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輩萌生退意 木村拓哉自剖「一樣過著痛苦的人生」

文|張義欣
本來忙著簽名,面對晚輩的請教,木村神色變得嚴肅。(翻攝人間觀察)

不過在這些橋段中最引人注目的則是一段木村面臨晚輩勝地跟他求救關於自己演藝事業面臨瓶頸,想要退出藝能界的問話,木村拓哉的一段話,引起許多省思。

面對勝地的問題,木村先是遲疑了一下問他:有跟伴侶討論過了嗎?因為「現在已經不是你一個人的人生了」,晚輩則諾諾地說還沒,木村接著問:「如果辭去演員之後,已經有決定好要做什麼工作了嗎?」晚輩的回答一樣是否定的。

這時木村拓哉嚴肅地說:「那你還能做這樣的決定嗎?」勝地則表示自己越來越痛苦,木村則出乎意料地回答:「大家都痛苦啊!」、「即便是我也一樣」、「這世界不存在不痛苦的人生。」幾句話把晚輩勝地說得啞口無言。更值得注意的是,木村的言下之意是「其實自己也過著痛苦的人生。」

面對晚輩的發問,木村拓哉深刻的回答充滿智慧。(翻攝人間觀察)

這就令人十分驚訝了,木村拓哉從17歲出道至今,演藝之路一帆風順,看來是人生勝利組中的第一名了,他居然也過著痛苦的生活嗎?木村拓哉接著自剖,「畢竟我無論做什麼事都會被指指點點,我就會覺得原來也有這些意見啊,但那些也是事實啊,我自己也常被評論無論演誰,演的都是木村啊」、「沒辦法,他們要那樣說,那就那樣吧。」展現了一個演藝圈神字輩人物面對工作、面對人生、面對閒言閒語的態度,值得我們借鏡「他們要那樣說,那就那樣吧。」

晚輩這時大膽的問了木村:「您有想過放棄演戲,放棄這一切嗎?」木村非常乾脆的回答:「沒有」,因為「逃避是很容易的,但面對逃避之後的選擇的路一定是很痛苦的。」

更新時間|2019.01.07 10:5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