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1.21 22:58

【王嘉納與玉東卡本特二】沒錢買材料只好把家具成品敲掉 醬瓜空罐也能做成燈具

文|陳怡靜    攝影|楊子磊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王嘉納(右)就讀台北工專時獲荷蘭阿姆斯特丹國際技能競賽雙料金牌,拍下這張照片前3天,他剛過22歲生日。(王嘉納提供)
王嘉納(右)就讀台北工專時獲荷蘭阿姆斯特丹國際技能競賽雙料金牌,拍下這張照片前3天,他剛過22歲生日。(王嘉納提供)

學期末的週四,我們造訪玉東國中,下課鐘響了,安靜的空氣爆出喧譁聲,學生林采蓉奔向1樓木工教室,雙腳站定位置、手拿起雕刻刀,彷彿外科醫生將進行一場精密手術。短短的下課10分鐘,她專注盯著木頭,左手壓住,右手下刀,精準刻出圖騰。

這是玉東國中九年級技藝班的木工專班,週一到週四是一般學科課程,週五就是專班時間。他們年年產出實木家具作品,由老師畫設計圖,學生分工完成,師生經常在週六趕工,就怕趕不上每年6、7月的畢業展。眼前的木工教室設備齊全,然而20年前,這裡什麼都沒有,那時候,王嘉納只能帶著孩子從雕刻學起,在小小的木塊上動手腳。

11年前,他們有了一點經費、完成一些家具,師生興高采烈到花蓮市區展覽,展前還培訓表達能力,好比如何介紹作品、應對進退。即使在偏鄉,傳統觀念仍是升學至上,學生請公假導覽,有民眾質問:「你不去上課,在這裡幹嘛?」學生面對直球挑戰,如此應對:「我在這裡接受你任何提問,也是一種學習啊!」提問的大人楞住了:「對喔,我們怎麼那麼狹隘!」

第1年展覽成功,王嘉納以為第2年經費有著落了。沒想到鄉下學校資源少,預算下來後卻是減半,連材料都買不起。學弟妹是看過學長姐成果的,忍不住問:「老師,為什麼我們沒辦法做那個(家具),只能弄這個小小的…」憶及當時,王嘉納很快就落淚了,歷歷恍如昨日,「我打電話給畢業生說,老師要把你們的家具敲掉,你要諒解我,因為學弟妹沒有材料…」

王嘉納大三時做的座椅,有日本社長想下訂2,000張,「那就8,000萬元!」但他只高興1秒,「因為手工無法量產,但我好有成就感。」(王嘉納提供)
王嘉納大三時做的座椅,有日本社長想下訂2,000張,「那就8,000萬元!」但他只高興1秒,「因為手工無法量產,但我好有成就感。」(王嘉納提供)

 

一通空姐的來電 哭了整整一節課

學生,是最能觸動王嘉納淚腺的開關,他才剛用手抹去,眼淚又不斷落下,「我跟他們說,你們回來學校,可能沒有辦法看到自己的作品,但老師真的沒有辦法…因為寬的可以變成窄的,厚的可以變成薄的…」

那是王嘉納最沮喪的時刻,他每天開著年輕時買的貨車上班,窩居進堆滿雜物的工作室,裡頭都是他撿來的各種材料。「車子只要開到學校大門,看到工作室圖板上的那些圖,我就想哭。想到我們什麼都沒有,只能給學生小小的木材,做小小的東西。」即使如此,他還是每天藏身工作室,聽著長年收集的古老時鐘發出滴答聲,安靜地畫下一張又一張沒錢買材料、無法完成的設計圖。

這組梳妝台是王嘉納大二的作品,他說,作品以女性為發想,利用楓木和花梨木組合,作品名不能說,因是以當時女友命名。(王嘉納提供)
這組梳妝台是王嘉納大二的作品,他說,作品以女性為發想,利用楓木和花梨木組合,作品名不能說,因是以當時女友命名。(王嘉納提供)

最窘迫時,他連醬瓜空罐都拿來做玻璃燈具。「後來,我都跟學生說,貧窮就是最好的老師,教會我們珍惜材料,找方法突圍。」有一天,他在工作室接到陌生電話,對方是華航空姐王小敏,「她看到雜誌報導木工班畢業展,想幫助我們。」彷彿天降甘霖,王嘉納永遠記得:「當下真的是狂喜,可是我跟她講完電話後,哭了一節課。」

往下繼續閱讀

回到故鄉玉里前,他曾是獲荷蘭阿姆斯特丹國際技能競賽雙料金牌等國內外大獎的設計師,自己接案設計家具,大學二年級就月入20萬元。師大畢業後實習分發回家鄉玉里,原本他想,就度過悠哉的實習生活吧,上班看山、下班釣魚,實習完當完兵,他要和好友開木工工廠。但短短1年的實習,卻讓他回家落地生根。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