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2.05 22:58

【酒癮患者的自白一】醉生是因為夢死

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影音|梁莉苓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戒了酒、毒,郭先生笑說還戒不了菸。
戒了酒、毒,郭先生笑說還戒不了菸。

酒癮是什麼?男人形容那是一頭關在心裡的猛獸,女人則說癮像是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明知前面有火,仍然不顧一切撲上前去。1天100c.c.以上的酒精,你起先感到快樂,話匣子大開,接著是忘記自己做過什麼事情,接著失去家人、失去工作、失去健康…。

我們採訪了4位酒癮患者:夜夜豪擲上百萬元的營造業老闆、從小在暴力中成長的原住民工人、平凡的家庭主婦、不知不覺產生幻聽對子女暴力相向的父親。酒癮不分階層,沒有界線,深深浸入你我,終至分不清白天黑夜、幻想現實的搖晃醺然之中。

追求轟一聲的解放感

  • 郭先生,52歲,營造業老闆,戒酒13年

我姓郭,我是個酒鬼。我出生於南部高雄,爸爸生意失敗後跑路,11歲時全家搬到台北,住在漏水地下室。沒錢時親戚嘴臉都變了,我13歲就離家半工半讀,當模板工、鋼筋工,童工嘛!

 

每日找刺激 賭博輸2億

師傅下班就喝保力達加米酒,一杯下去冰冰涼涼甜甜,隔天我也去買,然後開始抽菸吃檳榔。1980年代,台灣還很好賺錢的時候,我開工程裝修行,一季可以賺到五百多萬元,有個副主任拿海洛英、古柯鹼給我,酒精加毒品,轟!一聲,腦袋夯夯的,好像把體內另一個野獸放出來。

郭先生曾是營造公司老闆,年輕時過著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生活。
郭先生曾是營造公司老闆,年輕時過著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生活。

那時候我有3筆土地,房子5、6間,2台重機、2台跑車,每天眼睛睜開就是找刺激。晚上去制服店,一次4個小姐一起換,躺在小姐腿上吃水果、唱歌喝酒、胡說八道。半夜帶小姐出場,先吃宵夜再去地下賭場,10萬元一局,四支牌一翻10萬元就不見了,然後開房間,繼續嗑藥喝酒。其實帶女人出來不一定會做什麼,只是彰顯有名車、有妹,口袋麥可麥可,用錢砸人,享受那種過程,說到底就是金錢、性、面子。

35歲時,我開始有幻聽幻覺,手會發抖。後來沒錢買毒了,賭博賠掉了2筆地跟3棟房子,市值2億元吧。一天喝3瓶高粱,覺得自己快不行了,但又不敢承認軟弱。我亂砸酒瓶,帶瓦斯桶到公園點火。我一直怨恨我爸,想報復他,家人很怕我。也曾經開車撞警察分局,被人打得半死丟在路邊,所以我身上有37處骨折、鋼釘。我不想面對我已經爛掉、把生活搞砸了,一直用過往的風光說服自己那些成就還在。短暫清醒時看到自己一無所有,算了!最快的方法是趕快把自己灌醉。最後,我把公司讓渡給員工經營。

 

修補父子情 彼此皆有愧

媽媽和妹妹帶我來到戒酒團體,那時體重不到43公斤,他們都說這個人快死掉了。醫生說沒辦法,五臟六腑都泡在酒精裡。我發抖、盜汗、抽筋、眼睛失焦、耳鳴,媽媽從我家中清出的空酒瓶載滿二台貨車,戒酒團體成員一直說「試試看」,其實那時候無路可走,已經很久沒人跟我講話了,我後來每天去,到現在13年。

加入戒酒團體後保持清醒13年,郭先生每年都會獲得1枚紀念硬幣。
加入戒酒團體後保持清醒13年,郭先生每年都會獲得1枚紀念硬幣。

停酒6年半,我才回家吃年夜飯,爸看到我,躲到我媽媽後面,一臉「這肖仔又回來了」。還好生活正常後有跟爸爸修補關係,爸過世前5年,我會陪他去醫院回診,搭他的肩、拉他的手在公園散步。父子倆話不多,但知道對彼此有個歉意。我十幾歲就獨立在外,一直認為原生家庭沒有保護我,後來發現爸其實也很辛苦,他生意失敗潦倒,但沒有像我這樣眼睛睜開就喝酒,這點老爸比我優秀。他過世前跟我說:「你畢竟還是我們家的大兒子,你有責任。」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小時候很自卑,長大賺到錢後自我膨脹、追求刺激,現在我重新變回家裡的支持者,幫媽媽燉補藥,我都說自己是資源回收。我心中的野獸攻擊力很猛,速度很快,總是想要離群索居,不適合這個很爛的社會,好險現在很用力關進去了。★《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19.02.02 07: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