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2.06 10:28

【鏡相人間】醉生是因為夢死 酒癮患者們的自白

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影音|梁莉苓
郭先生曾是營造公司老闆, 年輕時過著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生活。
郭先生曾是營造公司老闆, 年輕時過著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生活。

酒癮是什麼?男人形容那是一頭關在心裡的猛獸,女人則說癮像是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明知前面有火,仍然不顧一切撲上前去。1天100c.c.以上的酒精,你起先感到快樂,話匣子大開,接著是忘記自己做過什麼事情,接著失去家人、失去工作、失去健康…。

我們採訪了4位酒癮患者:夜夜豪擲上百萬元的營造業老闆、從小在暴力中成長的原住民工人、平凡的家庭主婦、不知不覺產生幻聽對子女暴力相向的父親。酒癮不分階層,沒有界線,深深浸入你我,終至分不清白天黑夜、幻想現實的搖晃醺然之中。

追求轟一聲的解放感

郭先生小檔案
  • 52歲
  • 營造業老闆
  • 戒酒13年

我姓郭,我是個酒鬼。我出生於南部高雄,爸爸生意失敗後跑路,11歲時全家搬到台北,住在漏水地下室。沒錢時親戚嘴臉都變了,我13歲就離家半工半讀,當模板工、鋼筋工,童工嘛!

 

每日找刺激 賭博輸二億

師傅下班就喝保力達加米酒,一杯下去冰冰涼涼甜甜,隔天我也去買,然後開始抽菸吃檳榔。1980年代,台灣還很好賺錢的時候,我開工程裝修行,一季可以賺到五百多萬元,有個副主任拿海洛英、古柯鹼給我,酒精加毒品,轟!一聲,腦袋夯夯的,好像把體內另一個野獸放出來。

加入戒酒團體後保持清醒13年,郭先生每年都會獲得1枚紀念硬幣。
加入戒酒團體後保持清醒13年,郭先生每年都會獲得1枚紀念硬幣。

那時候我有3筆土地,房子5、6間,2台重機、2台跑車,每天眼睛睜開就是找刺激。晚上去制服店,一次4個小姐一起換,躺在小姐腿上吃水果、唱歌喝酒、胡說八道。半夜帶小姐出場,先吃宵夜再去地下賭場,10萬元一局,4支牌一翻10萬元就不見了,然後開房間,繼續嗑藥喝酒。其實帶女人出來不一定會做什麼,只是彰顯有名車、有妹,口袋麥可麥可,用錢砸人,享受那種過程,說到底就是金錢、性、面子。

35歲時,我開始有幻聽幻覺,手會發抖。後來沒錢買毒了,賭博賠掉了2筆地跟3棟房子,市值2億元吧。一天喝3瓶高粱,覺得自己快不行了,但又不敢承認軟弱。我亂砸酒瓶,帶瓦斯桶到公園點火。我一直怨恨我爸,想報復他,家人很怕我。也曾經開車撞警察分局,被人打得半死丟在路邊,所以我身上有37處骨折、鋼釘。我不想面對我已經爛掉、把生活搞砸了,一直用過往的風光說服自己那些成就還在。短暫清醒時看到自己一無所有,算了!最快的方法是趕快把自己灌醉。最後,我把公司讓渡給員工經營。

 

修補父子情 彼此皆有愧

媽媽和妹妹帶我來到戒酒團體,那時體重不到43公斤,他們都說這個人快死掉了。醫生說沒辦法,五臟六腑都泡在酒精裡。我發抖、盜汗、抽筋、眼睛失焦、耳鳴,媽媽從我家中清出的空酒瓶載滿2台貨車,戒酒團體成員一直說「試試看」,其實那時候無路可走,已經很久沒人跟我講話了,我後來每天去,到現在13年。

戒了酒、毒,郭先生笑說還戒不了菸。
戒了酒、毒,郭先生笑說還戒不了菸。

停酒6年半,我才回家吃年夜飯,爸看到我,躲到我媽媽後面,一臉「這肖仔又回來了」。還好生活正常後有跟爸爸修補關係,爸過世前5年,我會陪他去醫院回診,搭他的肩、拉他的手在公園散步。父子倆話不多,但知道對彼此有個歉意。我10幾歲就獨立在外,一直認為原生家庭沒有保護我,後來發現爸其實也很辛苦,他生意失敗潦倒,但沒有像我這樣眼睛睜開就喝酒,這點老爸比我優秀。他過世前跟我說:「你畢竟還是我們家的大兒子,你有責任。」

小時候很自卑,長大賺到錢後自我膨脹、追求刺激,現在我重新變回家裡的支持者,幫媽媽燉補藥,我都說自己是資源回收。我心中的野獸攻擊力很猛,速度很快,總是想要離群索居,不適合這個很爛的社會,好險現在很用力關進去了。

 

依賴酒精來逃避不幸

王先生小檔案
  • 58歲
  • 工人
  • 戒酒18年

我姓王,我是個酒鬼。我生長在南投一個很貧窮的部落,父親非常嚴厲,媽媽會離家改嫁也是因為他動不動就生氣打人。不讀書也打,也許他希望我有出息吧!

王先生是布農族原住民, 從小自卑, 喝酒後才敢跟人說話。
王先生是布農族原住民, 從小自卑, 喝酒後才敢跟人說話。

所以我一直在外面飄蕩,但人際關係非常差,非常自閉,工作也不固定,一年換7、8個工作。

 

赴台北闖蕩 怕學新事物

退伍後我跟弟弟妹妹到台北闖蕩,以為希望在台北,結果台北不是我想像的樣子,我開始喝酒,只要遇到困難、寂寞孤單,就會去找酒喝。可能從小被打怕了,對學習非常恐懼,只要公司跟我說要學新東西,學不來怎麼辦?被看不起怎麼辦?我沒跟老闆辭職,先跟老闆借錢,晚上偷偷離開。

表哥帶我回南投山上,說要介紹女朋友給我。回部落的時候,我好像走星光大道,他們手舉起來歡迎我,我覺得自己終於找到天堂,幾乎每天晚上都在喝酒跳舞。我喝了酒後才敢跟別人說話,有一年耶誕節我跟朋友到隔壁村,到一個女生家喝酒,他們對我印象很好,但是半夜喝醉,我又尿床,還沒天亮就帶著二個朋友離開,很丟臉。

後來在台中一家家具公司上班,到了晚上就把白天的薪水花掉,還迷上電動,玩那種麻仔台「小瑪麗」,我喜歡那個叮叮噹噹的聲音,檳榔、酒、香菸、電動已經融入我的生活。我覺得自己命運很差,又怪罪環境不好,爸爸沒有栽培我,我想應該是因為原住民的身分才會這樣。我媽媽改嫁給外省人,我喝了酒跑去問媽媽:「我是不是外省人的種?」她氣得說:「對啦!你是外省的啦!」我好高興,立刻買酒請朋友,我說你們以後不要再叫我番仔,我是高級外省人喔!

 

離婚後獨立 不再尋依賴

我以為娶老婆,才能解決問題。32歲結婚,老婆36歲,也是布農族,但她會管我喝酒,所以她懷孕時,我一點都不開心,那時我上班都呆呆的,對任何事物一點興趣都沒有,好像沒有目標、沒有方向,不知道活著幹嘛,就想自殺。有一天,我剛好隨手抽一張報紙,看到戒酒會,它說「如果你想戒酒,這是我們的事,你想喝酒,這是你自己的事」,那時候我36歲,兒子已經2歲了。

我帶小孩去戒酒會,看到他在咖啡廳裡跑來跑去,放輕音樂,講話很溫柔,他笑得很開心,我自己看了都掉眼淚,以前都是在卡拉OK喝酒嘛!他1歲多就學會我乾杯的動作。

兒子(左)已經25歲,是支持王先生戒酒一路走來的重要動力。
兒子(左)已經25歲,是支持王先生戒酒一路走來的重要動力。

第一次戒酒3年後曾經失敗,再停酒7年後,老婆認識別的男人,堅持離婚。剛開始很痛苦,我要一個人打掃家裡、接送小孩,還要去戒酒會,很多怨言抱怨,精神也很差、常出車禍,但這段日子其實是訓練我獨立,我過去有太多依賴,酒、菸、檳榔、電動、老婆都是依賴。我以前不願意面對不幸遭遇,為什麼我這麼窮?為什麼我不是王永慶?我一邊喝酒一邊做發財夢,只會麻醉自己。離婚後我才開始學習獨立、處理問題。

爸爸為什麼沒辦法給我愛?因為他自己也沒有受到家庭的溫暖,我把所有精神放在小孩身上,想給他愛,回家看到小孩就很開心。喔!我兒子現在25歲了,跟我一起做抽水機維修的工作。

 

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

曾小姐
  • 48歲
  • 家庭主婦
  • 戒酒21年

我姓曾,我是個酒鬼。我從13歲就喝酒,因為我全家人都喝,在我們家喝酒不犯法。下班後先去柑仔店買2罐,回來洗澡喝酒放鬆,這種狀況維持好幾年,可是慢慢地我中午就會開始想喝,也會一直忍,忍到後來覺得太累了,先喝一口再說吧!沒喝看什麼都不順眼,很敏感、焦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來走去,一口酒喝了,就覺得世界變美好,血路也通了,像打通任督二脈。

曾小姐回到老家, 回憶過去喝醉時就睡在陽台上、馬桶邊。
曾小姐回到老家, 回憶過去喝醉時就睡在陽台上、馬桶邊。

 

陷斷片輪迴 身體走下坡

隔天我會告訴自己,今天不要像昨天那樣,絕對不要再喝,再喝就是豬,最後想說那我就當豬吧!還是當豬比較快樂,再去買一瓶,每天都在一種發誓的狀態。

喝了酒,瞬間關掉一切,記憶都不見了。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廁所、陽台、路邊,酒退的時候會發抖冒冷汗、噁心想吐、坐立難安,酒精會來耳邊說:「喝一點就好。」天哪!現在叫我停,不如叫我去死好了,每天都在這種輪迴。喝到後來我無法工作,沒有朋友,如果死掉的話所有問題就能瞬間解決,死比活快樂。最後身體快速走下坡,眼前只剩二條路:一條是喝死、一條是戒酒。

曾小姐(右)全家都喝酒,妹妹(左)也是個酒鬼,才剛停酒4個月。
曾小姐(右)全家都喝酒,妹妹(左)也是個酒鬼,才剛停酒4個月。

我弟弟是喝死的,他喝到有幻聽幻覺,癲癇發作,騎摩托車聽見有人叫他再騎快一點。他每天喝到失去意識,有一天早上,他去工地工作,突然說身體不舒服,到車上休息,不到10分鐘就心臟麻痺過世了。那時他三十七歲,沒有結婚,我知道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

 

找到同國人 跟酒精拔河

我一直想戒酒,很痛苦,試過換工作、換環境、不去找喝酒的朋友、旅行、求神問卜。醫生介紹我去戒酒會,我好像找到同國的人,有一群人和我一起跟酒精拔河。酒癮就像是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明明知道會被所有人唾棄,但就是沒辦法,所有的心、眼光離不開它身上,生活、心理狀態都被它控制住了。

戒酒團體「戒酒無名會」幾乎每天都有聚會,成員互相分享,成為彼此的支柱。
戒酒團體「戒酒無名會」幾乎每天都有聚會,成員互相分享,成為彼此的支柱。

剛開始我都是1個小時、1個小時的戒,早上真的受不了,就打電話給輔導者,他會告訴我:「只要今天不喝酒,就是成功的一天。」喝酒是一種病,但有解決方法,不要再靠自己的意志力

 

像多肉植物重新長大

王先生小檔案
  • 57歲
  • 停車場管理員
  • 戒酒1年半

我姓王,我是個酒鬼。6歲開始,吃飯時爸爸就會倒紅標米酒給我,真正開始喝酒是14歲當機械操作學徒開始,跟師傅們一起喝。爸爸因為愛喝酒,44歲時從基隆回來的路上,酒駕車禍就過世了,那時我9歲。媽媽帶大我們5個小孩,我跟3個姊姊很小就出去外面工作,其實我興趣是美術,喜歡畫畫、設計,但為了賺錢去當機械學徒。

王先生自家陽台上種滿多肉植物, 原本拿來販賣, 賺點酒錢。
王先生自家陽台上種滿多肉植物, 原本拿來販賣, 賺點酒錢。

 

毀指鬧自殺 持木棒亂砸

30歲剛結婚時,站一整天操作機器,從早上8點到晚上10點,回到家腰痠背痛,一瓶酒喝下去,算是回敬身體的安慰。35歲機械工作沒落,我轉行做鍛造裝潢,需要熬夜,就喝保力達、威士比,身體撐不住了,又開始喝參茸酒,休息時間就喝一瓶。工作難免碰撞受傷,我腳斷過,肩膀、肋骨骨折,喝了酒就百病全無。

王先生的左手4根手指因醉酒遭絞肉機截斷,心情憂鬱,更借酒澆愁。
王先生的左手4根手指因醉酒遭絞肉機截斷,心情憂鬱,更借酒澆愁。

酒精開始侵蝕我,有次在工地醉倒,開車回家時把地下室消防系統開關撞壞了,只好辭掉工作。我跟親戚一起賣豬肉,修理絞肉機時,因為喝酒,左手不小心絞進去,我是左撇子,雖然做鐵工,手指還是很漂亮,四根手指就這樣沒了。手受傷後,我那時很想死,還自殺過,在醫院時去撞牆,也曾想過開車去撞山壁。我白天到醫院做復健,走回家的路上就買2、3瓶酒放口袋,一路喝回來,手上拿一根木棒,花花草草都打,路邊捐發票的箱子也砸,我到便利商店賒帳,店員怕我砸店,只好賣酒給我。

有次酒駕,警察抓我到派出所,我卻精神錯亂、胡言亂語,太太把我送到病院。出院後又繼續喝,就這樣反覆住院。3年多沒有工作,我一個人在家喝酒,為了不被太太發現,我會擦白花油、吃喉糖,把空酒瓶藏到天花板,太太後來整理,光空酒瓶就找到一百多瓶。

從最底爬起 找回自尊心

我喝到小腦萎縮,老婆吵著要跟我離婚,2個小孩不理我。我還曾經喝醉,脾氣暴躁打女兒,自己都忘了,腦袋好像一鍋粥,我什麼東西都不是了。後來,兒子送我一條狗陪伴我,太太幫我找到一個國中停車場管理員的工作,我有技術專長,主任、組長很欣賞我,但我還是會躲在倉庫偷喝酒,醉了就像流浪漢躺在地上。

有3年時間記憶空白,王先生說自己如今也像多肉植物一樣重新長大。
有3年時間記憶空白,王先生說自己如今也像多肉植物一樣重新長大。

兒子介紹我去戒酒會,成員很關心我,前年6月,我開始喝酒會反胃嘔吐,1個月後就停酒了,我覺得是戒酒會給我安全感。成員告訴我,要列出補償清單,我對不起很多人,尤其是家人。現在我會帶太太出去玩,小孩會幫忙安排路線,包括租摩托車、住宿。我跟孩子們說:「抱歉,我喝酒讓你們心情不好。」他們笑笑說沒有關係。現在學校老師都叫我大哥,學生叫我阿伯、哥哥,叫得好親切,我心裡就很爽。以前喝酒喝到沒自尊,終於慢慢從最底下爬上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幾年前我開始買賣多肉植物,本來是想賺點酒錢,但常因為喝醉酒,貼錯圖片或喊錯價,跟客戶吵架。戒酒那段時間我停止做生意,不理它們,只2個禮拜澆一次水,它們還是會長大,我最近開始給多肉植物換盆,看它們重新長更大,感覺自己也是重新長大,重新開始生活。

  •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19.02.02 07: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