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1.03 06:12

遭鈕承澤逼脫 柯奐如再揭男導桌下撫摸男星

文|娛樂組
柯奐如最近因為鈕承澤涉性侵一案,在網上呼籲藝界#MeToo的重要性。(翻攝柯奐如臉書)
柯奐如最近因為鈕承澤涉性侵一案,在網上呼籲藝界#MeToo的重要性。(翻攝柯奐如臉書)

鈕承澤被女工作人員告發性侵之後,過往他「半強迫」柯奐如拍大尺度裸戲的黑歷史也被翻出;如今她在臉書再發長文,透露不只自己,也有男星拍同志戲被要求更大尺度的裸露,還遭該片男導酸言酸語。

根據柯奐如的轉述,該名男星在整個拍攝期間都如此為難,而且裸戲雖有清場,但現場監看器前擠了一堆人看等等;對此她感嘆:「我光想到他在現場的赤裸,滿足了有獵奇窺看心態的人…就感到好殘忍…在我們剝開自己的同時,在盡力完成工作時,是那麼地沒有尊嚴的,不被在意、保護…

她還從另一位男演員那聽到,有天大家一起開會討論劇本時,他發現在桌下,男導演的手正在來回輕撫某位男演員的小腿。因為該名男演員和被摸的男演員私下熟識,後來他氣憤地問對方,為什麼要容忍呢?對方無奈的回答,「沒辦法嘛…你又能怎麼樣呢…」

以下為柯奐如臉書全文:

(文長,慎入)

大家新年好嗎?是否用了自己喜歡的方式揮別了去年,開啓新的一年?我的也不錯,自年尾到現在,一個人安靜地生活、書寫著。

因為有大家文字上的陪伴,並不感到孤單,反倒覺得越來越有力量…這是託大家的福,深深感謝…這段時間,收到來信,網友轉傳了另一網友充滿恨意的話語,那是給對方的。第一時間看到時,我不忍卒睹,頓時低落,一時不知道怎麼回應。思緒整理過後,我知道自己想表達的了。

想說,謝謝你傳給我…我感到安心那不是你寫的,但也不希望真發生網友因自己的關係去做。能理解那是出於不平,但當親眼看見時,好像沒有被幫助到…一直盡量讓自己處在平和、溫暖的氛圍裡,我發覺,原來一個『恨』意的吸收,都能夠讓想恢復起來的力量,被削減…

且我認真思考,若我是那個不斷接受到『大家都討厭、恨我』的人,我一定覺得極度沮喪、被孤立,能有的能量必定只能處理疼、痛。沒有更多的力氣思考『我在哪裡做錯了。』這樣更重要的問題。且給予不理性的回應,不也是種『壓迫』…?盼請思考一下我的話…。

接續上篇的分享,這段時間,因為12月初的報導,也引起了演員之間的討論,分享起彼此拍攝時的不適經驗。

有位男演員的經驗,令我極度吃驚,難以置信在尊重的概念已較普及的現在,在2018年,還會有導演用這樣的方式引導演員…這件事也讓我瞭解,在這個行業,不是只有女生有機會受傷,男生也會…他說,他在拍攝一部描述同志情感的電影時,此片的男導演在現場,臨時、當眾要求他付出比他們事前約定還要多的裸露。他感到非常為難。

男導演當眾人面前說:『你為什麼不可以呢?好嘛!我知道嘛!因為我不是李安嘛!對不對?』我的朋友在勉強自己的情形下,最後仍是配合了導演的要求、完成了對方的期待…

而這樣的威脅,不是發生在單一個場次,是整個拍攝期,只要導演認為這個畫面有必要,就會再次當眾對他威脅壓迫…聽了非常心疼…

我們也討論到何謂『清場』,我想到的是拍攝現場只留極必要的人員,但我忘了還有監視器。(導演及工作人員在現場透過一個電視螢幕,我們稱監視器,作用在檢查、確認前一刻的拍攝結果。)

他告訴我,對於監視器前,擠了一堆人在觀看,也感到極不適,甚至他後來發現,工作人員的手機,就能與監視器連線,能在自己的手機上觀看…我光想到他在現場的赤裸,滿足了有獵奇窺看心態的人…就感到好殘忍…在我們剝開自己的同時,在盡力完成工作時,是那麼地沒有尊嚴的,不被在意、保護…

我們是否能一起討論,如果導演確立了這場戲真有裸露或親密必要,能否一起討論出怎樣準備,是能讓你的演員感到安全感、好一起順利地完成工作呢?

每個人不一樣,所需要的安全感可能也不一樣,如果演員和你一樣愛你的作品,願意跟你一起打這場仗,以珍惜你的戰友,為他思考即將所面對的困難,一起找到克服的方法,這樣做,不好嗎…?

但就這幾年實際的經驗來看,我發現有時當導演太專注、太急欲在表達自己想要表達的創作時,有時可能沒有注意到、忽視了一些同樣重要的事:人的生命和感受。

也在思考,在導演之外,是否能多雙眼睛,幫助確認床戲在劇本中的必要性…其實,觀眾對交合的畫面、的概念,是什麼很清楚…電影裡有那樣的場景,有時某種程度,是在滿足人性中,對另一肉身正大光明窺探的慾望…

導演如果考慮自己難以客觀評估,是否可以請你的老師、信賴的編劇、演員朋友,再做一下確認?或許很麻煩,但我們是否可看做像是風險評估?畢竟若是沒有必要經歷的風險,就不會造成不必要的困擾,而且當你願意這麼做時,你就已經開始在為你的戰友設想他的處境,感受他的風險,已經在珍惜他的路上。你的戰友會感受的到,他會感激你,會更堅定你是值得他全力付出、共赴挑戰的領導者。

其實,演員面對這樣的場景都會壓力很大…對男女演員都是…

如果確定要拍,演員間要一起討論,會害羞沒錯,但不要怕,一定要談,談越細越好,比如,我的手會經過你身體哪裡,我會吻你哪裡,清楚告訴對方你會怎麼做,並在討論中感受對方,一起找到彼此都覺得心裡安全的方式,並在拍攝時緊守約定,但還是要表現自然。(壓力是不是很大?)

身體的保護措施盡量做全,沒有固定的形式,以你覺得自己能夠在眾人前感到安心,並能夠專心表演的狀態為主。不要管會不會造成大家的困擾,不要幫攝影想、幫畫面想,導演、攝影師如果覺得有影響,他們定會主動來跟你討論。如果你沒有經紀人,一個人沒有關係,你能邀請團隊裡你信賴的工作人員在現場陪伴你。不要害怕開口說出你的困擾,其實大家都理解那對你的壓力有多大,大家會用專業來幫助彼此,都會樂見這場戲能順利完成,平安著地。

我認為紮實的前置準備,雖然費時費勁,但絕對對拍攝的效率、安全,有很具體的幫助。

我還從另一位男演員那聽到,有天大家一起開會討論劇本時,他發現在桌下,男導演的手正在來回輕撫某位男演員的小腿。因為他和被摸的男演員私下熟識,後來他氣憤地問對方,你為什麼要容忍呢?對方無奈的回答,沒辦法嘛… 你又能怎麼樣呢…我意識到,這是我們在工作中,共同在面對的困難,不分男女的…相信不只演員,導演、工作人員也會面臨…。

聖誕節前,有一段時間,自己的心理狀態算是調適到『可以』。已經盡量不再回頭想,專注在當下。我不多奢求什麼。卑微的、安靜地過完一天,一天再一天,就覺得自己有小小的進步。

平安夜下午,和數月不見的女導演朋友碰面,我的來意只是為了見見面,輕鬆聊聊、確認彼此都好,沒料到她問起此事,且真誠、慎重地表達對我的支持。

接著,她分享近期關注這個議題的閱讀,並轉述聽到《沉默》及《沉默的島嶼》兩書作者陳昭如小姐在座談會時,談到以下的訊息:『因為多數人普遍缺乏成熟完整的性教育,我們對性教育避之唯恐不及,是因為我們錯誤的認為『性教育』就等於『性交教育』,而性教育其實是廣泛的對我們的身體有很大的認知,在性教育不充足的情形下,以至人們對於自己的身體遭受不當對待的當下,缺乏警覺和意識。性侵,不只是非常狹隘的以對方是否侵入某人的身體來定義;反之,就不算性侵。』

她告訴我,陳小姐在漫長的寫作過程對此議題深入詳實而全面性的觀點分享,帶給她很大的啟發。原本,她參與那場座談會,只是單純地想親自對陳昭如小姐及當天與會的陳潔皓先生表達誠摯的感謝,想謝謝他們兩位克服萬難地寫出了啟發她創作動力的那些書,沒想到,她自己也同時上了一堂「認識性侵」的性教育入門課。因為收穫很多,覺得有必要讓更多人以更成熟的眼光和心態來看待這件事,於是她知無不言地分享了閱讀和聆聽到的重要訊息,包括陳潔皓先生在《不再沉默》裡說出陰暗往事的勇氣。」希望藉著這些充滿勇氣打破沉默的人們,來安慰並鼓勵我。

對我來說,這一切真像是當頭棒喝…面對朋友真誠的直指,我無處可逃可藏。確實,一直以來,我不斷催眠自己經歷是還好…我一直在這個自己深信的『還好』底下,苟活了那麼久,並且正打算要繼續這麼做…那晚她和我聊了很久,從個人的處境到大環境,以及對於「沉默」的看法…,最後,她也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抱歉…

在街角緊緊擁抱道別後,我進入了一個難以形容的狀況,女朋友的那聲『對不起』,卡的我身心難受,我開始上網搜尋她分享的:陳潔晧先生的『不再沈默』、孔劉談他接觸到『熔爐』這本小說、著手製作成電影的過程的訪談,誰跟我提過的日本的『伊藤詩織』、2017年才剛發生的作家林奕含…我盡量的去讀,去瞭解,寫下有感應的。思考,不懂的再找..一夜沒闔眼,腦子和心都在渴望瞭解,我從這些線索中,逐漸找到了答案…

回到現實,當年當時的我,需要的是什麼呢….?若我這麼做,一定又會有人認為我在炒作,落井下石,意圖不軌,想紅,有新作品出來吧…那現在哪一個比較重要?她?還是被質疑的聲音?腦子閃過一句話,如果我們把『我』的觀念先放一旁,無『我』,便能更專注在自己的初衷上。

聖誕節當晚,和之前那位有智慧,一路陪伴我的女朋友報告我的決定後,她告訴我:

『不管社會會如何反應,那是他們的事,重要的是,妳在為自己和其他受害女性做妳覺得正確的事。外面的反應妳也要學習沈穩的接受,那只是外面的浪,妳把自己的船在海上駛好,妳有可能會暈船、不舒服、想吐,但記得那個目標,妳會從身上生出掌舵的力量,逐漸往那個目標前進。

但如果實在太不舒服,也要記得求援,SOS的信號記得打出來,我們會派船來支援妳。我自己也還在學習怎樣在大海裡安定自己的船,能幫到你是我這艘船的榮幸,希望能在妳需要的時候幫助到妳。妳看妳,妳現在也有力量,也在幫助別人。這種力量就是要這樣傳遞下去。

不是因為恨對方才希望對方受制裁,是要去希望對方好才希望對方受制裁,如果對方逃過這次,那會更覺得自己沒錯。這樣會歪到太離譜的位置,對這世界和受害者都太不公平。也更不會有改正的可能。』我認同她所說的…這也應該是這麼做的意義…

喘口氣,沈澱下來後,我再把這整件事,放在心裡,過一次,再做一次確認…發覺…很憂傷…有很深的憂傷…

其實,從2007年對方親自打給我,邀請我參與演出的那通電話起,我就和這全部,形成了連結,不管過程中多努力地想逃開,還是不可避免地要再面對…而且一旦我這麼做,連結也會加深…但做或不做,連結都已成了事實,永遠也無法再做變更、消滅…腦子浮出『命運』兩字…

好吧,既然這是我的命運,我相信同樣的考驗再來,一定有它的道理,我們能否從裡面找到,跟自己有關的意義…電影裡常演,如果讓你再回到某段感到後悔的人生場景,你會怎麼做?

這次,不是虛假的電影…是真實的人生…而且這背後,是真的有個受傷的女生…她的心裡,現在在經歷什麼呢…?

既然被當掉要重修,面對這次的新考卷,我要考出自己的程度。

將自己草稿稍加整理後,就發佈了給「她」的文章。

附註:我是因為和拍攝金蘭廣告的朋友們吃飯,才再想起跟女導演要見面的約定。若沒有金蘭廣告在先…可能也不會有想表達出來的契機、機會了…命運很奇妙,好像主動幫我準備了開啟不同門的鑰匙、且接力似的。

附上的圖片,是我某位女朋友看完上篇文章後,所畫下來的。她說,她看到開出一朵花…我很沮喪、無奈地回她:『我自己看不到花…,原來還長了花啊…』

她說:『好大的一顆種子植在好深的土壤中,所以掙出來探光花了點時間,而她長成好大好大的一朵花正努力為你遮風避雨。』

還感到納悶時,就收到她的手繪圖…

和一樣感到傷痛的妳,一起分享『花』…

更新時間|2019.01.03 06:1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