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1.29 22:58

【名媛的告解二】父親為了錢逼她去做舞女 魔鬼訓練班的人生

文|鍾岳明    攝影|王漢順    影音|梁莉苓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陸莉玲習慣在鏡頭前展露女強人的自信,沒想到她竟背負許多不為人知的陰暗故事。
陸莉玲習慣在鏡頭前展露女強人的自信,沒想到她竟背負許多不為人知的陰暗故事。

既然委屈,為何不離職?「我如果離開那個職位,一來我這年紀找工作不容易,二來人家覺得我無法勝任,我想到這句話就要撐下去,撐到六十五歲退休,正大光明走人。」這一撐就是二十三年,「委屈」二字像開關一樣轉開了她的淚水,她哭泣時,耳垂上閃耀欲滴的水鑽也跟著顫抖。

「我錢不夠分配,要花錢貼公司做很多事,孩子的學費跟哈佛一樣貴,十幾張信用卡刷爆了,400多萬元。我65歲離開這裡時,貸款期限也剛好到期,剩180萬要一筆付清,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陸莉玲繼續哭著說:「我這一生最難過的,就是這個有財力的老闆不幫我。」她口中見死不救的人,就是當年聘雇她的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這種無助的感覺,也讓她想起了父親。

陸莉玲幼時(左2)與父親(左)、母親(右)和弟弟(右2)合影。(陸莉玲提供)
陸莉玲幼時(左2)與父親(左)、母親(右)和弟弟(右2)合影。(陸莉玲提供)

她出身台北的中產家庭,是家中長女,有2個弟弟。父母都是上海人,爸爸曾辦過雜誌《中西畫刊》,媽媽負責家管。少女時期的她夢想成為藝人,「報紙常有明星的漂亮照片,我會剪下來收集。」但她讀淡江大學中文系大一時,父親遭逢財務困難,要她去舞廳上班,「要陪客人跳舞,上班錢不多,但可以收客人紅包,我知道很多事都要長女犧牲,但舞廳不適合我,離家出走也不負責任。」為轉移父親注意力,她參加「毛衣公主選拔賽」和時裝模特兒訓練班,踏入演藝圈。

 

出書談往事 老父不諒解

陸莉玲年輕時曾參加遠東百貨舉辦的「毛衣公主選拔賽」,獲得「最佳微笑公主」頭銜,叩響演藝圈的大門。(陸莉玲提供)
陸莉玲年輕時曾參加遠東百貨舉辦的「毛衣公主選拔賽」,獲得「最佳微笑公主」頭銜,叩響演藝圈的大門。(陸莉玲提供)

陸莉玲很快成為全方位藝人,美夢即將成真,但她說擔心自己迷失在虛華的環境裡,又為了穩定支援家計,決定投考高薪的空服員,主動中斷短短一年的演藝生涯。2000年,她出書披露差點做舞女的往事,父親看到後打電話問她:「妳出書花多少錢?」以為她出書是為求名,「我說是出版社主動幫我出書,想幫助有類似遭遇的女人走出一條路,說完我就哭了。」眼前的她也哭著說:「我爸說,他是叫我賣笑不賣身,我才知道很多人的價值觀不太透澈。」她迅速收起眼淚,自我詮釋說:「上海人有二種:一種腳踏實地,是我;一種是很虛華的,是他。我只能這樣講。」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談到父親,她總是輕描淡寫,草草帶過。父親叫妳做舞女,不生氣嗎?「沒有,只想怎麼去面對事情,幫父親跳脫出來。」不難過嗎?「很多人只看眼前,但我不一樣,我會想怎樣維護尊嚴。」繼續追問,她就說這不重要,自顧自講起別的事,因為「我不能去恨,恨會減少我的正能量,只能往前走,這一路就是魔鬼訓練班,對!魔鬼訓練班的人生,我連標題都幫你想好了。」

更新時間|2019.01.31 07: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