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1.21 22:58

【王嘉納與玉東卡本特四】王嘉納:「我的學生只有我」 挖角北漂都不幹

文|陳怡靜    攝影|楊子磊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清晨的玉里起霧了,這是王嘉納上班必經的路段,他告訴我們,每天的晨色都不同,故鄉很美。
清晨的玉里起霧了,這是王嘉納上班必經的路段,他告訴我們,每天的晨色都不同,故鄉很美。

我們側訪小香,大二的女孩溫文有禮,還帶著鄉間來的質樸,說著好想念玉里,台北生活節奏好快,室友滑手機到半夜都不睡覺。提起王嘉納,女孩眼裡才隱隱發光,「我好想念國中木工班生活,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候,專心地完成一件作品,好好把花雕好。」她也記得好幾個趕工的晚上,老師的貨車車斗載著同學,一個一個送同學回家,「那時好快樂」。

人生一定有路走 覺得有用就夠了

任教23年,王嘉納從來沒離開過玉東國中,學生依賴著他,失戀了找他哭訴,卡關了找他幫忙,也有孩子喊他爸爸。「爸爸」2個字總讓他心頭柔軟,「剛開始,我覺得怎麼會這樣,是在開玩笑吧。但後來就知道,沒有一個孩子不需要親情,他們只是很堅強地跟自己說:我不要,我沒關係。」

學生像一面鏡子,反射王嘉納的童年。他如此易感,卻不善於述說自己的故事。王嘉納妻子、玉里高中教師張瑞怡形容,「他個性就像木頭,溫暖的、慢慢的,不善於表達,但旁邊有什麼事都不會影響他,他會一直往前走。」

玉東卡本特的作品非常細緻,雕花都是學生一刀一刀刻出來的。
玉東卡本特的作品非常細緻,雕花都是學生一刀一刀刻出來的。

張瑞怡記得,2人在台北永康街初識,女孩喜歡上男孩做的家具,男孩說:「這個家具我很用心,保固是永久的,如果有問題,永遠可以找我。」

旁人聽來像把妹台詞,但張瑞怡認識王嘉納後便知道,「他是真心珍惜作品,他很執著。」張瑞怡記得,婚前,王嘉納說想回家鄉教書,「他說玉里有很多跟他一樣的小孩,他想讓孩子不要自暴自棄,想讓孩子知道一定有路能走,不一定是升學,不一定是就業,成就一點自信心,覺得自己是有用的,就夠了。」

小學時的王嘉納造了一個家,讓小小的他有了大大的自信,國中3年、高中3年,他跟自己的學生一樣,度過一段又一段的孤獨練習,離開什麼都沒有的家鄉,到什麼都有的台北讀書,從台北工專又考進師大,再回到什麼都沒有的故鄉。如今,他是為學生造一個家了,師生在這個家裡打造美麗溫暖的家具,彼此依存。

採訪最後一天,他帶我們回到兒時常去的秀姑巒溪邊。在台北念書時,他假日經常在烏來度過,在那裡聽潺潺流水,彷若自己還在故鄉。王嘉納沒有拿過師鐸獎、沒得過SUPER教師或POWER教師,他什麼獎都不想申請,但玉東卡本特的名號卻愈來愈響亮,我好奇:「沒有北部學校來挖角嗎?」「有,但我都婉拒了。」為什麼?「因為他們什麼都有,但我的學生只有我。」

更新時間|2019.01.24 09: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