣,整張有女性自覺的演繹,但在曲式上在常石磊的主導上,被裝進一個數位的器皿中呈現反差美。

 

艾怡良全方位的才氣  貼近時代 唱腔到位

另一張聽來令人驚喜的是艾怡良《垂直活著,水平留戀著》,這張觸碰著各種題材,曲風上完成度也高。艾怡良明顯創作上更純熟了,她那種細膩的詞曲,搭配可收可放的靈魂唱腔,滲透力強。一首〈Forever Young〉從細節著手,帶出大的生活景貌,這首原只是一句帶話,不足掛齒卻是埋得最深;另一首〈夜晚出生的小孩〉畫面感豐富,唱著身處恐懼的異國小孩,配上薩克斯風與當地歌謠,被她唱出無路可逃的悲傷。

這張專輯出手夠流暢,有著藍調氣味的〈萊特兄弟有罪〉,還有〈一整夜〉聽起來如此抒懷,她的生活化詮釋,讓這張的所有題材,有著大人複雜的口味,苦甘交錯,是次生命歷程的大膽驗收。你幾乎可以肯定她的未來大有潛力。

 

蔡依林以自己反自己 成就「蔡依林」這系列商品小宇宙

而這次的蔡依林實在太有趣了,她是21世紀的傑出產物,〈怪美〉的MV一出來的確令人驚豔,從她自〈看我七十二變〉翻身後,你就看她像賽博格人一般(人類機械人化),可以進化出各種不同樣貌,近似生化人與二次元的結合。

她這次則推翻了這十多年的各種設定,包括她被客體化的公式,過去近乎是普普藝術實踐商品的她,這次嘲諷了自己,包括別人嘲笑她的花枝禮服與炸蝦裝、包括被酸是雜耍團的地才造就。她拿形象來反形象,把自己規格化的美拿來破壞又重組,反諷這物化女人的世界,同時也將自己藝人形象更普普化,徹底點出了這把女人符號化的世界,你我包括她都逃不了。  

高明的創意與概念 比虛擬歌手更無限

這樣高明的唱片企劃,有膽有料,不少女歌手仍受困女神的巢臼,必須渡化眾人,這沒不好。但蔡依林走出了自己的商品宇宙,怎麼改寫重組或複寫,都是數位時代最強大的商品模式,她利用那些標籤做更極致的反嚐試,成就了自己這個商品的無限性,之後如何有誰更賽博格化或是以後AI歌手蓬勃,「蔡依林」概念不滅的自我創作就是電腦世代的原生物,已是走在時代的先驅了。

更新時間|2018.12.28 08: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