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1.21 22:58

【王嘉納與玉東卡本特番外篇】如果有一天 有一個木工實驗學校…

文|陳怡靜    攝影|楊子磊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王嘉納(中)期待未來打造實驗教育中學,讓學生從國中開始學習的木工專業,未來不會中斷,可以繼續興趣領域。
王嘉納(中)期待未來打造實驗教育中學,讓學生從國中開始學習的木工專業,未來不會中斷,可以繼續興趣領域。

在玉東國中任教23年,從無到有打造木工班,帶學生北上展覽,也像出去看世界。但這幾年,王嘉納說自己的心境有了轉變,「我一直希望能夠在這邊弄一個產業,真正讓學生留得下來,要不然,這種故事只是不斷再重複,永遠沒有辦法改變。」說到這裡,王嘉納眼眶又紅了,「因為我也不知道,上天會給我多少時間。」

他口中的「時間」,談的其實是環境。王嘉納很清楚,現在木工班得以支撐,是來自校方支持與外界許多的幫助。「這個班其實很脆弱,今天換一個校長,如果他不要弄這個,就沒有了。我很希望在有限的時間,能夠多拉幾個孩子是幾個。一個孩子的改變,可能就是全家的改變。現在改變一個孩子,也是改變一個未來的家長。」

王嘉納真愛哭,每每講到讓他心疼的學生,眼淚便奪眶而出。我們側訪長期支持玉東卡本特的歐旻慈善基金會執行長沈盈,沈盈也笑道:「嘉納心很軟,木工展致詞,他哭最慘!」2013年,她們在台北剝皮寮看學生作品,「非常驚豔,這群孩子的台風穩健,有禮貌又專業地介紹自己的作品,我們就主動跟老師接觸。」但初相識時,王嘉納非常冷淡,讓沈盈也感到意外。

展覽過後,歐旻基金會飛奔到花蓮玉里,希望現場看看孩子們的狀況,「現場看到那些設備是很寒酸的,他們是在這樣有限的資源下,做出這麼精采的作品。」王嘉納也記得,起初,他以為沈盈只是說說而已,早期經常有單位接觸木工班,但最後都沒有下文。沒想到歐旻基金會全心投入,為木工班更新設備,甚至為木工班命名「玉東卡本特」,策劃台北華山展覽。

在歐旻之前,就是華航空服員王小敏,在木工班最艱困時,她捐出材料費給學生。隔兩年,王小敏和好友們又協助木工班到台北參展,第一年選在剝皮寮,讓孩子的世界完全改觀。王嘉納坦言,玉里的孩子從小不太聽得到讚美,家庭功能薄弱,不讀書就是沒有未來。但在台北展出,一個又一個驚喜的讚美,一句句「你們好棒喔」,都成為孩子繼續努力的動力。

像是回想起那個片刻,王嘉納露出溫暖滿足的微笑:「其實你知道嗎?真正在場邊欣賞家具的,是他們自己。我常常在不經意的時候,看到他們躲在旁邊一直看、一直看,然後很高興。」這些原本都是不被期待的孩子,但他們在木工上找到自信,獲得了希望,「我一直希望能夠把這樣的希望,變成真正很務實的希望,讓他延續下去。」

一個老師,加上一個個真誠的外援,一步步帶孩子走到更大的世界。歐旻基金會持續贊助玉東卡本特5年了,沈盈說,「展覽的重點是,不是用孩子博取大家的同情,而是讓大家看到孩子有多優秀。」玉東畢業生沒有資源拍畢業照,每年,歐旻基金會都為他們拍照,在產場,每張孩子的個人照下,寫著孩子的一句話,「讓他們看起來就像設計師,有工藝職人的感覺。」

這曾是王嘉納沒有想過的夢,但他們還有更大的夢。下一步,王嘉納希望能推動「實驗教育」,成立完全中學,讓學生從國中開始,可以直升到高中部,不會被迫中斷專業學習。「當木工班沒辦法成為一個科別,授課時數就不夠,我一個人再怎麼帶,都是有限的。」

往下繼續閱讀

他也計畫打造「希望工廠」,讓在地有一個真正的產業。「我希望做的是一個示範,社會上有很多不同屬性、不同性質的行業,如果我們能有這樣的工廠,就能創造產業,讓更多孩子可以因為這樣留在故鄉,這裡也不會變成很貧困很蕭條的社區與部落,有更多孩子就會有父母雙親的陪伴,改變他們的家庭,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更新時間|2019.01.24 09: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