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1.23 22:30

【鬆開拳頭一】從黃金左臉到愛上右臉 蔡健雅這樣打破拍照魔障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影音|甘政國    攝影協力|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嘟嘴是蔡健雅這幾年的改變,最早有一天,當她發現自己連嘟嘴都太嚴肅時,改變就啟動了。
嘟嘴是蔡健雅這幾年的改變,最早有一天,當她發現自己連嘟嘴都太嚴肅時,改變就啟動了。

拿到蔡健雅的新專輯封面,壓著濃長飽滿的色調,一個嘟嘴的女子,你遲疑了一下,想,這人是誰?主打歌MV,蔡健雅跑到斯里蘭卡拍攝,一個保留了上座部佛教傳統的古國,同樣是構成要素簡單、色與韻都直覺、明亮透心的地方。

我問蔡健雅,斯里蘭卡到底有什麼?但或許,我不是真的想要一個答案。你到過一個地方,自一個地方返回,人生本就如此,它可能是旅行地,也可能只是你心中一個標的。那裡可能其實沒有什麼。 不過,對醒覺的人來說,旅行的目的,它從來也無關於目的地。

當蔡健雅上個通告遲了,我們等待時有種微微的緊張。她一上樓,看到等待的人眉頭之間皮膚蹙著,便忍不住發出一些嘰哩咕嚕式的女孩兒音色。她後來解釋:「因為我以前太嚴肅,現在一旦發現大家很嚴肅,我就會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發出一些奇怪小女孩的聲音。」

以前蔡健雅才是嚴肅的那一個人。她嚴肅的觸角還在,不過變成了感受嚴肅敏銳的一個人。握緊過拳頭的人,即使把拳頭鬆開了,身體的肌肉恐怕都還依然記得,那曾經握緊拳頭的、連串肌肉的緊繃。

如同甜點,人生中也埋伏了隱味,你得去探索,隱味方能現蹤。過去這三年,蔡健雅一路都在發現種種隱味。
如同甜點,人生中也埋伏了隱味,你得去探索,隱味方能現蹤。過去這三年,蔡健雅一路都在發現種種隱味。

過去拍照,她是「黃金左臉」,因為曾有知名攝影師說她某臉比較好看,於是她堅定的,只拍左臉。結果這次拍照她變了,她跟攝影師說:「拍右臉」,是一種「來吧來吧」的改變,在左臉與右臉間得到了自由。

她愛自由,可極致自由的背後,往往就是毁滅再重生不是嗎?蔡健雅點頭,「我超愛找麻煩的。這三年,跟我合作的人,都說蔡健雅妳變了。」幸好,學會自由,學會與可愛親近,是永遠不嫌晚的。

起初可能只是像遠方地平線上,一朵輕淡至幾不可見的雲而已。「我記得我第一次嘟嘴,我印象很深。」蔡健雅回憶:「我那時跟一群朋友吃甜點,我們要自拍,大家都擺出很可愛的動作。我也想擺一個可愛的表情,但我發現,我不知道怎麼擺可愛的表情,就開始嘟嘴。後來發現,怎麼連嘟嘴都不可愛?哈哈哈。」

她想,「我不管怎麼拍都那麼嚴肅,是否我給別人的感覺,也都那麼的嚴肅?」左臉右臉的辯證之後,她發現自己的右臉更柔和也更女人。或許,也更貼切她3年來的心境。三年前她使盡全力跳入電子氛圍,做完專輯《失語者》,同時間發現自己彷彿對音樂也失語了。「崩潰很多次,交母帶那一天,我不是大哭,而是釋放,我終於自由了。我不想再碰音樂。」

她買了機票飛奔巴黎學甜點,3年內沒有認真寫歌,她笑,「頂多就,哪一晚來寫一首,其餘時間都是在玩。我只想玩,不想碰音樂。」吃甜點若是一種需求,那做甜點,就是她必須的出口。說起甜點,蔡健雅耳朵豎了起來、眼神閃亮。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化妝:陳聆薇 髮型:Ting Shih(Flux Réel) 場地提供:CAFE de Gear

更新時間|2019.01.30 10: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