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1.23 22:30

【鬆開拳頭三】大家為何愛甜點?蔡健雅用心理學突破盲腸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影音|甘政國    攝影協力|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蔡健雅近年每年都會去巴黎進修甜點,也要接受考試,讓蔡健雅很緊張。(翻攝自蔡健雅臉書)
蔡健雅近年每年都會去巴黎進修甜點,也要接受考試,讓蔡健雅很緊張。(翻攝自蔡健雅臉書)

被過去的情與愛,帶到現在式的人生。蔡健雅說, 「當然每一個人都需要愛。有一個人愛我,我開心,他離開我,那我怎麼辦呢?我永遠不能過我的人生。到最後我們還是需要回歸到自己,因為對方離開了,你至少留下了又一個新的空間,讓自己用美麗的東西去填滿它。是我們自己的責任,而不是別人的責任。」

蔡健雅曾3度獲得金曲獎最佳女歌手,2012年她以《說到愛》拿下金曲獎。(東方IC提供)
蔡健雅曾3度獲得金曲獎最佳女歌手,2012年她以《說到愛》拿下金曲獎。(東方IC提供)

「所以我一直覺得,在這個階段,我不需要再去交代任何的小情小愛,這些東西我都做過了。」當時你也是需要它的?「對,我覺得我的音樂很直接,音樂是什麼,我當時就是什麼。但你可以想像,如果我蔡健雅今天還在這裡唱那樣的歌,我覺得你們要為我擔心,因為我走不出我的小宇宙。」

沒特別想及音樂的3年內,她做甜點。蔡健雅說,那同樣要用愛、直覺、天賦。從甜,真的好甜,到知道什麼是好吃的甜點,到知道廚師用不用心。那是甜點的魅力,那是一個烹調歌曲的人,形與意都通透了,在甜點世界中的心領神會。

愛上甜點的蔡健雅,往返巴黎學做甜點多年。(翻攝自蔡健雅臉書)
愛上甜點的蔡健雅,往返巴黎學做甜點多年。(翻攝自蔡健雅臉書)

所以,斯里蘭卡到底有什麼?「有歡樂、開心、平靜、簡單、純真、簡單的感動⋯」蔡健雅說。我想像著色彩、海岸,與小朋友的笑聲。其實我形同吃到了甜點。你吞嚥一口,外在世界的彩度也降暗一格,邊緣融化了,人的表情也笑咪咪溫和了起來,失落的隱味浮動其間,原來我們心裡根本都需要甜點。

蔡健雅說,這幾年她開始愛上吃東西。笑自己想去參加大胃王的比賽,「我的食量很恐怖,無底洞。在大家已經結束吃完的時候,一個多小時後,我還繼續吃。」

吃甜點、做甜點,讓蔡健雅更知道,什麼叫感動。「甜點的威力是什麼,當你吃完一頓飯,天啊!好好吃,我們來點個甜點,好吃跟不好吃之間,是可以成就或毁掉你那一餐的美好。很好吃的晚餐,甜點來的時候很恐怖,你會翻桌走人。吃到好吃的,會有『天哪,我的人生死而無悔⋯』」聽蔡健雅說甜點,的確就像吃大人的甜點,有濃有苦卻絕對直率,沒要跟你五四三。

不做音樂的時候,她瘋狂愛上甜點,一切都有跡可尋。「就像聽到一首歌。一首不痛不癢的歌,你不會記得,但突然間,你從收音機聽到一首歌,從第一個聲音響起,你整個雞皮疙瘩起來,你就會覺得,天哪這世界上有這樣一首歌,懂我。是多重要的一首歌。這幾年我就在做這些。」

平靜是一個狀似平靜、執行甚難的字眼。但快樂是自己的責任,不是別人的責任。理解到這一點的蔡健雅,才終於平靜了。
平靜是一個狀似平靜、執行甚難的字眼。但快樂是自己的責任,不是別人的責任。理解到這一點的蔡健雅,才終於平靜了。

甜點的感動,同樣是音樂的感動。這9年來,蔡健雅每一年都去巴黎,去年學的麵包。「可以做的我都學了。」親手製作一樣東西,對她來說比任何東西都重要。「為什麼做甜點那麼受歡迎,很多人都喜歡做甜點,其實跟心理學上有說,它就是給人成就感。每個人都需要成就感。」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化妝:陳聆薇 髮型:Ting Shih(Flux Réel) 場地提供:CAFE de Gear

更新時間|2019.01.30 10:2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