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9.01.10 02:54

【命案現場清理師番外篇】骨肉分離十餘年 亡者靠照片想念女兒

文|謝君怡    攝影|吳貞慧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擔任命案現場清理師,盧致宏遇過不少現實或惡劣的人,但也遇過溫暖的人事物。
擔任命案現場清理師,盧致宏遇過不少現實或惡劣的人,但也遇過溫暖的人事物。

職業是命案現場清理師,盧致宏踏進的每個空間,不久前都有生命消逝。是一個有囤積症的老奶奶,雜物堆砌阻隔,漸弱了她最後求救的吶喊;是一個抱著淘金夢的外籍移工,癱臥在狹小宿舍裡的單人木板床上,離家時那句再見是他這輩子無法完成的約定;是無親無戚的計程車司機,被債務逼到無路可走,躲在租賃處浴室裡,一旁盆子裡碳已成燼。

一名離婚獨居的男子身亡後,沒留下什麼值錢的遺物,唯一珍藏的是女兒從小到大的照片。(盧致宏提供)
一名離婚獨居的男子身亡後,沒留下什麼值錢的遺物,唯一珍藏的是女兒從小到大的照片。(盧致宏提供)

「我看到的就是社會最底層、最現實的事。」盧致宏的表情淡然,很多時候他看見的還有人性的醜惡,「現場找到1,000元,我交給委託人,他們兄弟為了這1,000元大打出手。」是看多了,也是無權插手。

但也不全然都那麼黑暗不堪,總有些事讓他想繼續在這行努力下去。例如一次清理一名獨居男子的住所,亡者跟妻子早已離婚,女兒跟著媽媽,父女十多年未見,直到警方通知她才知道父親已往生多日。

「她告訴我:『我想一起進屋裡,想知道這十幾年來,他過著怎樣的生活?』」盧致宏回憶當時場景,開門後委託人看到父親的倒臥處形成了一個「人形血汙」驚呼出聲,「房子沒任何擺飾,只有幾個紙箱擺在沙發旁。」打開紙箱,裡面是整齊收藏的相冊。

「我站在門口看著她翻動相簿,從啼哭的嬰兒時期、七坐八爬、周會走,出遊、生日,還有小女孩第一天上學背書包站在校門口的模樣…。」他看著她翻過一頁又一頁,沉浸在回憶中,最後那張照片,定格在一家人用餐的畫面。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她哭到顫抖,說:『這裡面都是我的照片,他沒有忘了我。爸,我好想你,你為什麼就這樣走了?』」那啜泣聲盤旋在盧致宏腦海,「案子雖然不是最複雜,卻讓我印象深刻。即使分開那麼久,父親藉著照片提醒女兒,我永遠忘不了妳。它讓我感受到了父親對女兒的愛、女兒對父親的思念。」

更新時間|2019.01.08 06: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